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清穿之团宠饕餮小皇子 > 27、神迹

27、神迹

        ("清穿之团宠饕餮小皇子");

        胤祁跟苏麻喇姑强调:“崽崽真的有办法!”

        “是是是,

        九皇子很有本事的呢。”

        苏麻喇姑笑容温柔,“不过呢,

        这种时候,小皇子乖乖听话睡觉,就是帮了最大的忙了哦。”

        “崽……我能吃掉大火哦!”

        为了显得更有可信度,胤祁还换了自称。

        “哇,那九皇子真的好厉害的呢。”

        “……”

        胤祁气鼓鼓,可他小胳膊小腿的,又反抗不了大人。第一次,他想要一下子就长大,

        长成汗阿玛那样高大的男子。

        那样,就没有人会不相信他,

        当他说孩子话,哄着他玩了。

        偏偏这时候,乌鸦又来告诉他,太子哥哥在救火,很危险!

        怎么办怎么办?

        胤祁想要偷溜,

        可是苏麻喇姑和徐嬷嬷都盯着他。

        小白:[宿主,

        小白来帮你,只求你不要再说出自己的饕餮身份了。]

        今晚好几次,小白都想阻止胤祁说出他的秘密,但胤祁挂心家人的安危,

        根本不听她的。

        能跟神鸦沟通或许还能解释,

        但若是他再没心没肺说出自己是饕餮的事情,

        小白的后台都计算不出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

        胤祁:[那你说。]

        小白建议:[宿主你假装睡觉,想办法独处,再爬窗出去。]

        胤祁才两岁半,

        还没有学会撒谎呢。在小白的指导下,他憋红了一张脸,说他要自己睡觉,不让人看着,把人都打发出小厢房了。

        等门关上,他立刻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搬着小凳子去爬窗。

        爬上窗台不是问题,问题是窗体太重了!他推不动,还被夹到小手指,痛得他眼泪汪汪的,但他忍住了,不敢惊动外面的嬷嬷们。

        小白:[宿主宿主,你可以用你的血脉力量啊!]

        对哦,他怎么忘了?

        胤祁调动起小饕餮的血脉力量,轻而易举地开了窗,然后灵活地跳到外面,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当他动用血脉力量跑起来,矫捷如风,但慈宁宫里侍卫太多了,门也关了,他再一次想,要是能飞就好了。

        乌鸦在他上空盘旋。

        胤祁轻轻对它们喊:“嗷呜~”你们能帮我飞吗?

        “呀——”几只乌鸦飞下来,抓住胤祁的衣服往上提。

        胤祁感觉到拉扯感,可他还是纹丝不动。

        不过他不气馁,他觉得,整个紫禁城的乌鸦来了,一定就可以!

        这么想着,他把自己的血脉力量尽可能地外放出去,召唤乌鸦。

        “嗷呜——”

        “什么声音?”侍卫们警觉地循声而来。

        好在胤祁灵活地爬到了树上,身为小饕餮时,他从一岁多就会爬树了。

        而此时,正在被疏散出宫的朝廷命官和命妇们,忽然听到半空中有什么扑簌簌的动静。

        大家不由自主抬头望去,而后就是一连声的惊呼。

        “那是什么?”

        “是神鸦!好多神鸦啊!”

        天空中黑压压一片,数不清的乌鸦从京城的各处飞来,一只只犹如排兵布阵,有条不紊,遮盖了原本就不明亮的天光。

        “这是要干什么?”

        皇宫里正闹火灾,作为动物一般都会选择趋吉避害,离得远远的,但这些乌鸦却有序地往宫里飞。

        难不成是去救火?

        不止正在出宫的人,还有京城里正好在户外的百姓,全都看到了这稀奇的一幕。

        有人调侃着吆喝起来:“快来看啊!是不是乌鸦王调兵遣将了?”

        都说乌鸦有灵,救了太.祖皇帝,可大家都只当那是传说。没有亲眼见过,其实汉人们私下都觉得,那是满洲人在给自己贴金。

        可如今这么一看,乌鸦好像真的有灵智?

