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高人的自我修养 > 第三十九章:人间真情道义 世间魑魅魍魉(二合一求打赏月票)

第三十九章:人间真情道义 世间魑魅魍魉(二合一求打赏月票)

        周身妖物重重,更是不少厉妖,之前外围的那些妖物不可比。

        而差头王武,仅有道果第二,炼气巅峰修为。

        尽管知道此现有死无生,但他不可能眼睁睁放任一个小女娃被被一群妖孽给抹杀。

        他悍然出手,出现在众妖包围之中,怒目圆睁,瞪着这些妖物。

        生死度外,悍然不惧!

        接着,他走近女娃身边,瞳孔陡然一缩。

        只见,女娃坐着的地方,身下赫然是一双手。

        一双女人的手,露出小半个手臂,死死僵硬着,生生托举着小女孩。

        而其余的身子,在黄色洪水之下,被淹没。

        王武面色动容,忍不住落泪,眼眶微湿。

        他一把撕下背上披风一块布,将悲伤哭泣的小女娃背起,连人带狗兜住,背在背上,然后将两头束紧。

        而女娃被抱起后,只见那双一直托举女娃的女人手,便立马倒下,被淹没在滚滚洪流中。

        “阿娘!”

        背上,女娃朝着手臂倒下的洪水处的虚空,伸手用力抓了抓,一声哭号,小脸上泪珠如断了线,娇小的身躯一颤一颤,

        王武低头一声叹息,随后抬头,眼中有滔天怒色,望着前方的妖影重重。

        身子猛然往前一踏,脚下水花炸起,陡然一跃到半空,双手劈刀,朝着斩去。

        ”杀!“

        他王武背上是一份道义,就算有死无生,他也要杀出一路血路!

        只见重重妖影中,白光烁烁,砍杀声四起。

        顿时水浪卷起无数,妖物嘶吼惊怒。

        .....

        “刷!”

        一道无形气刃无声划过。

        “哼!”

        妖影重重中,王武一声痛哼。

        一只手臂被生生斩落。

        他横刀用牙咬住,另只手捂住血流如注地断臂,往断臂上快速点了两下,同时身子连连后退两步。

        这时,前面水上虚空又泛起了一层波纹。

        王武一紧,手上来不及拿刀,手往身后残破的披风一拉,往前一甩。

        顿时金铁寒光烁烁,数十道手指长的飞刀朝着前方虚空“簌簌”破空而去。

        前方两三米处的虚空顿时两道血光一闪,两根透明状的触手在虚空中现出了影子,被几道寒光斩断。

        同时,剩下的寒光刷刷打向了前面十几丈远的水面。

        顿时“轰”“轰”“轰”连响,水面炸起了十几道白浪。

        水下接着传来一声刺耳的痛鸣。

        有墨绿色的血液在那团水面上冒出。

        而就在这时,一声暴戾冷哼在虚空中传出。

        ”哼,一群废物,一个半步体玄的人类修行者,半天都拿不下!“

        ”要是误了水君大事,你们全部都得死。“

        话落,一道道由水凝聚的水剑从水下破空而出。

        朝着王武的方向簌簌而去,惊起一连串气爆声,威势惊人

        ”第四境妖物!“

        “水君?汉水水君竟然参与了此事,混账,你们到底有什么图谋,跟这孩子有什么关系?”

        不远处,王武听到人语,面色先是惊容,竟然还有开横骨,会人语的第四境妖物出现。

        紧接着,听到后一句话,又面色大变,惊怒出声道。

        汉水水君可是楚郡太守刺封的一方河伯,维持汉水秩序,保一方安宁,在楚郡祠堂庙宇接受香火供奉的存在。

        对方竟然怂恿水妖,参与了此事?

        简直人神共愤!

        而且他隐隐觉得,这些妖物肆虐,跟背上的女娃有关。

        可是他刚惊怒出声,惊人破空的水剑已如暴雨而至。

        王武吐压抽刀,一声大喝,浑身真气狂涌,甩出刀花,有些慌地匆忙抵挡。

        ”叮叮叮“

        金铁交击声陆续响起。

        只是几个呼吸后,王武持刀的单臂骤然垂下,手中的刀死死握着。

        血从口中呕出,眼睛怒目死死盯着前方,渐渐没了气息。

        只见其腰腹间破了几个大洞,但其身躯依旧挺拔。

        ”哼,修行不高,倒是个人物!”

