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清穿之团宠饕餮小皇子 > 9. 送礼物

9. 送礼物

        这夜,胤祁睡着以后,再次来到纯白空间。

        漂亮的小白耐心地与他解释:[宿主,你的汗阿玛掌握着所有人的生杀大权,你的额娘却不愿讨好他,你要自己努力刷汗阿玛的好感值,才能平安长大哦。]

        小白好方啊,她发现系统的这次计算错误很严重,连宿主的第一个愿望,满汉全席吃到饱都满足不了。更何况后面的全家团宠,这个家根本就一点都不和谐嘛。

        他们的退休福利出问题可不是小事,要是到时候给个差评公布出来,那还能有员工肯为了这福利好好工作吗?

        更要命的是,要是小饕餮历练后却不能得到该有的福利,还不小心嗝屁,他那些凶兽叔叔们,可能会拆了快穿局哦!

        这种后果她一个小小的人工智能售后,承担不起。

        最多三岁的胤祁根本听不懂:“什么意思啊?”

        小白:[就是要让他喜欢你、最喜欢你!]

        胤祁:“为什么啊?”

        小白:[……]

        小白决定从他最关心的点切入:[这样你才能实现吃满汉全席的愿望啊。]

        “满汉全席是什么啊?”

        小白:[就是这个世界最好吃的108种食物。]

        “我要吃我要吃!”

        小白:[那你睡醒就去刷你汗阿玛的好感值吧。]

        “好~”

        第二日,不但因为冬至暂停朝贺,读书的胤祜也得以放假。终于能带弟弟一起玩了,胤祜很开心,一大早就来叫他起床。

        胤祁揉着眼睛,看到多日不见的美人哥哥,立刻开心地张开双手要抱抱。

        胤祜一把将他抱起来,还亲自给他穿衣服,“祁儿今天想玩什么?哥哥都带你去玩。”

        胤祁还记得梦里小白的话,嘴里叽里咕噜:“要找,汗阿玛……好感……”

        “好,那就先去给汗阿玛请安。”

        胤祁梳洗完毕,坐到饭桌前用早点。

        吃了几口,他不满意地对额娘说:“我要吃,满汉、全席!”

        秀敏一愣,接着就是一惊。

        历史上,康熙朝第一次出现满汉全席,是康熙皇帝的66岁寿宴。

        她小声问:“祁儿是怎么知道‘满汉全席’的?”

        “是小……”

        小白只来得及提醒:[不能说哦宿主!]

        胤祁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额娘。

        小白提醒他:[告诉你额娘,你做梦了。]

        胤祁:“你,做梦了。”

        秀敏:“……?”

        小白:[……]救命啊,孩子真的好难带!

        小白只好一字一顿慢慢教:[你说,我、做、梦、了。]

        这回,胤祁终于说对了,“我、做、梦、了。”

        秀敏:“……”

        秀敏:“说谎不是好孩子哦!”

        胤祁坚定摇头,“没有、说谎啦!”

        小白就是在梦里告诉他的啊!

        要不是太过了解自己的崽崽,秀敏真得给他吓出一身冷汗。

        她刚刚已经脑补了昨天胤祁见过的人,哪个有可能是穿越或重生者了。

        她在心里默默想着,自己暗中进行的事情,得更加小心才行。

        皇后赫舍里氏昨晚进的中宫笺表也同时震惊了前朝。

        一大早,索额图的夫人佟佳氏就递了帖子,想进宫看她,秀敏以病为由婉拒了。

        不过,她见了自己的母亲富察氏。

        富察氏给她带来了一对玻璃鱼缸,一个玻璃花瓶,一块一尺见方的玻璃镜子,是秀敏的弟弟常泰的玻璃作坊刚研制出来的。

        富察氏带来一个大好的消息:“大块的玻璃烧制技术也已经成功了,你弟弟高兴得让我立刻就来告诉你。”

        最开始的技术配方,还是秀敏给弟弟的,但实践成功还是弟弟的功劳。

        “稍后给皇上献上去,皇上应该会对常泰有安排。”

        说完了这件事,富察氏问起中宫笺表的事情。

        秀敏:“让家里不用多想,我只是不满于佟佳氏把手伸到我宫里,给点警告,并不是皇上有什么别的意思。”

        秀敏知道两个儿子要去乾清宫,便交代胤祜一番,让他们替舅舅献给皇帝。

        胤祁很喜欢玻璃鱼缸,因为它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非常好看,让他想起了自己一整个洞窟闪闪发光的宝石。

        听说是能养鱼的,他立刻撒娇:“额娘,崽崽养鱼鱼~”

        秀敏眨眨眼,“诶?崽崽刚刚是不是说了5个字?再说一遍。”

        胤祁:“额娘~崽崽养鱼鱼!”