        京城里的老百姓们纷纷跑出来看,顺着乌鸦飞去的方向,这才发现,皇宫的方向竟然火光冲天!

        天啊大过年的,皇宫竟然着火了?!

        但是乌鸦去了能干嘛?当烤鸦?

        而这其中最惊诧的,当属还留在皇宫里的人。

        “哇——好多神鸦!”

        康熙望着黑压压一片飞过头顶的神鸦,内心有点复杂,皇宫无端多处起火,无论是人祸还是意外,都容易被传成天灾。

        为什么老天爷会降下天灾?

        老百姓会认为是君王无道。

        而这乌鸦对于他们满人来说是神鸦,对汉人来说却是不祥之兆,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忽然集结?

        今晚过后,他不会又要被迫下一道罪己诏吧?

        太皇太后坐在赶去乾清宫的步辇上也看到了乌鸦,并且清楚看到乌鸦是往慈宁宫飞去的。

        她愣了愣,下令道:“掉头,回慈宁宫!”

        胤祁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影响范围,竟扩散到整个京城,无数的乌鸦受他召唤纷纷前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这一切的发生,也不过才几分钟时间。

        胤祁已经被先赶来的乌鸦们包围了起来,它们合作着,或抓或托或叼,让他飞了起来。

        胤祁飞到半空中,整个人兴奋极了,地上的东西都远了,可他一点也不怕,就好像他自己也曾经这么飞过,已经很熟练了。

        小白:[宿主原来确实已经修出双翼,会飞了。]

        事不宜迟,胤祁一飞起来,就指挥着乌鸦们往太子哥哥那边去。

        于是皇宫里的人看见乌鸦列队飞往慈宁宫后,又集结成一个巨大的球状物,飞到了内务府账房的上方。

        “神鸦去那边了!”

        “它们要干什么?”

        康熙一听,心里一个咯噔,“快,跟上去看看!”

        可别给他来个烤神鸦大餐啊,到时候不止汉人,崇拜神鸦的满人怎么去想这次灾祸?!

        皇后也紧跟在康熙后面,她的太子还在那边呢!

        暗处,观察着一切、引起这场火灾的罪魁祸首们,也在关注着神鸦的一举一动。

        要是能全部烧死就好了!

        乌鸦的速度比所有人都快!并且集结的数量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方圆五里都肉眼可见的‘球’。

        有的乌鸦累了,很快就会有其他乌鸦顶上,所有乌鸦齐心协力让胤祁飞起来,悬在了火场上空。

        救火救得焦头烂额的人,还没有发现头顶上方的异样。

        太子胤祜不顾劝阻,也在帮忙救火。

        账房已经完全烧起来了,还烧到了附近的房屋和大树,就算灭了火,估计账册也都没了。

        但他就是憋着一口气,一口被坏人得逞,怎么也咽不下去的气!

        在火光中,在浓烟里,他一边救火,一边不停抹着眼里流出的眼泪。

        别人都以为那是被烟熏的,但其实,是他在哭。

        但他不想被人知道。

        胤祁动用了血脉力量,视力很好,他刚飞到上空就看到了太子哥哥在哭,他不由觉得难过又生气。

        忽然,太子哥哥上方着火的一根大树枝,眼看就要烧断了!

        他吓了一跳,赶紧命令一支乌鸦小队过去阻挡,而后嘴巴一张,把饕餮吞食的能力完全调动起来,“啊呜~”

        他开始吞食下方的火焰。

        “太子小心!”

        侍卫发现时,巨大的火枝丫已经咔嚓断裂,他只来得及喊出声。

        众人大骇!

        好几人飞扑过去,但都有些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火树枝砸向太子。

        胤祜瞪大眼睛,第一反应是抱头蹲下。

        然而,等了一会儿,只听头顶一尺处砰砰砰数声响,他却没被砸中。

        原来千钧一发之际,十几只乌鸦齐齐冲过来撞开了树枝,和树枝一起落在不远处。

        几乎是同一时间,救火的众人发现,滔天的烈焰有一瞬间好像是停住了一样?

