28书库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653章 警察和罪犯(4000)

第653章 警察和罪犯(4000)

        暴食女鬼体型庞大,但是她的心却非常小,仿佛一颗血红色宝石,晶莹剔透,没有任何任何杂色。

        “这么丑陋的怪物竟然有一颗如此纯粹的心。”

        陈歌伸手去拿暴食女鬼的心,他想要研究一下红衣的心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指尖刚触碰到,如浪潮般的负面情绪就涌入他脑海当中。

        浑身血管凸起,一股无法形容的饥饿感在大脑中翻腾,让他恨不得吞吃掉自己。

        “好饿!”

        歇斯底里的声音从陈歌最终传出,他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清醒过来。

        “这家伙到底吞吃过多少厉鬼和活人?”大口喘气,陈歌后背被汗水浸湿,他捂着自己的手,再也不敢随便去触碰红衣厉鬼的东西了。

        “暴食女鬼的心就是吞食,无限制的,疯狂进食。”陈歌明白许音为什么不直接吃掉暴食女鬼的心了,这玩意根本不是普通厉鬼能够驾驭住的:“当初杀掉熊青的时候,许音将熊青的心给了白秋林,不知道白秋林会不会受到熊青的影响。”

        察觉到陈歌的目光,白秋林以为他有事,提着奄奄一息的男孩走来。

        和许音相反,白秋林全身上下只有心脏处被鲜血染红。

        “老白看起来很正常,可能是因为熊青实力太弱,所以才没有影响到他。”陈歌打开漫画册将病号服男孩收了进去,他准备等试炼任务完成后,再慢慢逼问小男孩关于新海医院的信息。

        处理完小男孩后,陈歌又看向许音手中的心。

        他能看得出来,许音仅仅只是托着这颗心就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如果让他吞食掉,肯定会出问题。再说许音也露出任何吞食的意思,他不想吞掉别人的心,而是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心。

        “这怎么办?”

        暴食女鬼的心是最重要的收获,其中蕴含有关于暴食女鬼的一切,拥有它甚至可以再培养出一位掌控暴食欲望的红衣!

        这东西太珍贵了,就算影子和高医生也肯定会心动。

        “许音拿着心脏,需要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对抗心脏里的负面情绪,等会遇到危险会影响他的发挥。”

        身处险境,许音又是陈歌手中最主要的战力,让许音拿着暴食女鬼的心是一种浪费。

        “除了他,还有谁可以经受住那股负面情绪?”陈歌让白秋林试了一下,但对方只坚持了几分钟,神色就变得不正常了,明显是受到了暴食欲望的影响,有失控的迹象。

        “到手的好东西,难道要再送出去?”红色高跟鞋估计对暴食女鬼的心很渴望,送给她也能结个善缘,但陈歌总觉得这样太亏了。

        “级别相差太大,普通厉鬼吞掉这颗心肯定会魂飞魄散,只有红衣才能承受住那股暴食欲望。”

        陈歌望着许音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血色心脏深埋在肉山当中,没有被诅咒触碰到。

        “许音拿着是累赘,现在只能让张雅试一试了。”他叫上许音走到烛火旁边,让许音将暴食女鬼的心放在自己影子之上。

        自从进入荔湾镇后,陈歌的影子就在一点点发生变化,他直到刚才疯狂呼喊张雅名字的时候才意识到。

        他不清楚张雅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过他相信张雅不会害他。

        烛火照耀在陈歌身上,诡异的是投射出的影子却是一个女人的形状。

        陈歌默默注视自己的影子,许音却不愿靠近,他在得到陈歌同意之后,将暴食女鬼的心放在陈歌的影子上。

        说也奇怪,那颗宛如宝石般的心刚离开许音的手,就开始剧烈跳动,很快心脏上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

        这个女人陈歌在店老板房间里见过,正是他的母亲,也就是宝石女鬼真正的样子。

        “原来她还留了一手。”陈歌额头冒出冷汗,如果他刚才让自己手下的员工吞掉这颗心,那个员工很可能会成为第二个暴食女鬼。

        女人哀嚎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融化成了一滴滴血液落在陈歌的影子上。

        他的影子就仿佛是一座看不见底的深潭,血液落下,荡起涟漪,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暴食女鬼的心完全融化以后,陈歌的影子变得更加漆黑,那个女人的轮廓也渐渐清晰起来了。

        心跳开始加快,陈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自己的影子,总感觉影子那一边,有一个女人在朝他伸手。

        如果他抓住了那女人的手,可能就会被拽入影子当中,永永远远和她在一起。

        “张雅?”

