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汉末之并州匪政 > 第七十五章自身升迁与豪族叛徒

第七十五章自身升迁与豪族叛徒

        赵歧作为敦煌太守,新官上任三把火,完全没有束手束脚。直接颁布政令,豪强必须将多余的土地分给贫困百姓。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豪强要么接受,要么被大军碾平。

        当初张瑞便有些莫名怪异的感觉,直到今天被苏则提醒,张瑞才蓦然发现,原来臣下们,早已经切身体会到了骠骑将军府的强盛。

        已经可以打破约束,以最佳方案,处理各种政务。

        豪强、商贾,要么接受官府限制,让利于百姓。要么干脆被官府所封杀,失去一切利益。

        如今强盛的官府,再不被任何豪强、世族或商贾所威胁。

        哪怕强盛如太原王氏,若自己以为一家独大,可以威胁骠骑将军府。那等待王氏的也是萧条衰落。

        只要张瑞下令,凡王氏族人,三代以内不得出仕。强盛一时的太原王氏,其衰落也将比红楼贾府还要迅速。

        关西有太多读书人、将门子弟以及豪族世家将会取代王氏子弟所留下的位置。

        而回到西域商队这件事当中,官府强势要求所有商队自域外返回,都必须带够一定份额的布帛,无论是胡商还是诸夏,都必须遵守此令。

        这无疑不符合所有商人的利益。但却没什么道理可讲,官府就是要从商人的利益中取出一部分,匀给普通百姓。

        商人们要么选择接受这个条件,从而获得丝绸之路的入场权。要么干脆无缘入场,不要妄想贩卖诸夏丝绸前往西域获取巨额财富。

        商人,尤其这种跨越上万里进行贸易的豪商,通过骠骑将军府稳定的社会秩序,道路治安,获得了天价财富,必须担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

        不能任由彼辈一直依附在骠骑将军府身上吸血,自己脑满肠肥,却对平民百姓无所益处。

        张瑞赞扬的对苏则说道:“汝之提议令孤醍醐灌顶,孤以往的确对豪族太过仁善。稍后孤将召集内阁阁辅以及民部中郎,认真商讨豪族究竟该如何造福诸夏子民。”

        其实张瑞特别反对一种看法,那就是所有官僚都沆瀣一气,所有世族、豪强子弟都鼠目寸光。整个阶层铁板一块,所有人都为了阶层利益,完全不顾百姓死活,国家危难。或者说所有人都为了阶级利益,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个人得失,生死荣辱。

        后世许多无良公众号,完全不看史书,为了流量,怎么危言耸听,怎么信口开河。

        在其描述下,整个封建时代的官员,全是蝇营狗苟之辈。为了官员利益,为了世家大族,反对一切有利国家的政策。亦不顾自己个人受宠升迁、身后青史名誉。

        先不说有多少仁人志士,为了救亡图存,富国强民,前仆后继。

        就范文正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说法,这些人都能视而不见。

        为了能够使国家强盛,为了百姓富足。范仲淹主动上书,请求削减官员俸禄,精简官员,减少恩荫。为了国家利益,带头削减官僚福利,这一刀一刀的全是砍向自己所处官僚阶层。

        在范仲淹的改革下,宋朝政局面貌一新,迅速精简了官员机构,强化了军事武备,科举一改清谈之风,实才大兴。全国各地,学校纷纷兴起。

        于是范仲淹被评价为:“公以王佐之才,遇不世出之主,竭忠尽瘁,知无不为,危言鲠论,建明规益,身虽可绌,义则难夺,天下正人之路,始公辟之。”

        无论是“竭忠尽瘁”还是“天下正人之路,始公辟之”,都证明范文正公的确是一身正气,为国为民。

        或许很多普通人自己做不到很多善事,但并不妨碍人们愿意相信,这世间的确有公忠体国的官员。有人在边疆默默无闻,奉献一生。有人在中枢朝廷,大刀阔斧改革。完全不在意世族、豪强那些蝇营狗苟。

        一位官员,他可以出身世族,但不代表他本身脑子里时刻想着的都是维护豪强利益。很多时候,整个阶层的利益,与官员个人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

        哪怕汉室大部分官员出身豪强、世族,上台之后,推行的政策也是限制豪强,抑制兼并。

        张瑞相信,若是自己坚定立场,要从豪族的利益中取出一部分匀给普通百姓。会有大量官员,为了受到赏识,快速升迁,投自己所好,提出行之有效的方案。而这些官员中,也不乏一些出身世家大族的子弟。

        苏则已经预料到了自己这份提议,将导致整个天下的豪族、商人都利益受损。但那又如何,自己因此而受到了孟侯的赏识,一跃高居从三品安西节度使,作为封疆大吏,掌管西域上百万百姓生死荣辱。无数豪族、商贾都要看自己脸色,才能顺利通过丝绸之路。甚至自己整个家族都跟随着飞黄腾达。

        这么大的利益,孟侯可以赏给自己。难道豪强们也能赏给自己?那简直是开玩笑,有这份能力掌管百万人命运,彼辈自己就能够飞黄腾达,还需要拉拢苏氏?

        于是苏则进一步坚定了内心,继续为张瑞出谋划策,说道:“衣之一事解决,接下来便是粮食。长安官员皆知晓太尉一大夙愿,便是能收割域外粮食,补给我诸夏子民。”

        “此事,某以为则不能一味以政令逼迫豪族商贾。激起彼辈逆反心理,彼辈必然只按最低份额来输送。某以为可参考太尉此前在太原所设免税、减税之令。凡商队自域外运送果蔬、牲畜、谷物至中原者,按份额予以减免赋税,甚至分量极大者,予以免税。”

        张瑞深以为然,这项政令是具有可行性的。商队运送这些牲畜、谷物、瓜果、蔬菜,并非无偿捐献给官府。

        而是依旧归其所有,可以自由贩卖,依然具有利润。无非是利润不如那些奢侈品。

        但这有个很方便得解决方法,那就是扩大商队规模。商队规模越大,其他奢侈品得数量也就越多,整体减免的赋税也就越多。

        简单得数学曲线,很容易就能算出商队规模多大时,减免的税赋将超过运粮成本。

        而官府也能算出,在多大规模时予以商队免税,能最大限度的增加粮食收入,又不会亏损太多赋税。从而引导商队尽可能地在运输成本,与赋税减免之间,取得合理数值。

        毕竟这个时代,丝绸之路一切运输都靠人力、畜力。若官府设置一百万石粮食才能免税,这豪族们直接就放弃了。要运输一百万石粮食,需要动用数万人,完全不是豪族们可以实现的。

        所以说,数算是重中之重。各行各业进步,官府管理的完善,都离不开数算的发达。

  https://www.syt2008.com/book/32061/319606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