        不,不是错觉。

        接下来,所有火焰犹如被飓风吸住一样,全部都朝空中的‘乌鸦球’席卷了过去。

        然后消失于无形。

        所有人都懵了,他们揉着眼睛,面面相觑,还有捏自己大腿,想看看是不是在做梦的。

        就连刚好赶到的康熙,也难以置信到头皮发麻。接着,他手臂传来一阵剧痛。

        一转头,皇后愣愣地问他:“疼不?”

        康熙:“……”

        “是神鸦啊!”

        “神鸦显灵了!!!”

        地上救火的人震惊之后大呼,许多人忍不住折服于这超自然力量的一幕,腿一软就跪下去了。

        胤祁看到太子哥哥没事了,没有停留,又指挥着乌鸦去毓庆宫救火了。

        地上的人们不由自主地跟着‘乌鸦球’跑,仿佛在追逐什么神迹,什么信仰。

        不,那不是‘乌鸦球’,是‘神鸦军团’!

        与此同时,太皇太后回到了慈宁宫。

        苏麻喇姑迎上来,她低声问:“胤祁呢?”

        “刚刚睡了。”

        “一个人睡的?”

        “是啊,除了皇后娘娘,他不喜欢屋里有人,把我和徐嬷嬷都赶出来了。”

        太皇太后了然地点点头,被苏麻喇姑扶着,脚步飞快,一边下令:“让所有人远离祁儿的厢房。”

        苏麻喇姑让人去传令,很快来到胤祁房前,把徐嬷嬷也支走了。

        两人推开房门,只见床上空无一人,窗台下摆着一个凳子。

        “啊……”苏麻喇姑脸色大变,“九皇子……”

        太皇太后却说:“噤声,不要声张。”

        又问,“祁儿赶走你们之前,都说了些什么?”

        苏麻喇姑看主子脸色十分严肃,忙仔细回忆,把两人的对话全部复述了一遍。

        “他说他能吃掉大火?”太皇太后再次确认,面色冷肃。

        沉吟一会儿后,她再次吩咐:“把这厢房附近百尺的人都支走。”

        两人走出房门后,苏麻喇姑又给她指出房侧那棵大树,神鸦曾在那里聚集。

        太皇太后点点头,让苏麻喇姑给她拿来西洋望远镜,而后走到慈宁宫前庭的最高处。

        在这里,可以看到飞在高空的、巨大的‘乌鸦球’,正从内务府的方向,跨越紫禁城的中轴线,往毓庆宫飞去。

        而方才内务府冲天的火光,此刻已然只剩下一缕缕淡灰色的烟,这是不用望远镜也看得到的。

        苏麻喇姑惊诧道:“火已经灭了?”

        而太皇太后,则在望远镜里,更加清晰地看到毓庆宫的火海,神迹一般地被‘乌鸦球’吸走了。

        太皇太后一惊,放下望远镜,眨眨眼,几秒钟后,才又看了过去。

        没错,火没了!!!

        她忽然有些恍惚。

        “苏茉尔,我们,不是在梦里吧?”

        苏麻喇姑没有亲眼见到火被吞的一幕,紧张地问:“主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精神不济?要不要传御医?”

        两人说话间,太皇太后又看到乌鸦们朝慈宁宫这边直直飞来了。

        她心头惊跳,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走,去祁儿房外。”

        一边走,她一边叮嘱:“苏茉尔,一会儿你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声张,并且今晚的事情,谁也不能说,听懂了吗?”

        “懂了。”苏麻喇姑虽还不明所以,但她是完全忠诚的。

        胤祁‘飞’到慈宁宫上方时,小白提醒他:[糟了,宿主,你要暴露了!]

        [什么是暴露?]

        小白:[就是你偷跑出来被太皇太后发现了,今晚做的事情,大概也瞒不住她。]

        [为何要瞒啊?]他好腻害,所有人都会夸他的!

