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清穿之团宠饕餮小皇子 > 8. 康熙爷带娃日常

8. 康熙爷带娃日常

        小饕餮完全被风度翩翩、武艺超群、身姿挺拔的‘成德’迷住了!

        他呆呆地看着对方,一手按着刀柄飞跃而来,一手在他手背上刮起一阵凉风,两条毛毛虫就被他抓走了。

        接着又是一个优美的转身,汗阿玛身上的毛毛虫也不见了。

        康熙尴尬地咳了几声,“上天有好生之德,祁儿,让侍卫将毛毛虫放生好不好?”

        胤祁眼睛一眨不眨,仰头盯着纳兰成德的脸,含糊地嗯啊了一声。

        见对方听他答应,转身就要走,胤祁下意识一把抱住他的腿不让走,“好帅,哥哥~”

        崽崽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帅哥哥!

        ‘帅’这个词,是混沌叔叔教给他的。

        康熙却听不懂,但结合语境,也知道是好词,他正乐于转移话题,让胤祁忘记刚刚他汗阿玛不威严的一幕,就问:“好帅是什么意思?”

        胤祁发现汗阿玛居然不知道,他担心帅哥哥也不知道自己在夸他,一本正经地解释:“女子好看,是漂酿,男子好看,是帅!”

        纳兰成德耳根微微红了,“谢殿下夸奖。”

        康熙之前也被胤祁夸过好看,所以他看了看成德的脸,倒是不酸这个,他酸的是:他和成德同年出生,他儿子居然叫成德‘哥哥’?!

        康熙抱起胤祁,让成德出去,想跟他好好说道这个身份和辈分的问题。

        不料胤祁抱不到帅哥哥,立刻挣扎起来:“要哥哥,帅哥哥!”

        成德不会违抗主子的命令,风一样地出去了。

        康熙循循善诱,“你是主子,他是侍卫,你叫他名或者字就好,而且按照辈分,他也是叔伯辈,不是哥哥。”

        胤祁的标准不容置疑:“不,帅男子,哥哥!丑的,叔叔,伯伯!”

        康熙:“……”

        康熙试图再次教导他,谁知胤祁大哭了起来,还非要他承认帅的叫哥哥,丑的叫伯伯。

        康熙想起带走胤祁时,皇后的交代的话:

        “祁儿正在规则敏感期,很多事情他心里有自己的一套规则,也就是认他自己的死理,他要是哭了你别跟他讲道理,多顺着他点,等他心情好了再慢慢教。”

        康熙不得不顺着哄他,一个头都两个大了,胤祁才不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宜嫔来了。

        她一来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团子,眼圈红红,脸上全是泪痕,不由怒从胆边生,气呼呼质问:“皇上,你怎么能欺负一个小孩子呢?”

        康熙:“???”

        到底是谁欺负谁?

        不过话说出口,宜嫔就知道自己失言了。她捂住嘴,“咳咳,我是说,九皇子怎么哭了?”

        胤祁水洗过的漂亮眼珠子看着她,因为陌生,不肯开口说话。

        看康熙也不想解释,宜嫔尴尬了,她从身后的宫人手上拿过来一个碟子,献宝似的摆到胤祁面前。

        “九皇子殿下,这是糖莲子、这是酸枣糕、这是桃片,你要吃吃吗?”

        “要!”胤祁闻到了很香甜的味道,顿时觉得这个美人姐姐亲切了起来。

        拿来吃之前,又想起汗阿玛教的称呼,乖巧地道谢:“谢谢,凉凉~”

        宜嫔笑弯了眼睛,“不客气不客气!”

        啊啊啊这发音也是超可爱的!

        康熙却阻止了:“要吃晚膳了,不能吃糕点。”

        胤祁一听,立刻眼疾手快地拿了抓了一把糖莲子,塞到嘴巴里,两个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活像一只嘴里塞满松子的小松鼠。

        啊啊啊啊啊,小团子为什么可以这么可爱啊?!

