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当圣母只有一日记忆 > 11. 宴会

11. 宴会

        比科耶律城堡专属的黑色飞车掠过大半个罪恶之城,停在破旧的小楼前。

        桑初从车上下来,少年像无声的骑士一样跟在后面下来。

        随后飞车离开。

        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到了。

        上午还早的时候,或许因为撒霍来得太早,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但当桑初回来的时候,街道上人来人往,很难让人不注意到。

        一些落在桑初身上放肆的眼神因此收敛了很多。桑初注意到接下来几天,店铺都没有上门来找茬的人。

        连带着本以为还会继续找麻烦的四象药社似乎也在观望中。

        桑初想起蓝的话,他曾说比科耶律城堡是最好的挡箭牌,还劝她,如果四象药社的人坚持找麻烦,可以找撒霍出手,用蓝的话来说,让他们狗咬狗。

        桑初没忍住笑了笑,复又叹了口气。

        习惯真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她早已习惯了蓝的存在,当蓝突然消失的时候,她在任何时候,都能以任何理由想起他。

        蓝是个很有趣的人,尽管有时候毒舌又傲慢,还有些孩子气的狂躁。但不可否认,只有蓝才能让桑初全身心地放松下来,全心信任。这是一种微妙的,又仿佛理所当然的感觉。

        过了几日,桑初收到了一份特殊的请柬。

        来自于罪恶之城另一大势力,奢靡散漫从不为平民做主的城主府的邀请函。

        上面的落款是城主唯一的儿子诺尔·维德。

        嘉木灵戏称为罪恶之城最优雅的小王子,向往地说:“那可能是罪恶之城上流权贵中唯一的好人吧。”她甚至觉得,小诺尔王子是除了桑初姐姐以外,唯一的好人。

        小诺尔之所以会发来请柬,是因为前段时间,城主府的士兵用在桑初这边买的药剂,在狩猎中救下了小诺尔,为了表示谢意,大概也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向桑初发起了邀请。

        这场宴会开在城主府,没有特别的名目,大概就像往常的无数次宴会一样,只为消遣。

        桑初有些犹豫,以她的性格,并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合,也不喜欢扎堆在华丽的纸醉金迷当中。

        罪恶之城真是一座神奇的城市。明明生在科技发达的星际时代,却落后得仿佛活在远古地球。

        这里虽充斥着贫穷、暴力种种罪恶,上层的社会却是另一番天地。就像两个分化了的世界,诡异地强行结合在一起。

        听嘉木兄妹俩说,罪恶之城里其实隐藏着很多星际有名的神秘大佬,他们并非是犯事被流放,而是特意在这里生活。

        或许对一些“上层人士”来说,无秩序的环境大概更有利于他们放肆地作恶吧,放肆地不将规则与人命放在眼里。

        桑初极度厌恶这样的不公与傲慢。她少有强烈的情绪,却没法不讨厌那些不将生命放在眼里,不尊重、不敬畏、不珍惜生命的人。

        生命有高低之分吗?

        无。

        桑初放下了请柬,准备礼貌回绝。

        嘉木生火却以一个极为精明世俗的角度劝说,他看着少女的眼眸:“桑初,你孤身一人在这里生存并不容易,你这样……漂亮。”说到这里,他眼神漂移了下,莫名不敢再看少女清亮的眼睛,耳朵发红。

        “还主张售卖廉价的高级药剂,已经得罪了很多人,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打你主意吗?”