        [……你是饕餮的事情,要是让额娘和太子哥哥知道了,他们可能会害怕你、忌惮你,觉得你不是他们的亲人,这样,你可能就要失去家人了哦。]

        [啊……]胤祁一听,就觉得好难过、好难过。

        无论他是不是饕餮,他都是额娘的崽崽,太子哥哥的弟弟啊!

        他不是很相信,也不是很能接受。

        小白:[至少,等你长大到能保护自己,再说出来好不好?]

        [好吧~]胤祁想起之前被大人看管住,就无能为力、弱小的感觉,答应了。

        他又想起凶兽叔叔们也交代过他,去到人类世界,不要说自己是凶兽的事情。

        [现在要怎么办?]

        [嗯……嗯……]小白的后台飞快计算着,数个应对方案被筛选比对着。

        小白:[小白建议宿主让乌鸦们兵分几路,一路悄悄送你在僻静处落地,你假装是自己偷跑出来找太子的;其他几路乌鸦用障眼法吸引人类注意力,在太皇太后和皇帝等人面前解散,好不好?]

        又要说谎啊,太为难崽了,胤祁唉了一声,[好吧~]

        没多久,关注着空中‘神鸦军团’的所有人,就看见那直径达十余丈大的球体,忽然开始不断散开又聚集。

        持续半刻钟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过后,一半神鸦解散了,另一半又聚成两个球状体。

        一个主动飞到追踪着乌鸦的康熙和皇后面前,一个落在太皇太后和苏麻喇姑面前。

        太皇太后激动而期待地看着落地的乌鸦们,一双老眼精明如炬,想从中找到她的乖曾孙。

        康熙和皇后虽有些激动,但更多是纳罕,没有联想到胤祁身上,周围人纷纷对着神鸦们跪下了,帝后对视一眼,正想着要不要做点什么。

        “汗阿玛,额娘~”奶声奶气的熟悉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

        两人一回头,就看到胤祁一个小小的人儿,揉着眼睛,跌跌撞撞地朝他们走来。

        秀敏忙转身回去抱他,“崽崽你怎么在这里?”

        胤祁打了个哈欠,眼皮都快撑不开了,“崽崽偷跑出来找太子哥哥,迷路了。”

        秀敏听得心惊肉跳,“你个臭小子,怎能一个人跑出来?”

        此时这宫中,藏着多少居心叵测,藏在暗处的奴才啊,多危险啊!

        可不等她骂他,胤祁就因为到了她怀里感到安心,抱着她的脖子,靠在她肩膀上睡了过去。

        折腾了小半天,胤祁的身子毕竟只是个两岁半的孩子,他累了,他要睡觉!

        他一睡着,血脉沟通的联系便断了。

        乌鸦们骤然散开,一只只受惊一般,毫无次序地四散飞走了,有的还撞在了一起,仿佛降了智。

        康熙&皇后:“?”

        慈宁宫里,乌鸦们也是哗啦啦一阵乱,在太皇太后面前散了个干净,除了数堆鸟粪,没有她以为送回来的胤祁。

        太皇太后:“???”

        未几,胤祁被皇后送过来慈宁宫,太皇太后神情有些复杂,连连追问帝后二人,才确认胤祁并没有如她所想,在乌鸦群中出现,而是自己一个人。

        她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想。看胤祁睡得那么香,还差点想摇醒他问个清楚。

        不过今晚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帝后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她的责任,则是护好尚未懂事的孩子们。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这个年,注定有许多人不会好过。

        ……

        胤祜救火时哭了一场,过后才知道,原来内务府账册在处置奴才们的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一直的思路都是,暗中调查,然后证据确凿的时候,将那些狗胆包天的奴才逮捕归案,一锤定音。

        内务府的奴才们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乌雅氏和雪梅的‘情报’,以及帝后三天两头的吵架,让他们认为调查的事情,都是太子和皇后的行为,所以他们便想到让皇后和太子‘失德’,无暇顾及调查,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消灭罪证。

        再者,他们服侍皇家多年,不但势力盘根错节,皇家产业皆依赖他们的管理,家族当中还有做外臣的、打战立过功的……就算事发,推几个人出来当替罪羊,收敛一段时间,帝王也不会做这么绝情!