        心里浮现出一个名字,影子的头发向四周飘散,这应该算是一种回应了。

        “她似乎变得更强了……”陈歌一直在增强恐怖屋所有员工的实力,但是努力了半天,发现自己手下所有员工加起来还不是不如张雅,更让他无语的是差距还越拉越大了:“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在九江法医学院地下尸库里,张雅虽说受伤,但是她也从高医生妻子身上获得了一些东西,后来和影子交战也是同样的情况,再往后强抢了高医生几滴血,现在又吞吃了暴食女鬼的心,张雅到底会强到何种地步,陈歌自己也说不清了。

        “我不是一个喜欢依赖别人的人,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我好像也没得选择。”

        嘴角不自觉上扬,陈歌又瞄上了无头女鬼和红色高跟鞋:“不听话,就把你们都吃了。”

        红色高跟鞋倒在地上,就和普通的鞋子一样,那个女鬼可能是透支力量太多,自身出了问题,毕竟和暴食女鬼交战时,她独自承受了四分之三的血管,最后又是她重创了暴食女鬼,这才给陈歌机会。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就不为难你了。等任务结束,我可以带你回去,专门为你给你修建一个小型场景。”

        陈歌见识过红色高跟鞋诅咒的恐怖,他垫着抹布将红色高跟鞋捡起,放在柜台上。

        “下面到你了,刚才你追着我跑了一条街,现在我需要一个道歉。”陈歌让许音、白秋林、门楠看住无头女鬼,这才敢靠近对方。

        无头女鬼似乎对男人有偏见,看也不看陈歌他们几个。

        “不愿意和男的交流没关系,女鬼我也有。”陈歌将段月唤出,她们沟通了许久,段月这才跑过来给陈歌回话。

        无头女鬼的情况很不妙,她失去了一半身体,头颅也被重创,现在别说继续战斗,就是保持身形不消散都很难。

        “虽然你追杀了我很久,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等离开了这里,我会专门给你找个地方,让你安心养病。”陈歌使用漫画册将无头女鬼收起。

        “喂!我寻思着你那里面积有限,不如把平时我呆的地方让给那女鬼好了。”门楠一副大人的样子,迈着小短腿跟在陈歌身后:“我好久没回去,第三病栋很可能会出现问题,门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我答应你,等天亮以后,立刻把你送回第三病栋去。”陈歌蹲下身,很认真的伸出手:“拉钩。”

        “我靠,你也太幼稚了吧!”嘴上很不情愿,门楠还是伸出了手:“你是怎么突然想通的?你这么爽快,让我很没安全感。”

        “门失控之后确实很恐怖,所以还是赶紧把你送回去比较好。”陈歌站起身,他说的是心里话。

        “是啊,我早就给你说过,你非不信,真要是出了事,再想要补救就晚了。”得到了陈歌的承诺,门楠终于松了口气:“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再帮你一次。对了,咱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怎么小小一个饭店里就有那么多的红衣?”

        “我们现在就在一扇失控的门后面,这里是东郊荔湾镇。”陈歌说的很自然,他停顿了半天,发现门楠没有回话,扭头看去:“你怎么了?”

        只比陈歌膝盖高一点的门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在失控的门里面?”

        “对啊。”

        “门内?”

