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清穿之团宠饕餮小皇子 > 11.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

11.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

        “噗嗤……”

        “哈哈哈哈哈!”太皇太后朗声大笑,中气十足,“不错!祁儿说得甚是有理,玄烨别打了!”

        康熙:“皇玛嬷,这明明是狡辩。”

        太皇太后直接走上来,把胤祁抱走:“有理有据、学以致用,何来狡辩之说?”

        康熙:“您别把他宠坏了。”

        “不会的,”太皇太后笑着擦干胤祁的泪花,慈爱地教他:“祁儿,要友爱兄弟,不要打架好不好?”

        在胤祁眼里,拯救他的乌库玛嬷那么温柔、自带圣光,他乖巧地点头:“嗯嗯!”

        想了想,他感恩地说:“乌库玛嬷、救崽崽,等崽崽、长大,给乌库玛嬷、漂亮珠钗~”

        到时候,他要用世界上最漂亮的宝石来装饰给乌库玛嬷的珠钗!

        皇太后笑道:“哎哟,咱们祁儿这么小就懂得感恩啦,真不错!”

        太皇太后心里暖洋洋的,这孩子的心地是多么的纯洁善良啊,她哈哈笑说:“等你长大,乌库玛嬷都老得不能戴漂亮珠钗了。”

        “那……”胤祁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奶萌的声音特别理所当然:“等你年轻、的时候,再戴!”

        “扑哧……”

        “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凉亭里都是大人们的欢笑声,连康熙的脸上也染上笑意。

        太皇太后抱着胤祁笑得特别满足,“这可爱的孩子啊,果真是治病的良方,最近有祁儿在,我这胸口多年来沉甸甸的感觉,都轻了……”

        赫舍里秀敏心头顿时一个咯噔,想起太皇太后有意收养胤祁的事情,她下意识看向康熙。

        不料,对方看过来的眼神……

        **?!

        她没看错吧,皇帝老儿是在对她放电吗?

        秀敏不由抖了抖,看回太皇太后,正要说话,皇上走过来坐到她旁边。

        “秀儿是不是穿少了?”康熙转头就对梁九功道:“拿朕的斗篷来。”

        秀敏:“……”

        她一时如鲠在喉,都没反应过来,皇帝便亲昵地就着给她披斗篷的动作,搂了她一下。

        秀敏:“…………”

        神啊,谁来救救她?!尴尬癌要犯了。

        可当她看向太皇太后、皇太后和太妃们时,却发现她们一个个满脸姨母笑,分明是乐见帝后相亲相爱的画面。

        被康熙这么一打岔,秀敏没能及时开口转移话题,让太皇太后顺着刚刚的话说了下去。

        “敏儿啊,我老太婆就厚着脸皮,求你把祁儿留下来陪我一段时间了,正好你跟玄烨可以多处处。”

        秀敏立刻作惶恐状:“老祖宗,您可是折煞我了,说什么求呢?祁儿能替我尽孝心,我是巴不得呢。”

        太皇太后一旦开口,这事儿就成定局了,秀敏也只能认了。

        康熙:“只是祁儿实在顽劣,还望皇玛嬷有个准备。若是他吵闹太过,皇玛嬷只管送回乾清宫或坤宁宫。”

        见康熙总算说了句人话,秀敏忙跟着点头附和,说了一些胤祁这段时间的身心发育特点,就怕慈宁宫的人带不好他。

        当然,平日跟着胤祁的乳母和宫女太监,还是会跟着的。就是胤祁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没了额娘能不能适应?

        大人说着话,胤祁忽然喊了声:“乌库玛嬷,好香~崽崽饿饿~”

        烤全羊是在凉亭前架着大火炉烤的,他一说,御厨立刻回禀:“回太皇太后,烤全羊好了。”

        康熙兴致大好,“刀子给朕,朕来切!”