        可他们没想到,今晚的火灾事件,天子震怒,只用一个‘失职’的名目,康熙就下令将内务府三位从二品的总管大臣逮捕,将他们整个家族下狱。

        至于后面的清算,完全可以慢慢来。他们已经惹怒了帝王,惹怒了太皇太后,大势已去,一切就都简单多了。

        皇后教导太子:“额娘今天要教你一个道理:皇家主子处置不敬、不忠、不诚的奴才,并不需要证据确凿。一个欺君之罪,已足以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了。”

        皇家权威,高于一切证据。

        而且,她早就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暗中有所安排,她的人手里有另一套真实的账册。

        “那额娘让我查……”

        “主要是为了锻炼你……可额娘没想到你这孩子这么较真,这么直,还差点送了命,是额娘的不是。”

        胤祜咬咬唇,一股挫败感席卷而来,眼圈又红了。

        又听额娘道:“不过你想的并没错,护住账册,咱们惩治那些奴才总要省力许多,名正言顺许多。现在案子你汗阿玛准备移交宗人府和慎刑司,你要继续跟吗?”

        “要!”太子毫不犹豫,“额娘说得对,皇儿还是太嫩了,需要多锻炼。”

        秀敏欣慰地点点头,而后给了曹嬷嬷一个眼色。

        曹嬷嬷转身出去,而后叫进来十几人。有太监、有宫女,也有内务府的包衣奴才。

        曹嬷嬷一一给太子介绍,这几个是会稽司的、这几个是掌礼司、广储司的……几乎每个部门都有,而且都是能人。

        “他们是额娘秘密培养的人才,并且特训过西洋数学,以后就跟着你查账和了解各个部门的运作吧。”

        太子的眼睛亮了起来。

        又听额娘道:“希望你带着他们,能探索出一套高效明了的新记账方法。有空的时候,多想想怎么改进内务府的运作制度。”

        听到这句,太子忽然想到什么挑挑眉,反问额娘:“其实额娘已经有了章程了吧?”

        秀敏微笑:“集思广益,谁知道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

        胤祁不到凌晨三点又饿醒了。

        火跟‘气’不一样,火被他吞到肚子里,没有空气自然就灭了,不用消化。

        所以他‘吃’了个寂寞。

        睁开眼睛之前,他在床上到处乱摸,没有摸到额娘,小嘴一瘪,就要哭了。

        小白忙劝他:[宿主不要哭啦,你的乌库玛嬷和太子哥哥很晚才睡的,会把他们吵醒的。]

        [哦。]胤祁顿了顿,自己揉揉眼睛爬起来,看着陌生的床幔,扁扁嘴,眼角挂着泪花,努力控制自己。

        好在小厨提醒他说,在他的背包里,还存着一百多个卤蛋。是他原本留着做宵夜的,昨晚没来得及吃。

        小厨的背包是没有时间流速的,存进去时是刚从锅里捞出来的,现在拿出来还是热腾腾的。

        吃着卤蛋,胤祁问:[小白,额娘为什么不接我回去?]

        小白:[宫里出了大事,宿主的汗阿玛和额娘组织抓坏人,一夜未眠呢。]

        汗阿玛和额娘好辛苦啊,他又问:[太子哥哥没事吧?]

        小白:[御医看过了,没有大问题。]

        胤祁放心了,他吃到小肚子鼓鼓的才停下来,心情变得满足又幸福。

        他保护了太子哥哥,还消灭了一次灾难,他应该算真正的巴图鲁了吧?

        他可真腻害!

        胤祁净了手,又爬回去准备自己睡了。

        过年了,他不是三岁小孩了,他可以照顾自己!超棒!