        胤祁正在语言高速发育时期,秀敏惊喜夸道:“有进步哦!那额娘就把一个玻璃鱼缸奖励给你吧!”

        胤祁高兴地道谢,又问:“进步,是什么?”

        秀敏笑:“胤祜,你给弟弟解释。”

        胤祜:“就是今天说的字比昨天多,做的事情比昨天多,知道的比昨天多,什么都比昨天更多!”

        胤祁哦了一声,又说:“汗阿玛,有进步。昨天丑,今天,更丑。”

        众人:“?!!!”

        胤祜惊呆了,下意识反驳:“汗阿玛不丑,不能说他丑!”

        汗阿玛可是他心目中的最强巴图鲁啊!

        富察氏吓得腿软:“敏敏,可不能这么教啊!”

        连小白也赶紧教育他:[宿主,你不能说汗阿玛丑哦,这样好感值会掉下来的!]

        胤祁看大家表情不好,赶紧捂住嘴,“不说、崽崽不说!”

        小白又提议:[宿主不如送个礼物给汗阿玛吧,这样能提高好感值哦,小白认为送一鱼缸锦鲤就不错。]

        胤祁:“崽崽要,送礼物,给汗阿玛!”

        大家闻言才放心,这么小的孩子既然想送礼物,应该是喜欢对方才肯的……吧。

        ……

        今日停了朝贺,但三藩未平、台wan未收复、河道漕运未整治,更有葛尔丹虎视眈眈,康熙不可能真的闲下来。

        况又有中宫笺表那件事,这日的南书房热闹不已。

        有人脑补了一大堆皇上不满外戚势力过大的故事,有人则脑补了赫舍里氏和佟佳氏两家是不是没有表面那么和谐?准备打擂台了?

        “都说后宫不能干政,结果你佟家反行其道,管起皇上家里的事来了?不愧是国舅家啊!”

        明珠和索额图分庭抗礼,佟国维又是索额图的大舅哥,他怼起佟国维毫不客气。

        佟国维连连说‘不敢’、‘误会’,一个劲儿地表忠心。

        索额图则闭眼坐在一旁假寐,不发一语。

        等皇上来了,佟国维痛哭着下跪,“皇上,微臣知罪啊!”

        康熙淡淡撇他一眼,“朕的家事,稍后再说。”

        其他人:“……?”

        皇上这是没有恼了佟家啊?果然只是皇后的意思?还是赫舍里家的意思?

        没等议事结束,胤祁噔噔噔地闯进南书房:“汗阿玛,礼物,给你!”

        康熙一怔,听说有礼物,也不恼,笑问:“什么礼物?”

        跟来的太监立刻跪着捧上一个玻璃鱼缸,里面两条小锦鲤十分养眼。

        康熙还没意识到真正有价值的是鱼缸,还以为又是洋人献上来的东西。只抱起胤祁,笑问:“为什么送汗阿玛礼物?”

        胤祁很诚实:“要汗阿玛,好感。”

        康熙自动理解为,崽崽想要讨自己喜欢。

        他又问:“还送了别人礼物没有?”

        胤祁摇头,在小白的指导下,一字一句重复:“第一次,送礼物。”

        康熙惊奇,“你额娘也没有收过你的礼物吗?”

        “没有。”

        康熙高兴坏了,“哈哈哈好孩子!你想要什么赏赐,汗阿玛给你!”

        胤祁毫不犹豫:“好吃的!”

        胤祜这时候才姗姗来迟,请了安,告了罪,说明玻璃鱼缸的来历。

        南书房里的大臣们都惊到了,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大清自己烧制出了玻璃?!

        不是说,那个会制造玻璃的国家藏起了秘方吗?

        连索额图都是今日才知道,侄子常泰居然在闷声搞大事?!

        康熙大喜,传常泰小书房单独面圣,其他大臣都被他晾在南书房了。

        等常泰舅舅的空隙,胤祁提醒汗阿玛:“赏赐,好吃的!”

        康熙哈哈大笑,让人端了几碟糕点来。

        “谢谢汗阿玛,喜欢汗阿玛!”

        康熙听得心情大好。

        他第一次专注看崽崽吃东西,看他吃得那么香,好像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他也跟着有种满足感。

        看着看着,他也有了胃口,跟着吃了一些。

        梁九功看了甚是开心,皇上经常忙于朝政而忘记,平时进食也吃得少,能多吃一点,他都是欢喜的。

        吃着吃着,康熙觉得胤祁吃太多了,不让他吃了。

        胤祁扁扁嘴,指着鱼缸问康熙:“汗阿玛,鱼鱼,为什么,吐泡泡?”