        康熙去过大草原,吃过草原上原汁原味的烤全羊,今天在花园里烤,也有了点草原风味,让他都有些怀念。

        胤祁一看,马上就忘了刚刚跟汗阿玛的不愉快,挣扎着从乌库玛嬷怀里溜下来,跑到他旁边蹲下来仰望他。

        他奶声奶气地喊:“汗阿玛~”

        康熙对上他讨好的小眼神,刚刚的气也一点不剩了,“给你来一碟子好不好?”

        胤祁却看着他不说话,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康熙以为他没听清,又问:“要给你来一碟吗?”

        胤祁终于点头了,“要,汗阿玛,再问一遍~”

        康熙:“为什么要再问一遍?”

        胤祁:“因为,崽崽要吃,三碟!”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合着问几遍,就是给几碟羊肉啊?

        怪不得他一开始故意不回答。

        太皇太后又乐得不行,“祁儿聪慧,这么小就会数数啦?”

        “崽崽会!”胤祁握拳,“汗阿玛,崽崽要数……辣么多,给崽崽、辣么多,好不好嘛?”

        康熙丝毫不觉得他能数到三以上,因为昨天跟他玩捉迷藏,他是这样数的:一、二、三、七、六……

        于是他‘大方’应下:“好啊。”

        于是胤祁站起来,十分认真地开始数:“一、二、三、五十、一百!”

        数完他得意洋洋地蹦起来:“崽崽吃一百!”

        康熙好笑:“哪有这么数的?”

        “可以!”胤祁急了,“没说、不可以!”

        太皇太后看着两人互动可太开心了,特别是看到康熙总是被三岁小儿说懵的时候。

        她还故意帮腔:“对啊,也没规定要顺着数啊。”

        “……”

        康熙哭笑不得,他表面无语,心里却是一片柔软。

        真好啊,皇玛嬷能够朗声大笑,孩子天真可爱又聪慧,连皇后也笑得春光明媚,这就是一家人在一起的圆满感觉吧?

        康熙没再跟胤祁斗嘴,先给他切了一小碟子羊肉,“吃完再来,汗阿玛先给你乌库玛嬷他们切。”

        胤祁高高兴兴地端着盘子走了。

        不过康熙没能享受这温情时刻多久,南书房的执勤太监来报,说南边来了紧急密函。

        他只好匆匆离开,走前还对秀敏说:“我晚上去找你。”

        秀敏:“……”

        走出慈宁花园时,他瞥见胤祁端着碟子,蹲在十皇子面前,咧嘴小奶牙朝他笑。

        不由欣慰:真不错,教育一顿后,祁儿果然会关爱弟弟了,都知道主动找弟弟分享美食了。

        康熙走得匆忙,没有听到两小儿的对话。

        “弟弟,羊肉好吃~吃给你看。”

        “要~要~”

        “不给,略略略~”

        “呜哇——”

        看到弟弟哭了,胤祁好开心、好开心。

        哼,不让他打架,那就让弟弟试试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吧。

        对于小饕餮来说,好吃的在眼前,却不能吃,就是最悲惨的事情了。

        到了晚间,秀敏才知道,南方紧急密函的内容,是吴三桂中风**。

        这比历史上早了大半年。

        秀敏虽然无意于过多去影响历史,害怕引起更多的人祸,但她的重生还是改变了很多东西。

        比如胤礽没有出生,比如长生和万黼没有早殇,比如因为她的提示,当年康熙决定撤藩时,没有被吴三桂牵着鼻子走,反而把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

        三藩联军气数将近,败局已定,若不是为了收复台wan,国库空虚,他们灭亡的速度还会更快。

        吴世璠退守云南,皇帝意气飞扬、雷厉风行,一道道旨意下去,调度军队,誓要把乱.党一举歼灭。

        这注定是赫舍里秀敏的一个不眠夜,不过不是因为康熙,而是因为胤祁。

        这还是崽崽出生以后,第一次不跟她一起睡,她竟然莫名伤感起来。

        也不知道,在慈宁宫里崽崽能不能顺利入睡?