        不过还没等他睡着,房门被推开了。

        秀敏是掐着胤祁饿醒的时间过来的,一来就看到满桌的蛋壳,“崽崽,你醒了?”

        “额娘~”胤祁惊喜地又爬起来,“额娘陪崽崽睡觉!”

        “先别睡,额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哦。”

        秀敏已经从太皇太后处知道,胤祁能听懂神鸦说话、还跟苏麻喇姑说他能‘吃火’的事情,心里十分不安。

        她一夜未睡,更主要是为了这件事。

        毕竟是上辈子死后,在快穿局工作过的人,她当即对胤祁的来历有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猜测。

        这孩子成长的一点一滴都是她亲眼看着的,可以排除成年人灵魂重生的可能,但确实又有神异之处。

        她需要问清楚,才能好好保护这个懵懂的孩子。

        “你告诉额娘,你是不是能跟动物们沟通?”

        她一问,就看到崽崽脸色慢慢变红,眼神委屈。

        “额娘~”胤祁不安地抱住额娘的脖子,语气糯糯地撒娇,“崽崽不要说。”

        他真的不会撒谎啊,他不想跟额娘撒谎,更不要额娘害怕他。

        “崽崽别怕,实话实说,额娘会保护你的。”

        被额娘温柔地摸着脑袋,胤祁感觉安心极了,他从小就是在额娘的羽翼保护下长大的呢,这是最让他安心和依恋的感觉。

        “额娘不要害怕崽崽好不好?”胤祁不安地想要确认这一点。

        秀敏亲了亲他的脸颊,“额娘不会怕你,额娘爱你。”

        胤祁高兴地回亲额娘,“崽崽也爱你~”

        胤祁安心了,正要坦白,小白还是出来阻止了:[宿主,饕餮的身份不能说!你来重复小白的话好不好?]

        胤祁不置可否,不过小白说出来的内容,他觉得不是欺骗,就照着说了。

        他告诉额娘,他能听懂动物们的语言,也能命令动物,昨晚的神鸦集结就是他控制的,因为他要保护太子哥哥,拯救人类于灾难。

        ——就像他每天玩的英雄打怪兽游戏一样。

        “那神鸦是怎么灭火的?”

        小白:[你说,不知道。]

        胤祁撇撇嘴,“不知道。”

        秀敏听到这个答案,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她笑了起来。

        “祁儿,明日天一亮,你汗阿玛就会昭告天下,说明你和太子二人,因天赋卓绝得神鸦庇佑,才会引得万鸦来助。”

        胤祁歪歪脑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完全理解,秀敏还是解释:“若是大家知道你能号令神鸦,做出救灾的神迹,那么大家会觉得你才应该当太子。”

        “崽崽不是太子,太子哥哥才是太子!”

        “对,你哥哥已经是太子了,换储君关乎到国祚、皇家的权威、威信力,所以你汗阿玛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得分一半功劳给太子哥哥,还不能说出你能命令神鸦的事情。只能说是神鸦自主来保护你们,明白吗?”

        “哦!崽崽愿意分给哥哥,崽崽不说。”

        “真乖。”秀敏再次摸摸他的发顶,看他表情,就知道其实他还是懵懵懂懂,但却乖巧听话,完全信赖她。

        秀敏的心不由柔软不已,不管崽崽身上有什么秘密都好,他都是她的好孩子。

        在额娘的拍哄下,胤祁又睡了过去。

        ……

        天一亮,康熙便颁布诏书,送至礼部衙门,令礼部誊抄、印刷,而后以最快的速度下发至全国,布告天下,并令官员派人姐说给不识字的黎明百姓,连穷乡僻壤也不能遗漏。

        当然,诏书里的火灾不是天灾、也不是人祸,而是奴才用火不慎。

        宫墙里面,皇家主子和包衣奴才的家丑,自己关起门来解决。

        跟明珠原先想的不一样。帝后狠心清洗了内务府,却并没有让宫中的一切规则紊乱。

        因为皇后早就备了后手。

        有罪的人被抓起来,立刻就有人顶上去主持。

        京城里,大年初一就有官兵到处抓人、封府,再次闹得人心惶惶,年也不敢好好过,总觉得是不是要变天了。

        不过很快就有聪明人发现,官兵抓的,都是内务府的人。

        内务府油水多,是老百姓都知道的,他们的房子也特别好辨认。

        民间就有一句俗话:‘房新、树小、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说的就是内务府的暴发户。