        晚膳摆上来,康熙让胤祁坐在他下首,宜嫔本该坐在他另一扁,但她暗戳戳地坐到了胤祁的另一边。

        徐嬷嬷要上前伺候小主子,胤祁却说他会自己吃饭了,他要自己拿勺子吃。

        徐嬷嬷要给他夹菜,宜嫔又说,她来就好,趁机把凳子挪得近了胤祁几分,自己也不要别人伺候。

        康熙眯着眼睛审视宜嫔,想从她的眼神和表情里,看出她对胤祁是有几分真心,还是只是为了迎合自己、博取好感,抑或是,另有所图?

        可他看了半天,竟发现宜嫔连个眼神也没给过自己。

        她就专心看着想要尝试着自己吃饭的胤祁,看他把身上和桌上都弄得乱七八糟,纠结着想要帮忙,又在被拒绝后满脸失落。

        康熙:“……”

        他家崽崽果然人见人爱。

        一顿晚膳下来,宜嫔自觉跟胤祁熟悉了不少,提出了想要抱抱他的要求。

        胤祁的小鼻子嗅了嗅,发现这个美人身上已经没有那种很浓的味道了,便张开了双手。

        嘿嘿,他最喜欢美人了,而且是新的美人。等他说话更流畅了,他要问问美人愿不愿意跟他回洞窟。

        但美人还没来得及把他抱起来,他就被扼住了命运的咯吱窝。

        身后有人突然叉着他腋下,把他抱得离美人越来越远了。

        胤祁急了,“凉凉,要凉凉,抱~”

        康熙把胤祁抱到自己怀里,对上宜嫔没抱到小团子茫然的眼神,自己也有点懵,他的手有自己的思想。

        他怎么会下意识做出这种类似‘争宠’的举止?还是争儿子的宠?!

        康熙尴尬了,“那个……咳咳,时辰不早了,祁儿今晚要留宿乾清宫,宜嫔你早些回去安置吧?”

        宜嫔愣了愣,心里不愿意离开,她还没抱上小可爱呢!

        她想了想道:“皇上,您传嫔妾乾清宫伴驾,等晚上又让嫔妾回去,您可想过,明日后宫里会传出多少关于嫔妾的难听话来?”

        康熙微微拧眉。

        宜嫔觉得有戏,“嫔妾可以留下来帮忙照顾九皇子的!”

        康熙却觉得不妥,胤祁毕竟还小,早年失去太多孩子的他,他不信任其他的宫妃离皇子太近。

        “这样吧,你先回去,朕稍后赏你一些东西。”这样别人肯定不会乱猜了。

        “……”

        宜嫔一口老血。

        她知道自己今天是没戏了,想了想,她只能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那嫔妾可以有个小小的请求吗?”

        “说。”

        “皇上也看到嫔妾拿来的那些糖果糕点了,翊坤宫备着这些,是因为郭贵人近日里孕吐得厉害,嫔妾想请皇上得空时,去看一看她。”

        “朕应了。”

        宜嫔走后,康熙才注意到,桌上几十道菜竟然空了一半,他有点懵,这些菜,是宜嫔吃掉的?

        ——总不能是祁儿吧?看他那个小肚子,也装不下那么多啊。

        一时间,康熙对于宜嫔宽松旗装下的肥胖身材,就有了画面。想到要宠幸那么肥胖的宜妃,康熙不自觉抖了抖一身鸡皮疙瘩。

        晚膳撤下后,胤祁就拉着汗阿玛要玩游戏,捉迷藏、老鹰抓小鸡、巴图鲁打怪兽、骑马打仗……全部游戏都得遵循他的规则,而且还是莫名其妙又幼稚的规则。

        堂堂一国之君,被他折腾得焦头烂额。

        原本他想让奴才们陪他玩,但胤祁说这是‘亲子游戏’,康熙不干,他能一秒落泪哭到声嘶力竭。

        康熙想要行驶君父之威,他哭着喊:“汗阿玛,不要,生气嘛~崽崽爱你!呜呜呜……”

        如果康熙不能温和地回一句‘我也爱你’,这句话他能重复说到天长地久。

        那双大眼睛无辜又纯真,仿佛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狠心的阿玛。

        这不是他的乖崽,这是神兽!

