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清穿之团宠饕餮小皇子 > 5. 蝴蝶,好忙~

5. 蝴蝶,好忙~

        如果说汗阿玛的龙气是香喷喷、金澄澄的蛋糕,那乌库玛嬷的病气,就像是乌漆嘛黑的怪兽。

        胤祁想起穷奇叔叔给他看的奥特曼,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奥特曼,要去打小怪兽啦!

        太皇太后是在回宫途中着了凉,感冒发热咳嗽,整个人都恹恹的。

        皇后来看她,倒是让她惊喜不已,非要坐起来跟秀敏说话,语气亲昵:“敏儿,快过来让我看看!”

        秀敏不禁觉得内疚,她因为一场机缘,知道许多后事,选择了称病避在坤宁宫里,只一心带娃和自保,已经许久没出来走动了。

        此刻见了太皇太后,昔日受她关怀怜爱的种种回忆涌上来,又看到她眼中的惊喜,秀敏喉咙梗住:“皇祖母,是敏儿不孝!”

        即使她也时常给太皇太后送好东西,每日遣人问候,到底比不上两人能面对面说话来得贴心。

        苏麻喇姑进来时,两人正说到从前一些趣事,“皇后娘娘一来啊,主子瞧着精神头可好了不少。”

        苏麻喇姑笑着,正要给两人送上奶茶,谁知一眨眼,一个圆滚滚的奶团子,从她脚边的矮凳,爬上了太皇太后的炕。

        “乌库玛嬷,抱抱~”

        “诶?!”小团子在炕边摇摇晃晃,三人俱是吓了一跳,手忙脚乱要去抱。

        没想到胤祁自己往前一扑,扑到了太皇太后怀里。

        “嗷呜~”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胤祁在太皇太后脸上嘬了一口。

        “哎呀!”太皇太后又好笑、又焦急,“乌库玛嬷是风寒,祁儿快去你额娘那里。”

        不消她多说,秀敏已经上前把胤祁抱开了。这小家伙昨日才病过,她可不敢大意了。

        “啪——”

        “叫你调皮捣蛋!”秀敏一巴掌拍在胤祁的小屁股上。

        胤祁扁了扁嘴,眼泪珠子一秒就掉下来了,“呜哇……”

        “……你哭啥?”秀敏无语,冬日衣服很厚,她也没多用力啊?

        太皇太后不赞同道:“哎哟你打他干嘛?瞧把孩子疼的!”

        秀敏:“……”她冤枉啊!

        胤祁也好冤枉、好委屈,他明明帮乌库玛嬷吃了好大一口病气,额娘还打他!

        更让他伤心的是:病气超难吃哒!

        “呜哇……”

        胤祁哭得好大声,还停不下来。无法,秀敏只好带着他告辞,免得扰了太皇太后养病。

        等两人回到坤宁宫,胤祁已经睡着了。

        此刻他正利用血脉之力消化着病气,因为有了昨天的教训,他没敢吃太多,睡眠能帮助他更好消化。

        过了午时,于百忙中抽空吃午膳的康熙,见到了送锅茶和饭菜给他的苏麻喇姑,他顿时倍感惊喜。

        皇帝的膳食规制,每顿都有一百多道菜,虽然这几年因为三藩之乱、国库空虚,康熙下令削减用度,也有几十道之多。可那些菜都是早几个时辰做好温着,等帝王传膳端上来,早就失去了原有风味。

        所以只要太皇太后精神头好,都会吩咐慈宁宫的膳房,给康熙送新鲜的膳食。

        苏麻喇姑能来送膳食,就代表太皇太后可能好上一些了。

        一问之下,苏麻喇姑果然道:“今早皇后与九皇子去探望主子后,主子便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吃了两碗锅茶,还在花园里走了小半个时辰,中午又足足用了两碗米粥、小菜若干,病气已去了大半呢。”

        康熙听完,喜不自胜。

        下午处理完紧急政务,就去了慈宁宫问安。

        太皇太后正在慈宁宫的花园里赏花喝茶,风寒症状尽去,只余了几声咳嗽。

        他陪着说了一会儿话,见她精神甚好,便提起想将乌雅氏生的皇十一子抱给佟佳氏养的事情。

        太皇太后一针见血:“我且问你,你是要将孩子给了佟佳氏,还是只让她养着。”

        康熙一噎,尬笑道:“表妹小产多次,想来是很难有子了,我确实有意改玉牒,将十一记在她名下。”

        太皇太后昵了他一眼,“只要她二人愿意,我没什么意见。只是,你需得想清楚、说清楚。”

        “儿臣省得。”