        有钱了就在京城里建新房,房子新建的,种的树还长不大,‘画不古’则是讽刺这帮奴才没文化,买的画都是假画还不自知。

        如今,嚣张的暴发户落难了,周围的人只会拍手称好、幸灾乐祸,再道一句‘皇上圣明’的。

        再一联想到皇宫火灾、神鸦救火,大家都只道是内务府失职过大,还不知道其中真正的官司。

        除夕夜看过乌鸦集结壮景的人,个个津津乐道,谈论着那天所见,犹如与有荣焉。

        ……

        大年初一,胤祁起床后,跟着哥哥姐姐弟弟们向乌库玛嬷和皇玛嬷拜年,太皇太后没有问他昨晚的事情,看向他的眼神很是慈爱。

        胤祁的红包比别人的要大些,他得了好多、好多金馃子,亮闪闪的,很是可爱。

        他知道慈宁宫外,整个皇宫都还不太平,没有吵着要回去,乖巧地呆在慈宁宫。

        昨晚救了太子哥哥的十几只乌鸦都受伤了,被送到慈宁宫养伤。

        胤祁跑去看它们,灵敏的鼻子嗅到羽毛和肉烧焦的味道,他捂了捂鼻子,忍不住在心里想:果然烤乌鸦味道不怎么样。

        小白:[……]原来你竟然想过要烤乌鸦?!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小厨一本正经科普:[只要烹饪得法,乌鸦还是能做成美味的。]

        胤祁认真地想了一想,[没有啦,它们是我的朋友,我就是想一想而已,不会真的把它们做成吃的。]

        小白:[……]那你还需要想那么久?

        乌鸦们现在又是功臣、又是显过神迹的神鸦,被很好地奉养起来,不过它们一见到胤祁就投诉,伺候的人笨手笨脚,调配的饭菜也不好吃,它们要换人!

        胤祁立刻回禀乌库玛嬷,换了两个细心的宫女过去。至于饭菜,胤祁答应给它们做好吃的。

        胤祁觉得汗阿玛、额娘和太子哥哥在打坏人,他帮不上忙,但是还可以做点好吃的,慰劳他们。

        于是他找来奶茶,重启了他的厨神培养计划,带着奶茶做起了任务。

        任务6是学揉面,不用动到火,胤祁兴致勃勃地学了起来。可惜小厨在他开始没多久,就告诉他,[任务失败,不如你重新开始吧?]

        胤祁觉得既然失败,那他就随意发挥了,这可得比玩泥巴好玩多了。

        他往里面揉进去各种能染色的菜汁、果汁、花汁,揉着揉着,他就捏起了各种谜之形状的东西,然后告诉奶茶,“这是鱼、这是鸟、这是花……”

        接着让奶茶帮他蒸成馒头,他要送给汗阿玛他们吃。

        奶茶委婉劝道:“皇上好像不喜欢吃馒头。”

        胤祁却很坚持,“崽崽做的,汗阿玛都喜欢吃!”

        这还是前天慈宁宫家宴康熙亲口说的。

        “那您要不要自己尝一尝?”

        “不行,每个馒头都不一样,我吃了汗阿玛就吃不到了。”

        蒸好的馒头真的是谜一般的酸爽味道,和一言难尽的卖相。不知道是不是娘不嫌儿丑,九皇子愣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奶茶好几次想说,其中那个糅杂了各种颜色的‘大蛇’形状馒头,真的很像人拉出来的那啥啊!