        虚空中传来一声冷哼。

        接着其脚下波涛卷起。

        女娃多多和大白狗被卷上虚空,而王武这位道义之士则被水浪拍进了滚滚洪水之中。

        ”叔叔...“

        女娃多多声音已经嘶哑,只是大眼睛望着王武沉入水面,声音哀鸣呼唤,小手朝着那方向抓着,颇为可怜。

        可那妖物却发出哈哈大笑声。

        ”想不到替水君大人暗地里搜集祭品,无意发现一个人形道果!“

        ”有了这,水君大人证道果第七指日可待,我们汉水水族就不用受困于这偏偏一隅之地,再任人族打杀差遣,日后开疆拓土,指日可待。“

        ”哼,小丫头,你命不好,你是水君大人的,但本妖先尝尝你一滴精血也未尝不可!你这护道灵光给我破!”

        那声音低沉桀骜,充满了垂涎和贪婪。

        话落,卷着女娃多多的巨浪开始在空中螺旋翻滚,像拧紧的麻绳一样收紧。

        只见女娃多多身上的白色灵光和经文开始闪烁的更加剧烈。

        与包裹的水浪发生剧烈的爆炸声。

        “哈哈,这护道灵光果然厉害,但我看能坚持到几时。”那妖物猖狂,波涛声势更加壮大。

        “轰”

        白色灵光突然一阵大放,里面的经文骤然变成斗大,随后围绕着女娃多多一个个滴溜溜转动。

        骤然一闪,女娃和大白狗凭空没了影。

        波涛中卷了个寂寞。

        那猖狂大笑也戛然而止。

        “什么?那小丫头去那了?”

        那会人语的妖物一声大吼,地下水面陡然炸开。

        一个如小山头大小的妖怪脑袋露了出来,黑黢黢的,只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满是暴怒。

        ”一群蠢货,都给我找!“

        这妖物咆哮,将周边卷起巨浪。

        四周水妖见状,一哄而散,四处去寻。

        那几里外的村外高坡上,王武的三个手下官差,惊惧地看着远处一切。

        ”快走!“

        ”驾“

        只是说了一句,赶紧骑马落荒而逃。

        马嘶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有些清晰。

        ”还有人?“

        那妖物回头一声暴怒,破水直追,只是发现晚了,三个官差已骑马奔腾逃离,很快不见了踪影。。

        这妖物属水,体型巨大导致在陆地速度一般,修为不够又不会驭空,而三个官差尽管修为低弱,却骑着健马,还隔着几里地。

        ........

        奔逃了一个时辰,跑了上百里地,月夜中隐约瞧见那江州城的城墙轮廓,三位逃命的官差才算心安了下来。

        他们赶到城门口,拿着身份令牌让守夜的兵士放行,冒着夜色回到江州城。

        “噔噔噔”

        “驾驾驾”

        马蹄急如碎雨,踏在城中青石板上,入夜急往江州衙门。

        半盏茶时间过后,三位官差跑到衙门口,下马急步。

        在门口守夜的两位挎刀同僚见他们三人惊慌的样子,其中一人纳闷道:”吴大,你们几个不是跟王头去查案了吗,怎么连夜赶回衙门,还这么慌乱的样子。”

        “对了,怎么只见你们几个,王头呢?“说着,又诧异问。

        ”快请大人,百里外汉水边出了大事!“

        ”王头死了!“

        那个叫”吴大“,也就是馋酒的那位,对守夜的同僚急声说道。

        ”什么?“

        守夜的同僚听了面色大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头怎么会死?“

        刚才说话的同僚露出哀意。

        王武在衙门当差三十多年,带过很多手下,在衙门颇为威望,不免有几分感情。

        那吴大三人听了这话目光有些躲闪。

        王头去救人,身陷群妖的时候,他们三人贪生怕死,吓的在远处直哆嗦,根本不敢上前帮忙。

        这吴大刚才落荒而逃的时候,心里更是暗骂了王头送死还连累他们。

        这时自然不敢说自己几个眼睁睁看着王头被汉水里的水妖杀了。

        ”哎呀,你这人问这么多干嘛,急事要紧,快去通报大人!“

        吴大赶紧转移话题,显得着急。

        ”速去通报大人!“

        那同僚也不好再问,侧头对旁边一起守夜的说道。

        于是赶忙开了衙门,几个人鱼贯而入。

        不久后,半夜睡觉被手下通禀急事而吵醒的江州知府潦草穿了衣裳,在书房里见了吴大三人。

        此时,书房里,穿着常服,面相威严的江州知府坐在椅子上,皱眉面沉。

        而吴大三人,手持配刀,低着头单膝跪地。

        “我听刚才通报说,王武竟然死了,他修为快接近体玄,而你们三个肉身境为何又活着回来了,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江州知府语气严厉,一股属于武藏强者的威亚汹涌而下,直压的吴大三人战战兢兢。