        “恩。”

        简短的对话结束,门楠直接坐在了地上,他傻傻的看着陈歌,也不说话,就好像脑袋突然出了问题一样。

        “你怎么了?”陈歌赶紧蹲下身,他对门楠还是很关心的。

        “没事。”门楠摆了摆手:“我就是想在地上坐一会,我怕等会就没机会了。”

        “用不着那么悲观,别怕,还有我呢。”

        “就因为有你我才害怕!要不是够不着,我跳起来掐死你两回了!你特么疯了吗?跑到门后就算了!还跑到失控的门后面!我都好奇你是怎么找到的这么危险的地方!好好活着不行吗!好好活着就那么难吗!”门楠几乎是带着哭腔在诉说,一连串的话,在几秒内说完。

        “明白,我理解你,你放心,如果能活着出去,我肯定送你回家。”陈歌赶紧安慰起门楠。

        过了好半天,看到对方情绪平复下来,陈歌才试探着开口:“失控的门后面有那么危险吗?”

        “当然啊!你仔细想想,单独的一扇门后,只是一个封闭的建筑,你要对付的红衣厉鬼和怪物数量有限,但是失控的门就不同了,它会把那一片区域的所有建筑都牵扯进来,这里隐藏有多少怪物和红衣没人能说的清楚。”门楠摊开双手,很是苦恼:“我不擅长战斗,又被怪谈协会摆了一道,实力大减,所以才想着赶紧修好第三病栋的窗户,万一有其他东西进入第三病栋里,那我的家就毁了。”

        “毁了不正好嘛,我可以给你准备个新家……”陈歌说到一半,察觉到门楠又要暴走,立刻打住:“你说的有道理,等离开荔湾镇,我立刻送你回去。”

        使用漫画册先把门楠收起,陈歌放出所有员工将饭店简单的打扫了一遍。

        红色高跟鞋的诅咒比他想象中还要霸道和恐怖,饭店里的血管和暴食女鬼的残躯直接化为飞灰,地上只剩下四条铁链。

        “关于暴食女鬼,还有很多问题没弄清楚。”陈歌进入一号病房,将老人放了出来:“看到地上的锁链了吗?冰箱后面那个女人是你锁在那里的吗?”

        人老成精,老人看到饭店内的情况已经大概明白,他把所有事情都跟陈歌坦白了。

        这一家三口最开始没有在荔湾生活,他们在东郊另外一个地方经营一家公寓,楼上住人,楼下是饭店。

        后来老人的妻子莫名其妙患上了一种病,怎么吃都吃不饱,一旦停止进食,就会心发慌,浑身难受。

        他们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用,妻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饿极了甚至会咬人。

        他们花光了家里的钱,在某天夜里,看病回来的妻子和老人坐上了104路末班车,来到了荔湾镇。

        老人胆子比较小,没有下车,她的妻子则被一道模糊的黑影带入冥楼当中。

        再出来的时候,妻子的病情好多了,他满心欢喜以为遇到了贵人,实际上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妻子总会在夜间出门,后来老人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只是跑出去找“东西”吃。

        为防止警察发现,他们一家三口搬到了荔湾镇,再往后发生的事情就和小布游戏里记录的一样了。

        “她活着的时候是我锁的,不把她锁住,她连自己都吃;但她死了以后,锁住她的是一道黑影……”老人看着陈歌有点不敢继续往下说:“那影子轮廓和你很像,他会定期带一些东西来喂养我妻子,直到我妻子最后变成那个样子。”

        “又是轮廓很像?”陈歌点了点头,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暴食女鬼可以说是影子制作出来的,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镇守荔湾镇中心。

        “黑色手机上讲的那几个地方,我已经探索了大半,该去范聪所在的小区了。”

        陈歌目的达成,他将所有员工收起,用绳子将老人重新绑在一号房。

        “可以离开了。”

        陈歌走出一号房,准备上楼去找其他三名乘客,可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饭店的门突然被推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进入其中。

        “不要随便开口,也不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明白吗?”

        “明白,我都明白,问题是你抓错人了!相信我!他已经从我身体里离开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陈歌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当他看到门口那两人时,瞳孔瞬间缩小。

        “李政?贾明?他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https://www.syt2008.com/book/9662/87919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