        可九皇子太自信了,热情高涨,她都不好意思打击他。

        胤祁说要去乾清宫给汗阿玛和额娘送好吃的,太皇太后表示一会儿苏麻喇姑也要去,他可以等她一起。

        胤祁去到勤政殿的时候,索额图、明珠、佟国维等好几个大臣都在。

        苏麻喇姑觉得气氛似乎不太好,大概皇上又恼了谁。但胤祁毫无所觉,开开心心地跑向龙座。

        众人见九皇子来了,纷纷好奇地细细打量。

        他们都不是第一次见到胤祁,但有了昨晚的事情后,他们看向胤祁的眼神,全都充满了稀奇和探究。

        他们都是听过他号令狼犬传闻的人,又在昨晚亲眼见过乌鸦大军之有序和壮观,明明应该是有什么神秘力量号令,才能有那种画面,所以对于皇上诏书上,是乌鸦主动相护的说法,他们持怀疑态度。

        传说古时有些人天赋异禀,还能号令野兽大军打战,所以九皇子说不定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人。

        胤祁对大家的打量毫无所觉,他急于展示自己的最新大作,噔噔噔地跑到龙座旁,“汗阿玛,我做了好吃的给你!”

        “哦?祁儿真乖,是什么好吃的啊?”

        然而下一秒,随着食盒被打开,康熙的笑容僵在脸上。

        “这是什么?”玩意儿?

        胤祁:“这是崽崽做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动物馒头!”

        康熙嘴角抽了抽,“你吃过没有?”

        “没有啊,只有一份,我舍不得吃,送给汗阿玛和额娘吃。”

        “汗阿玛不饿。”康熙眼角瞥到底下的大臣,轻咳一声道:“几位爱卿都还没吃午饭吧?不如你犒劳犒劳他们?”

        胤祁还没说什么呢,闻到味道的众人连连摇头:“多谢皇上和九皇子厚爱……”

        康熙:“朕赏的,尔等敢不吃?”

        众臣:“……”

        胤祁还有点不愿意,康熙又道:“他们都是帮了汗阿玛很大忙的大功臣,是该犒劳的。”

        “好吧~”胤祁把食盒递给梁九功,给他们每人发了个动物馒头。

        胤祁来之前,康熙正因为众臣极力反对他对内务府的雷霆手段,而气恼他们呢。

        现在能让他们吃胤祁的馒头,康熙心底升起恶作剧的快意:“众爱卿,快吃啊。”

        众臣瞪着手里的黑暗料理,还在犹豫。

        康熙直接点名:“明珠,你送的一千斤鸡蛋,可真是帮了大忙,祁儿还没感谢你呢,你赶紧吃了。”

        纳兰明珠抖了一抖,他听明白了,他送鸡蛋的事情,还是让皇上猜疑了。

        或许,吃个怪馒头,总比被治罪强。

        纳兰明珠眼睛一闭,憋着气咬了一口。

        “!!!”

        作者有话要说:  明珠:[原地去世.jpg]

        【小剧场】

        明珠听说,小小的九皇子数学天赋奇高,把二阿哥都比下去了。

        找到机会,他故意考他:臣今年四十三岁,那三十四年后,臣多少岁?

        胤祁:三十四年后,你就死啦!

        ------

        今天崽崽好开森,又多了这么多漂酿仙女投喂崽崽,给各位读者小仙女发发~~~

        再求收藏求营养液~崽崽想要营养液了~

        更新还差500字,明天补上吧。[手动狗头]

        对了,截止至明晚12点,全订可以抽奖哦。

        感谢在2021-05-09

        10:01:25~2021-05-10

        22:33: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奶黄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绛猫、23333、safufu

        2个;八月份的甜ya、bonni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加油、爱啃书的胖虫子

        20瓶;23141293、是流年不是榴莲呀

        10瓶;十年未晚

        5瓶;晓夜

        3瓶;暖融融、爱看小说()、又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清穿之团宠饕餮小皇子");

  https://www.syt2008.com/book/33082/19159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