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这个大唐我来救 > 第240章 大朝会

第240章 大朝会

        大朝会始于西周,从汉武帝开始,岁首被定为正月初一,大朝会也被定在这一天,这种制度一直沿袭到清末。

        每年岁首,朝廷都会举行大朝会,这是规格最高的一种朝会,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次朝会。

        之所以说是最重要的一次,是因为这次朝会的参会人员多而广,不仅在京的文武百官都要来,各地藩王、公卿、公府、节度使都要或亲自或派至亲赶来参会,除此之外,附属国、友好国也都要派特使过来。

        虽然德宗常年居住在兴庆宫,但是由于大朝会规模大,必须要在大明宫才能容纳下数万人同时朝会,所以这次也不例外,朝会举办地点还在大明宫含元殿。霍子玉在去兴庆宫的路上就陆续见到大臣在往大明宫赶。

        霍子玉赶到兴庆宫的时候,宫人见霍子玉来到,未加阻拦,霍子玉留马在宫外,径自去了南薰殿候着德宗。

        不到半刻,德宗便和霍仙鸣出来了,随行的还有永王,德宗见霍子玉盛装过来,赞道:“好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英雄!哈哈哈,走,随朕去大明宫!”

        霍子玉不敢怠慢,赶紧跟上。

        出了兴庆宫,霍子玉骑马跟在御辇后,在一众禁军护卫下前往大明宫。

        这是霍子玉第一次来到大明宫,只见大唐文武百官自西侧建福门而入,其它各国使节从东侧望仙门而入,霍子玉则是与永王跟随德宗从丹凤门进去。

        来到金水河,前方就是御桥,按礼制,出御辇外的所有人都需要下马。而文武百官与各国使节在下马桥南必须下轿辇,霍子玉下马拍了拍乌骓马背,赤兔便跟随御马监的人去了。

        霍子玉第一次参加大朝会,一路都是跟着永王,而一向嬉皮笑脸的永王,今日除了刚开始见到霍子玉笑了,进入丹凤门后就一脸严肃,不苟言笑,霍子玉也算是知道大朝会看来确实很重要,礼制严格,没人敢乱来。

        以前在大明宫里,有左右金吾仗院,自从撤销执金吾后,两院也进行了拆解,过了御桥,就见到一大片空地,除了彩旗飘扬,东西近两公里的范围内,已经几乎站满了人,可谓人山人海,不过除了个别异族以外,没人大呼小叫,有的像永王一样一脸严肃;有的闭口左顾右盼;有的闭目养神;有的跟人打眼色交流;还有的在默念手里的奏本。

        到了卯时,钟楼与鼓楼报时过后,一名礼部官员读了一堆霍子玉听不懂的礼节规制,然后就听到宣布所有人的觐见顺序。

        此时,只见礼部的人开始逐一宣读各地王公卿爵上贡的物品以及属地内发生了哪些祥瑞,然后宣读自己接下来一年打算做些什么事,礼部官员念完一个,就过去含元殿下候着一个。

        霍子玉可没什么上贡的,他今天来也就只带了两个奏本,一个是王建代笔的禁军手册,一个是东林集团的建设情况。

        等小吏叫到霍子玉名字的时候,他感觉到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望来,不过他不以为意,眼观鼻、鼻观心地静静听着。

        当其他人听到天策军以及天策军共4军12万人马时,都吸了一口冷气,他们忽然明白为什么霍子玉为何什么贡品都没带就来了,人家给皇帝集齐了12万兵马,还有什么贡品是比这更贵重的?

        等众人听到东林酒业如今拥有酒坊600座、未来新酒月产量可达250万斤、月毛利润5亿两的时候,整个含元殿前广场上的人都发出了震惊的呼声!

        连霍子玉前面一直淡定的永王此时也无法再淡定,大呼道:“苍天呢,抢钱都没这么快!”

        霍子玉则是摆出一副淡淡的微笑,向众人点头,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变得复杂起来,有不可思议、有贪婪、有嫉妒、有质疑、有惊叹,霍子玉统统无视。

        由于贾耽身体抱恙,所以示意李光进维持秩序,作为副相的李光进大喊道:“肃静,大朝会禁止私语、禁止喧哗!”所有人这才将目光堪堪从霍子玉身上移开,但是霍子玉东林酒业给他们带来的震撼,犹如一记炸雷,久久在他们心头回荡!

        没有人是傻子,就算月毛利是5亿两,去掉各种成本后,至少还有4亿多两,大唐一年赋税,加其他茶、盐、柴、绢、粮食等收入折为银两,也才不到3亿两,它小小一个东林酒业一个月就净利4亿多两,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所有人也都听霍子玉奏本说了,新酒也就是刚开始稀缺才这么贵,很快利润就会骤降下来,每个月只能赚八千万两左右,众人一算,一年下来也是能有**亿两的利润,即便如此,也是如今朝廷税赋的三倍多,大唐朝廷再也不是缺钱的朝廷了,一年收成十几亿两,盛唐好像也没这么豪横过!

        最关键的是,只要有了钱,朝廷办事就简单多了,招募兵将、修筑军事、贴补百姓、赈灾救济、修桥补路,干什么都好说,这个霍子玉能在一个月内升为侯爷、平西将军,看来绝不是单纯依靠霍仙鸣的关系,有这理财能力,封个王都不过分!

        等念完自己的奏本,霍子玉在宫人引导下,来到含元殿下的东朝堂一侧站立。

        随后便是文武百官和番邦觐见,引起霍子玉注意的,有两件事,一件是除了义武、成德、朔方、卢龙以外,其它节度使几乎都来了,连一向被人诟病的魏博与淮西都派了节度使家大公子过来朝见。

        二是他发现不仅吐蕃人和葛逻禄使节很嚣张,连契丹人都很豪横,这些人嚣张到看霍子玉的眼神都充满挑衅,说话咋咋呼呼,粗俗不堪;豪横到称呼德宗的时候,连“陛下”都不叫,而是简单称呼为“皇帝”,其他大唐官员一脸愤慨,而不少节度特使则是一脸看热闹的样子,而番邦中除了渤海国与日本、新罗目有怒色,其他国家特使也纷纷露出看热闹的神情。

        眼见禁军将领中的王建要发飙,霍子玉缓缓摇头,以目光劝止他忍下来。

        霍子玉没有发飙,不代表他没有发飙的意思,只是因为截至目前为止,这些人还只是有失礼仪,并没有做出有损国体或者恶意挑衅的行为,他还在等,等待出手的时机。

        待宣读完所有人的供奉和奏本,已经过了快两个时辰,时间已经快到了午时。

        就在这时,霍仙鸣出现在含元殿前,只听他朗声道:“陛下有旨,宣三公九卿、各国使节、六部五品以上文武官员,含元殿觐见!”

  https://www.syt2008.com/book/32153/31967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