        当晚,康熙便翻了佟佳贵妃的绿头牌。

        可还未等轿子去接佟佳氏,皇帝就得了怀孕的通贵人意外摔倒,传了太医的消息,直接往储秀宫去了。

        佟佳氏欢喜地沐浴更衣,精心装扮,却只等来了康熙让她自行安歇的口谕。

        ……

        “听说,昨晚贵妃气得摔了一对唐代的古玩花瓶呢。”

        一大早,曹嬷嬷就在皇后耳边汇报听来的八卦。曹嬷嬷可不是喜欢说长道短的人,闲话能传到她这里,定是已经传遍六宫了。

        胤祁动了动小耳朵,有了血脉记忆后,他的五感可灵敏了,额娘和曹嬷嬷要耳朵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那些都不是他感兴趣的内容,他现在满心惦记着,要去乌库玛嬷那里吃牛肉干,然后吃掉她的病气报答她。

        胤祁吃了一碗鱼片粥,两个小笼包,还想继续,乾清宫来的钱嬷嬷就开口了:“殿下,您吃的太多了!”

        “哼!”胤祁傲娇地一扭头,“额娘,要~乌库玛嬷!”

        秀敏也还想去太皇太后那里尽尽孝心,便命人去库房处选了些上好的药材和砖茶,往慈宁宫去了。

        太皇太后今日感觉自己大好了,一看到胤祁就迫不及待地说:“乖祁儿,来给乌库玛嬷抱一下。”

        昨天乖祁儿主动要给她抱,她却推开了他,他肯定很伤心。

        好在小孩子忘性大,祁儿又一向是个乐天的性子,咯咯咯地笑着就扑到她怀里,抱住她的脖子,又是“嗷呜”一口。

        被可可爱爱的小曾孙这么亲近,太皇太后甜得心头泛起一阵阵甜蜜来。

        福临和玄烨都是幼年登基,从小就被她按照帝王的要求培养,几乎没有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也不敢跟她如此亲昵。

        胤祁这样黏他,让她感觉心里空缺的那一块被填补了,心口满满涨涨的,特别是每次被胤祁亲过,她就感觉神清气爽,什么病痛都没了,很是圆满。

        她却不知道,胤祁‘亲’了她之后,就开始眼泪汪汪了,yue~

        病气真的超级难吃的!

        还是苏麻喇姑在一旁提醒,“主子,小殿下怎么哭了?”

        秀敏好笑:“吃不饱呗。”

        说着,把康熙这两天派人盯着胤祁饮食,让他饿得嗷呜叫的事情说了。

        太皇太后:“孩子确实不能多吃,但也不能饿着。苏茉尔,去拿些有嚼劲的牛肉干来,那东西能吃久一点,也不至于吃太多。”

        胤祁如愿得到了牛肉干,苏麻喇姑还给了他一个小袋子装,可以别在腰上,不影响他玩耍。

        慈宁宫的花园很大,胤祁玩得很开心,还指挥宫女扑起了蝴蝶。

        秀敏想起前两天才教过胤祁蒙语的蝴蝶发音,就问他:“崽崽,过来告诉乌库玛嬷,蝴蝶怎么说?”

        胤祁跑过来,小脸玩得红扑扑的额头还有一层博汗,“蝴蝶,没有说话,蝴蝶好忙~”

        “噗嗤~”太皇太后被逗笑了,拿帕子给他擦着汗,问:“它忙什么呀?”

        胤祁:“忙着吃、吃好吃的,花蜜,呲溜~”

        “哈哈哈……”太皇太后抚掌大笑,“祁儿这是又馋了?苏茉尔……”

        很快,胤祁又得到了好甜好甜的蜂蜜水。

        乌库玛嬷真好啊,虽然她脸上都是皱纹不好看,但是胤祁还是决定要喜欢她。

        午时,乾清宫。

        听说了胤祁的童言童语,康熙也是一口汤差点喷出来。

        “这小子脑瓜子灵得很嘛,可惜说来说去就是绕不开一口吃的,没出息。”

        嘴上说着没出息,嘴角却高高翘了起来,很自豪的样子。

        苏麻喇姑见状,夸道:“九皇子这聪明劲啊,都是随了陛下呢。”

        康熙得意大笑,“行了,我会吩咐下去,可以让他适当多吃一点,别搞得好像朕亏待了孩子似的。”

        等康熙用完膳,苏麻喇姑提了食盒要走,他才状似无意地问:“皇后这两日,可是也大好了?”