        在大夏十八州中,凡为父母官者,身负一方青天职责,身负皇朝气运,自身是有修行在身的,不然如何镇得住一方,背负得起气运。

        “报告大人,此事事关重大,手下接下来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点隐瞒。”

        那吴大抬头开口。

        “说!“

        江州知府阴沉扫了他一眼,不过将身上的威压一收。

        ”是这样,手下几个今日接到百里外余家头......“

        吴大身上压力一减,连忙开口,开始讲述起这起事件的经过。

        半盏茶后,吴大说完了今日发生的一切。

        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自家大人。

        只见江州知府眉头皱的比之前更紧,脸上阴晴不定。

        ”嗖“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在房间里走动。

        “此事竟然牵扯到汉水水君,这不是我们能插手的,此妖五百年前被当时楚郡太守,后为文庙大儒徐长青给镇压在汉水,敕封为当地河伯,维护汉水秩序,保风调雨顺,当时此妖就已经是六境修为,五百年过去,想来此妖脾气大涨,而大儒徐长卿已于数十年前仙逝。”

        “这事只能上报给郡府太守江大人。”

        “还有,那个小女娃当真那么神奇?那些妖物都为她而来?又突然消失了?”

        江州知府踱步自言自语间,突然侧目盯着吴大。

        吴大被大人盯的浑身一紧。

        ”好像是的。”

        连忙点了点头。

        ”行了,你们三个出去吧。”

        江州知府捏着眉心,摆了摆手。

        “是!”

        三人连忙起身,要退走。

        这时,对方突然松眉厉目,一声威严:

        “记住,下次再遇到同僚遇险见死不救,司法伺候。“

        吴大三人顿时面色一僵,低头连忙称是,狼狈地出了书房关上门。

        ”哼!“

        这位知府大人厌恶地看着三人离去,冷哼一声。

        尽管那吴大刚才的言语中千方百计掩盖他们的失职和不作为,但他何等精明之人,把对方的心思猜的清清楚楚。

        要不是他们汇报的事情关系重大,还需要三人有用,他早就他们关进大牢里去了。

        “只是王武这汉子可惜了,跟了我这么多年了。”

        书房中,传来一声叹息!

        .........

        吴大从衙门中出来后,心里阴郁不已。

        从刚才来看,大人显然对他们有了成见,以后在衙门的日子不好过了。

        ”都怪这王武,充当什么英雄好汉,害的我们里外不是人!“

        吴大暗骂一声,心理郁郁。

        此时心情不好,这时候回家,家里就他一人,他是从外地过来的,没有婆娘,孤家寡人。想去城里勾栏找些乐子,但想想时间,深夜都关门了。

        正值愁郁之时,他突然脚下一顿,想到了什么,脸上大喜,然后骑上自己的马,快马朝着城东头而去。

        不久后,他到了鬼市!

        敲开了一扇窗!

        一个举着油灯,半边脸隐藏在黑暗中的老人开了窗。

        “什么事?”老人嘶哑的声音很低沉。

        “我这里有个价值千金的消息,不知道你们收不收?”吴大神神秘秘地试探道。

        ”先说半分!“

        半边脸忽明忽暗的老人,依旧沉闷。

        “人形道果!”

        吴大抬起一只手侧遮住嘴巴,一字一字说到,眼神中有些不确定。

        他听到了那妖物的狂笑,说那女娃是什么人形道果,可他并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他在知府大人那里没说这件事,其余两个官差当时也没提起,事后一回想,虽然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既然是汉水水君想要的东西,肯定价值不得了。

        于是就来鬼市碰碰运气,如果消息价值惊人,他就拿着金银离开这江州城,不当这狗屁官差了。

        这话一落,那老人黑暗中的眼睛陡然精光爆闪。

        接着,伸出一张枯爪,直接伸出窗,一把将吴大拉了进来。

        接着门窗陡然关闭。

        吴大恐惧想要惊呼,却一声也发不出来!

        (ps:感谢“泣血清风”“一生缘浅”“虐猫狂人薛定谔”的月票,二更合一更,今天三更就发完了,大家要是在的话,就吱一声,不管投资,打赏,月票,评论,点星星,让才子知道各位在就行了!)

  https://www.syt2008.com/book/33689/19568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