        “桑初你太天真了。就算那些受过你恩惠,从你这里买到廉价药剂的人,也很难说他们没有打你坏主意。”

        “这次城主府的邀请是一个好机会。上次比科耶律城堡送你回来的飞车已经过去了热度,开始有人蠢蠢欲动。你最好为自己准备一些筹码,让那些人不敢动你。”

        嘉木生火不是爱长篇大论的人,他实在很不喜欢多管闲事,也讨厌废话。

        但唯独对桑初没法不担心。桑初太善良了,她总是将人性想得太美好,怜悯着一切弱小的生命。

        这不是件好事。

        她并不知道,人性恶劣起来有多可怕。她所想象中的那些可怜的弱小生命,也可能在想着吞噬了救命的恩人。

        他如一个被世俗沾染了无数色彩的人,谆谆教导着一张刚刚初出茅庐的小白纸,比起她被染上不该有的颜色,更怕她被现实的罪恶撕裂。

        “相信我,你在城主府的宴会露面后,会少掉很多麻烦。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和诺尔维德进行一次友好的交谈,这是最有效的规避麻烦的手段。”

        桑初还想拒绝,嘉木生火抓住了她的软肋:“你还想要继续售卖便宜的药剂吗?甚至未来有可能在整个罪恶之城推广这样的药剂吗?”

        桑初久久不言,凝望窗外的街道:“……谢谢你,生火。”

        要参加宴会必须得有礼服,否则会被视为对宴会主人的挑衅。

        桑初没有特别的衣服,她醒来之时已经被丢到罪恶之星,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行李,但所幸的是,她身上的小白裙是一件特别的衣服。

        据蓝所说,是她的那位失踪的元帅父亲在她刚刚出生的时候特别定制的一件纳米智能衣。

        具有多种功能的强大智能衣,有自动清洁防尘防污渍的功能,同时还能智能调节温度,甚至根据主人的心意变幻款式。

        蓝说这件衣服从她出生起就穿到现在,她那位后妈大概也没有这样的好心会为她换上新衣服。

        桑初对衣服只有简单的要求,干净舒适就好,所以一直以来都以最简单的白裙示人,这次要参加晚宴,嘉木兄妹俩就绝对不允许她继续这样简单地应付了。

        但嘉木生火也不知道所谓礼服是怎样的,嘉木灵更是对此只存在于幻想过,以她贫瘠的见识只能说出“要鲜艳的,亮晶晶的”这样的建议。

        桑初也不知道在星际礼服该什么样子的,在几个臭皮匠都拿不出更好的主意后,桑初只好画出了自己从前最钟爱的一件小礼服。

        桑家是有名的中医世家,在医学界享有很高的地位,桑初的爷爷更是备受爱戴,所以偶尔的时候也免不了参加一些交际。

        桑初钟爱的小礼服是爷爷在她第一次用医术救人时送的礼物,画出来后,她怀念地摸了摸。

        这是一件浅蓝色的长裙礼服,露肩的款式,胸口简单镶嵌了一圈碎钻,下摆位置的褶皱晕染着少许纯白,走起路来若隐若现。

        款式极为简单,不过分华丽,美得恰到好处。

        嘉木灵对此简直惊为天人,她对着走出来的桑初说:“虽然我没见过别人的礼服是什么样,但是桑初姐姐,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

        “虽然平时桑初姐姐穿白色裙子又温柔又好看,但是偶尔穿有颜色的衣服,也美极了!”

        嘉木生火别扭将脑袋移到另一边,不太敢直视少女露出来的纤细天鹅颈,白皙圆润的细肩……那一抹抹白,亮得刺眼,让他浑身不自在。

        扭头的同时,正好看到不远处擦桌子的勤劳幽灵。

        嘉木生火眯了眯眼睛,注意到少年擦桌子的频率和平时强迫症一样的规律节奏不同,连幅度都不一样,他甚至忘了换抹布。

        嘉木生火突然心生后悔,他开始不确定,桑初这样去宴会真的不会引起更大麻烦吗?比起药剂铺,她本身的存在其实才更具有可怕的吸引力吧。

        嘉木生火几乎要开口说让桑初别去了,但来不及。

        因为城主府的飞车已经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诺尔维德的意思,城主府很周到派了飞车接送。

  https://www.syt2008.com/book/33546/194640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