        好几次,曹嬷嬷都发现皇后娘娘在发呆。她去提醒她早点休息,她愣愣地应了,却许久不动一下。

        直到凌晨,她才倚在美人榻上睡着了。

        曹嬷嬷不忍叫醒她,轻轻地给她盖上被子子,再悄悄退出去。

        而慈宁宫里,胤祁入睡完全没有困难,因为他白天没有午睡,又一直有东西吃,刚入夜就抓着牛肉干睡着了。

        只是凌晨三点,他准时哭闹醒,把隔壁的太皇太后给惊着了。醒来看不到额娘,就是好吃的早点也不能安抚到他。

        不过太皇太后可是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的人啊,她认为这些坏习惯,慢慢改过来就好了,小男子汉也不能总黏着额娘啊。

        只是一连好几天都半夜被惊醒,慈宁宫的其他人终于吃不消了。

        白天,祁儿就是世界上最暖心的小棉袄,会奶萌奶萌地叫乌库玛嬷,会撒娇,还会说‘崽崽爱你~’。

        可是一旦饿着,他就化身哭包小怪兽,特别是凌晨那会儿,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让人心肝儿一颤、一颤的。

        太皇太后最近身子骨好多了,还能再忍一忍,但慈宁宫里其他老太妃年纪大了,那可太遭不住了!

        终于,老太妃们齐齐提议,让九皇子回坤宁宫吧,等大一点,再抱过来?

        太皇太后只好割舍下这块心头肉,下定决心把他送回坤宁宫起居。

        “你额娘还真是不容易啊……”太皇太后感慨着,又问:“祁儿,以后白天得空就来找乌库玛嬷玩好不好?”

        “好的呀!”胤祁当然愿意,这里不但每天能吃很多好吃的,而且奴才们都听他的,花园也很大。

        不过胤祁刚回到坤宁宫没多久,京城就开始下起了鹅毛大雪,不能每天去慈宁宫了。

        胤祁看着飘下来的雪花,呲溜吸了吸口水,“额娘,崽崽要吃雪~”

        “雪不可以吃的。”

        “可以,好吃的!”

        “你还知道好吃呀?那雪是什么味道?”

        “笨蛋额娘,雪就是,雪的味道啊!”

        秀敏:“……”没毛病。

        忽然,胤祁又说:“啊,崽崽知道了!”

        “什么?”

        “雪是、面的味道!”

        “???”

        “地上、好多面粉,加水,揉面……”

        “扑哧——”还真的有点像哦。

        秀敏没有拘着他的童心,立刻喊人装了一盆雪进来。

        又给他一壶温水,“那崽崽要不要自己揉?”

        胤祁兴奋地倒水,“崽崽寄几揉!”

        不料,水倒进盆里没多久,雪都不见了。

        胤祁傻眼了,扁扁嘴,哇的一声就哭了。

        秀敏憋着笑,问他为什么哭?

        胤祁:“饿饿~”

        秀敏:“……?”这有什么关联?

        恰好,坤宁宫小厨房的总管太监来报:

        “皇后娘娘,之前您要给九皇子找的膳食宫女,内务府选送了五人,奴才已考核过,现让她五人献上拿手菜,皇后娘娘和九皇子品尝后,再决定是否留用。”

        秀敏:“可。”

        须臾,五个美人宫女端着菜盘,袅袅婷婷地走进来。

        胤祁看得眼睛都直了,“哇~”

        秀敏也觉得眼前一阵绚丽,因为胤祁要求了要美人,所以她们还被膳房总管要求打扮了一番。

        但让她忍俊不禁的是崽崽的反应,一边尝菜,她一边让做该菜的宫女自我介绍。

        听着听着,秀敏看着最漂亮的那个宫女,面色古怪起来。

        “奴婢觉禅氏,名双儿,内管领阿布鼐之女……”

        秀敏:“!!!”

        这、这、这,是……良妃卫氏?!

  https://www.syt2008.com/book/33082/191595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