        康熙:“鱼在水里换气。”

        胤祁:“不是!鱼鱼饿了,在流口水。”

        康熙:“……”

        康熙:“哈哈哈哈哈……”

        胤祜也在一旁忍俊不禁。看弟弟可怜,他故意请教汗阿玛问题,然后挡住汗阿玛的视线,从背后悄悄塞糕点给弟弟吃。

        胤祁好开心,美人哥哥真好!

        等常泰舅舅来了,胤祁觉得无聊,就抛出门口去找昨天的帅哥哥。

        “帅哥哥,你可以,跟崽崽,回洞窟吗?”

        胤祁虽然小,但他知道,美人哥哥和美人额娘都是他的家人,不用问,本来就属于他。可这个帅哥哥不是他的家人,所以他得征求他的同意。

        纳兰成德看着脚边的小不点,“回殿下,奴才要保护皇上,不能跟你回去。”

        胤祁一脸失望,很快,他又想到什么,“那崽崽,可以,亲你吗?”

        纳兰成德嘴角抽了抽,刚要回答,就听到太子殿下的声音。

        “祁儿,你又在胡说八道!”

        说着,他把胤祁抱起来,远离成德。

        “要亲亲,亲帅哥哥!”

        “不可以!”

        胤祁扁扁嘴,快哭了。

        他真是好可怜一凶兽啊,吃不能吃饱,美人不能带回去,还不能亲亲!

        越想越不甘心,胤祁抱住美人哥哥的脖子,在他脸上啵唧一口,这才稍稍感到安慰。

        胤祜:“……”

        ……

        坤宁宫。

        今日有许多妃嫔来请安试探,却还是被拒之门外,说是皇后娘娘又被佟佳贵妃气病了。

        唯有两人,被请进了坤宁宫。

        惠嫔和荣嫔暗中交换了个眼神,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款的茫然。

        皇后未施粉黛,绑着深色的抹额,唇色苍白,即使原来有十分颜色,也只剩下了三分,确实不是很康健的样子。

        “你们二人也知道,本宫责罚佟佳氏的事情了吧?都说说你们的看法。”

        两人面面相觑,接着轮番拽文嚼字,一通文绉绉、七拐八绕的话下来,就是一个中心思想:贵妃在宫中结党营私,不利于后宫的和谐发展和皇子公主们的健康成长,以及,皇后英明。

        秀敏勾了勾唇,“说得很好。如今本宫抱病在身,贵妃犯错,后宫无人打理,今日叫你们来,是想让你二人共同协理六宫事务。”

        荣嫔惊诧:“啊?”

        惠嫔却是惊喜:“嫔妾愿为皇后娘娘分忧!”

        皇后看了眼荣嫔,“你是不是有什么疑惑?”

        荣嫔小心问:“回娘娘,我二人在后宫姐妹中不算出色,娘娘为何……”

        当然是因为这两位在历史上有名有姓,康熙四年就进宫,然后安安稳稳居于妃位,活到了雍正年间。

        你就说牛不牛?

        至于同期册封、却比她们地位还要高的几个嫔,从册嫔后就再无历史记载,后来更是连妃陵墓都没有入,不是犯了大错很难说得过去,她不敢用。

        当然秀敏是不可能说实话的,但用人的理由她可以找到一大堆。

        “大家都是康熙四年进宫的好姐妹,这些年来你们安分守己,孕育皇嗣有功,本宫自然最信重你们。还记得当年大皇子出生,正是鳌拜当权……”

        谈起当年,又忆及早年几个孩子的早殇,三人不免共情,关系都亲近了几分。

        荣嫔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她统共生了六个孩子,只活了三个。

        “若不是皇后娘娘力排众议推行牛痘,连我的长生也可能保不住。如今天花之患已解,嫔妾是断不愿后宫出现新的‘人祸’,危及皇嗣安危的。娘娘,嫔妾愿为您分忧!”

        惠嫔也道:“没错,后宫本该是皇上温馨安全的家宅,而不是尔虞我诈的战场。”

        秀敏正想再说几句鼓励的话,就听见一声清脆的‘额娘~’,胤祁从门外哭着跑进来,扑到她膝上。

        “怎么了?”秀敏蹙眉。

        胤祁抬起泪水涟涟的脸“额娘~钱嬷嬷坏!不给吃,崽崽饿饿,嗷呜呜呜……”

  https://www.syt2008.com/book/33082/191594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