        如果胤祁知道他汗阿玛的想法,他一定又要较真了,他不是神兽,他是凶兽,超凶的,嗷呜~

        就在康熙想着,有什么借口能把这神兽还给皇后时,梁九功在门口探头探脑。

        康熙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有事?”

        梁九功进来回禀:“皇上,刚刚皇后娘娘动用了中宫笺表,斥责佟佳贵妃德行有失、结党营私,罚她撤绿头牌一年、令她在承乾宫佛堂抄写《华严经》全套百遍、乾清宫所有人禁足一年。”

        康熙闻言,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惊喜:有理由去坤宁宫了!

        完全没听清梁九功最后那一句:‘贵妃娘娘哭晕了’。

        过了一会儿康熙才反应过来,皇后这是何意?!

        半刻钟后,坤宁宫。

        康熙沉着脸质问赫舍里氏,“皇后,你这是在打朕的脸吗?”

        秀敏一脸无辜:“皇上,臣妾可是在帮你。这样你既不会有失公正,又在面上跟国舅爷一家有了交代,还不会跟你的亲亲表妹伤了情分,反正坏人都是我做的。”

        “你……”康熙瞪眼,正要发火,双腿又被抱住了。

        胤祁仰着头,一双眼睛要把人心都看化了,“汗阿玛,不要,生气嘛~崽崽爱你!呜呜呜……”

        康熙:“……”

        胤祁坚持不懈:“崽崽爱你~呜呜呜……”

        康熙:“…………”

        康熙吸气呼气,看看似笑非笑的皇后,又看看哭得好不可怜的孩子,最终也只能抱起胤祁,好声好气道:“不生气了,汗阿玛也爱你。”

        康熙重重地叹出一口气,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胤祁破涕为笑,抱着他的脖子蹭蹭。

        小白刚刚告诉他,汗阿玛要是生气,额娘会倒霉的,他得保护额娘,额娘才能护他顺利长大。

        夜深了,康熙起驾要回乾清宫:“朕回去静静,祁儿今晚你且带着。”

        不料胤祁闹着要跟他走。

        康熙有点欣慰,他今天虽然被这小神兽折腾得够呛,但是增进了父子感情,祁儿都离不开他了。

        他玄烨不但帝王做得好,连为人父恐怕无人能及。

        秀敏也折腾够他了,劝了几句就把胤祁留下了。

        康熙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正要踏出殿门,又回头指着皇后哼了一声:“敏敏,你,很好!”

        皇后对着他的背影扬声喊:“别叫我敏敏,叫我秀儿!”

        等康熙离开了,秀敏有点酸地问胤祁:“崽崽,你这么喜欢你汗阿玛了啊?还要跟他回乾清宫?”

        她不禁想问,康熙做了什么,才多久,就让晚上一定要跟她睡的崽崽肯跟他睡?

        不料答案让她差点笑喷:“崽崽,要找,帅哥哥~”

        “帅哥哥?谁?”

        胤祁想了一想,“侍卫,成德,帅哥哥~”

        秀敏:“噗嗤~”

        看来皇帝又自作多情了啊?

        ……

        皇后的中宫笺表,当晚就震惊了后宫。

        太皇太后听闻以后,竟欣慰地点点头,“有个皇后的样子,佟家啊,是该敲打敲打了。”

        皇太后赞同地点头,又叹气:“但愿佟佳氏能就此收敛,这前朝、后宫要是总有人爱争权,最终苦的还是年幼的孩子们啊。”

        “咔嚓——”太皇太后不小心剪断了开得正好的一朵蔷薇,心头顿时有些不悦。

        “是啊,特别是中宫那两个孩子……”

        比起两位长辈的忧心,康熙的后宫可就是幸灾乐祸居多了。

        其中笑得最欢的是宜嫔,“《华严经》全套?几百万字,抄百遍?还得在佛堂抄?这辈子贵妃都抄不完吧?皇后娘娘太有趣了哈哈哈……”

  https://www.syt2008.com/book/33082/19159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