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娇华 > 692 把他废了(二更)

692 把他废了(二更)

        郭岩川皱眉:“怎么,你回来是告状的?”

        “我知道外祖父不在家,不然我不会来,”沈冽往身后靠去,姿态慵懒轻闲,“自投罗网一说,为时尚早,我今日回来是做个彻底了断,以免日后世人总将我与郭府牵系一起。你们听着不快,我亦觉得难受。”

        郭鸿博冷笑:“不愧是姓沈!”

        沈冽没有表情,黑眸安静看着他。

        郭鸿博读不出这是什么眼神,但他觉得害怕。

        以前便不喜欢沈冽,但至少有一种可以“掌握”住的感觉。

        现在的沈冽,陌生且……残忍。

        不知这个形容,对不对。

        “你要如何了断?”郭岩川问。

        翟金生上前,自怀中取出一封文书:“郭三爷。”

        郭岩川对翟金生十分熟识。

        翟金生沉默寡言,但办事利索,是最得力的暗卫之一。

        当初正是郭岩川亲自选出他作为前去游湖县的暗卫。

        “三老爷”变成了“郭三爷”,郭岩川心底冷笑,接来这封文书。

        纸上内容极长,行文工整,字句简练,一件件统计这些年沈冽为郭府所办之事。

        精准详细至年份日期,有些甚至标注了时辰。

        郭岩川越看越呆,这什么都给记上了……

        那些外出办事,送人,救人,送货,抢货的便罢了。

        竟还有郭鸿博的小儿子在明知他不爽的情况下,强行摸了他的佩剑这种小事。

        郭七爷郭舞墨的女儿钟爱的一盆兰花死了,恰好正平苑也有,趁沈冽不在郭府时,喊人给抱走了。

        沈冽订制的盖州墨,被郭十二郎拦截了一大半。

        沈冽所穿衣衫风度翩翩,惹了郭裕眼馋,也令人做了一件,几乎撞衫。

        ……

        “有这事吗?”郭岩川问郭义文。

        郭义文火气正旺,垂头瞄了眼,收走目光时眉梢扬起,又垂下头细看。

        “……我不知道。”郭义文道。

        “你这心胸,”郭鸿博都气笑了,“好你个云梁沈氏!真真是狭窄狭隘!”

        “是杜轩写得,”郭岩川淡淡道,“仇也是杜轩记得。”

        “有差别吗?”郭鸿博反问。

        郭义文抬手揉了揉眉心,深吸一口气:“沈冽,三郎和六郎,你将他们如何了?”

        “郭三爷,”翟金生说道,“信上内容看了个大概,该有所了解了吧?”

        “你想说什么?”郭岩川说道。

        “无论是恩是怨,两清了,”戴豫说道,“从今之后,我们和郭家恩断义绝。”

        “还没。”沈冽出声说道。

        戴豫朝他看去。

        “我的信,”沈冽看着郭岩川,“郭三爷,这几年所有寄给我的书信,被你们拿去了哪?”

        郭岩川神色浮起心虚。

        沈冽双眸一沉:“怎么?”

        别说寄来的书信,便是沈冽抽屉中的书信,都已经被拿得七七八八了,从外新寄来得,更不必说。

        早便拿他当敌人了,何来这些细节讲究。

        安静一阵,郭岩川说道:“沈冽,郭家已无你容身之处,寄来郭家的书信,便是郭家的。”

        戴豫沉下脸:“那些书信眼下在何处?”

        “三郎和六郎呢?”郭岩川寒声道,“他们是否真出事了?”

        “你若将信交出,我们便给你消息。”翟金生说道。

        “不会有信,”郭岩川摇头,“你们该担心你们眼下处境。”

        “郭家世代书香,郭三爷为世家子,窃人书信之举,不妥吧?”翟金生又道。

        “既已决裂,提此已无意义,你们必须立即说出三郎和六郎所在,不然郭家这道门,你们今日出不得了。”

        “如果出了呢?郭三爷岂不丢人?”戴豫怒道。

        “那便试试。”郭岩川沉声说道,神情肃正威严。

        戴豫握紧拳头,怒不可遏。

        三十多个新增暗卫这时从正平苑外赶来,在苑中候命。

        还会有更多人马。

        虽然郭家的兵卫置所在醉鹿益度县郊外,离醉鹿府有十五里,但郭家仅在醉鹿府的人手,对付势单力薄的沈冽,远远足够。

        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寄来郭家的书信,便是郭家的,”沈冽淡淡说道,“郭三爷,自你口中说出此话,真令人刮目相看。”

        郭岩川负于身后的左手,在家常素袍下亦握作拳头。

        沈冽过分俊美的面庞没有太大神情,甚至语气都没带上讥讽,但郭岩川觉得自己抬不起头。

        “沈冽!”郭义文叫道,“我最后一次问你,三郎和六郎呢!”

        沈冽侧首拾起高几上的木盒。

        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什么清算,什么恩怨,都已无意义。

        念子心切的郭义文忍无可忍,一步上前,就要去抓沈冽的衣领。

        喉间骤然一紧,站在沈冽身侧的翟金生出手极快,瞬息掐住他的咽喉。

        与此同时,沈冽拿着木盒起身。

        郭义文发不出完整的话,只有支吾声。

        郭岩川和郭鸿博怒目圆睁,斥骂沈冽,想上前拦,碍于戴豫,他们不敢。

        屋外的暗卫们迅速进来,但只能眼睁睁看着沈冽朝外走来。

        郭义文在他们手里,暗卫们不敢乱来。

        灯檠灯火将沈冽的影子拉得极长,他在门口时驻足,恰月色如雪,落了满园霜白。

        垂头看了看手中盒子,沈冽说道:“废了吧。”

        云淡风轻的声音,像是在说,有点困了。

        伴随话音落下,翟金生单手迅速抽出匕首。

        一声惨叫乍响。

        鲜艳血水自郭义文手中喷薄。

        五根手指头飞落在地,一根飞出了院外。

        郭义文痛不欲生,满脸眼泪,惨叫连连。

        近在咫尺的郭岩川和郭鸿博吓傻了,后跌一步。

        但并没有结束。

        在一片惊呼声中,匕首刺入了郭义文的左眼。

        更惨烈的叫声响起,几乎要震碎人双耳。

        “住手!!!”郭岩川跺脚,声音尖锐。

        郭鸿博面色惨白,发不出半个字。

        直面残虐,是需要勇气的。

        鲜血喷然的一幕,最是触目惊心,可以直接击碎人心智。

        不少人将目光移向沈冽。

        年轻男子站在那边,沉默冷峻,身形清瘦高大,风华无双。

        “沈冽……”郭岩川喑哑叫道,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

        “父慈子孝,”沈冽淡声道,“郭义文,这是你儿子们送你的福报。”

        ------题外话------

        久违的两更!!!求表扬!!!

  https://www.syt2008.com/book/29081/19557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