        苏麻喇姑了然笑道:“奴婢瞧着,皇后娘娘确实气色不错,胃口也很好,陪着主子在花园里也能走上半个时辰不见疲色呢。”

        康熙眸色微闪:“辛苦姑姑了。”

        是夜,翊坤宫。

        郭贵人的宫女杏儿正欲外出,却被宜嫔跟前的刘嬷嬷给拦住了。

        “这么晚了,姑娘去哪儿?”

        杏儿眼神躲闪,但面对手段素来强硬的刘嬷嬷却不敢不照实说:“贵人孕吐不止,奴婢想去禀报皇上……”

        须臾,杏儿和郭贵人一起被带到宜嫔跟前。

        郭贵人脸色苍白,战战兢兢,“姐姐,我……”

        “别急,”宜嫔悠哉悠哉地喝着茶,“你怀着身孕,坐下再说话。”

        晚来天冷,刘嬷嬷给郭贵人上了茶,她却只看了一眼,并不喝。

        姐姐本身圣宠最浓之人,却承宠一年多未有身孕,这几日又对她着实冷淡,她实在是怕姐姐多想,妒恨之下,保不准会做些什么?

        “呵。”宜嫔冷笑,“怎么,怕我害你啊?”

        “没、没有,妹妹不敢。”

        宜嫔当啷一声放下茶碗,“放心,我这人不喜欢用阴招,也担不起谋害皇嗣的罪名,只会帮你保胎,不屑于暗中害人。”

        郭贵人正想开口辩解些什么,就被宜嫔再次打断了,“说说看,这么低劣的争宠手段哪里学的?你那小妾娘亲?”

        郭贵人心下一痛,咬住唇瓣,不语。

        “你以为昨晚通贵人闹了那么一出,把皇上从贵妃处截了去,就想着照猫画虎了?”

        郭贵人:“妹妹是真的不舒服……”

        “我管你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宜嫔冷嗤,“你既在我宫里住着,又是我郭络罗家的女儿,就不能做这么掉份儿的事情,没得别人以为是我的授意。”

        宜嫔:“姑奶奶今儿就明明白白告诉你,这招对皇上没用,并且还会适得其反。”

        见郭贵人低眉顺目,却不吭声的样子,宜嫔就知道她不服气。

        她重新端起茶碗问:“你知道今晚皇上去了哪儿吗?”

        郭贵人抬头:“皇上今晚并未翻牌子……”

        所以她这样做,跟通贵人可不一样,不是跟谁争宠。

        宜嫔却又笑了,这回嘲讽的意味十足,“那你可知,皇上去了坤宁宫?”

        “啊……”郭贵人面上血色顿失,小腹一阵坠痛。

        宜嫔:“跟皇后争宠,你可真能耐。”

        郭贵人捂住肚子,扶着椅子下跪:“谢姐姐救我……”

        最近几天,久病不出的皇后日日去慈宁宫问安,还一待就是半天,后宫妃嫔们免不了多有猜测,若皇后真的病愈,后宫的局势又得变一变了。

        宜嫔一个眼色,刘嬷嬷就将郭贵人扶了起来。

        她继续慢悠悠道:“郭络罗家根基不在京中,父亲选了你我二人进宫,就是希望遇事能够守望相助,你也别说我做姐姐的不帮你,过两日,我自会帮你……”

        此时的坤宁宫,康熙正跟着胤祁大眼瞪小眼。

        刚刚,康熙直接表示:老子今晚要跟你额娘睡觉,你今晚就跟乳母嬷嬷睡。

        胤祁:“汗阿玛,没有,额娘吗?为什么,跟我抢?”

        康熙一愣,没想到他是这样理解的,接着便憋笑着佯装悲伤:“是啊,汗阿玛的亲额娘去天上了。”

        胤祁一把抱住秀敏的大腿,怜悯地看着康熙,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说:“额娘,我的!不能抢!”

        康熙也不恼,继续逗他:“祁儿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自己睡了。”

        胤祁:“汗阿玛,更大,自己睡。”

        康熙:“……”

        “噗嗤~”秀敏实在是没忍住,她怎么感觉,玄烨的智商被崽崽碾压了呢?

        康熙自己并不这么觉得,他认定自己之所以会说不过崽崽,根本原因还是秀敏和崽崽以多欺少,而且崽崽说不过就哭,他实在招架不住。

        可他也不乐意就这么‘败北而逃’,最终,他和崽崽都勉为其难同意了三个人一起睡。

        秀敏想到崽崽的杀伤力,犹豫再三,还是劝道:“皇上,明日冬至,你要祭天,还是别跟崽崽一起睡吧?”

        康熙挑眉睨她一眼,“敏敏,朕为了与你亲近,都退让到如此地步了,你还要如何?”

        “……”

  https://www.syt2008.com/book/33082/19159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