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我不是野人 > 第九章儿子跟父亲

第九章儿子跟父亲

        第九章儿子跟父亲

        “广成子活了一千两百个寒暑!”

        隶首从头到尾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就这一句话,就让云川立刻在心底将广成子打入了大骗子行列,乌龟都活不到的年月,非要说一个人能活这么久,这是在欺负这个时代没有出生证明,没有户口记录!

        更是对聪明人心灵上的玷污,对聪明人自以为傲的智慧上的玷污。

        “哦,既然如此,崆峒山之行我就不去了,云川部最近有几头母牛要产仔,这是大事情,我不敢怠慢。”

        云川的决定似乎没有出乎隶首的预料之外,起身之后就告辞回轩辕部了,就像轩辕来的时候说的那样,云川看不起这个世界,也看不起这个世界上的神奇人物。

        但凡给别人这种感觉的人物,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白眼看天,指天骂地的狂徒,另一种就有阅遍繁华,处变不惊的天人。

        轩辕对于云川的事情知道的非常清楚,从嫫母处得知了云川幼年的所有事情,虽然嫫母不断地说云川是她的孩子,但是,轩辕对于这件事一直存疑,为此不惜与面貌丑陋的嫫母生下两个孩子,结果,这两个孩子都与常人无异。

        轩辕不太相信一些神奇的事情,这一次他之所以逼迫玄女,素女,目的就是想要借助一些外力来弥补轩辕部与云川部之间的差距。

        同时,他也想看看云川是不是与那些神异的人有没有关联。

        他一度认为,云川送素女过来本身就是一种谋略,而玄女,素女这些人在很大程度上可能与云川是一伙的。

        于是,就有了这一次邀请云川走一遭崆峒山的想法。

        现在,云川毫不在意的拒绝了,这让轩辕的谋算失败了,同时,他也不再那么肯定云川与玄女等人是一伙这个执念了。

        阿布送走了隶首,有些不解的问云川:“崆峒山有一万个智者,族长为何对他们不屑一顾呢?”

        云川笑道:“那些人都是属于轩辕的,不是属于我们的。”

        “为什么呢?”

        “阿布,你觉得云川部目前的发展好吗?”

        阿布点头道:“很好。”

        云川又问道:“我们的发展快吗?”

        阿布道:“日新月异。”

        “我们如果邀请那些智者,高人来到云川部,你觉得我们应该按照自己的发展计划前进呢,还是按照那些高人,智者的建议前进呢?”

        阿布斩钉截铁的道:“自然是按照我们的计划走。”

        云川瞅着阿布笑道:“既然如此,我们要那些高人,智者做什么呢?既然我们已经制定了发展计划,并且正在向前走,走的很好,很快,很愉悦,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改变呢?

        一万个智者,这么多年以来也没有听说把崆峒山地区建设成一个人类聚居的乐园,那么这些智者都在干什么呢?”

        阿布钦佩的道:“我王英明。”

        云川指着那些还在天宫里读书的孩子欢喜的道:“他们才是我们需要的智者,至于别的智者,不要也罢。”

        阿布同样看着那些孩子们道:“这些孩子比赤陵,睚眦他们更加的强大。”

        云川笑道:“以后,也会更加的难以驾驭,在这之前,我已经在教导他们的时候,在他们的脑海中放置了一些约束因素,很可惜,有些孩子愉快的接受了,有些孩子却时时刻刻都想挣脱我布置的羁绊,随时随地的都想挣脱出来。

        这样也好,等他们挣脱出来了,我想这个世界的面目就有了很大的不同,到了那个时候,世界将是属于他们的,他们也将获得自由。”

        阿布不解的道:“我没有发现族长对他们有什么羁绊,反而对他们充满了爱护之意,处处为他们着想。”

        云川大笑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恶,就叫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阿布想了很久终究不明白族长话中的含义,而族长也没有过多地解释,阿布只好把这句话记在心中,准备有空闲了再慢慢的品味。

        苍鹰回家吃饭的时候,虽然竭力将自己肿胀的左手藏起来,还是被细心地夸父发现了。

        “怎么,今天读书的时候犯错了?”夸父将儿子红肿的左手浸在一个装满冰冷泉水的水盆里,见儿子感觉舒服些了,就问道。

        苍鹰道:“我今天理解书中的含义,理解的有些错误,被苦儿指出来了,然后就挨了十下板子。”

        夸父听儿子这么说,也就不在意了,在天宫中求学的孩子,少有不挨揍的,既然挨了板子,这说明今天的课业是族长上的。

        如果挨了棒子,那就一定是精卫在授课。

        族长是一个非常好的人,能教会孩子们很多东西,精卫就不是一个很好的人,她自己对书本上的东西都不明白,只是仗着自己认识字,在哪里按照书本瞎念。

        对于精卫的评价不是夸父自己说的,而是出自族长只口,既然族长说精卫是在胡乱教,那就一定是胡乱教着呢。

        “那就吃饭吧!”

        苍鹰瞅着父亲转动着笨重的身体,如同以往一样给他端来了大份,大份的饭菜,想要说话,最终还是忍住了,将头埋进餐盘里大吃起来,他知道,只有自己吃的足够多父亲才会欢喜。

        就算是努力吃了,而且苍鹰还处在最能吃的小少年时期,他吃掉的饭菜还是不及父亲的四分之一。

        见父亲把自己吃剩下的饭菜也一扫而空之后,苍鹰也终于鼓足了勇气问道。

        “父亲,我是你的孩子吗?”

        夸父诧异的瞅了一眼儿子道:“你当然是我的孩子。”

        “我是说我是您亲生的孩子吗?”

        “那是当然,你是我跟你母亲的孩子,你出生的时候我就在边上,还是我帮你剪断了你跟你母亲连接的肠子,不过,可能是我做的不对,你母亲还是死了,你怎么想起问这件事呢,是不是有谁跟你胡说八道了吗?告诉我是谁,我撕烂他的嘴。

        儿子,你记住,我睡了你的母亲,第二天就有了你,就是这么回事,不要胡思乱想。”

        苍鹰听了父亲的话,也终于确定自己不是父亲亲生的孩子,他的心也就彻底的放在肚子里了。

        上前拥抱住坐在地上的父亲,深情的道:“我很幸运,可以成为夸父的儿子。”

        夸父嘿嘿笑道:“那就好,那就好,你就算长得没有我这么高大,可是你是最聪明的夸父。

        你身高的事情呢,父亲也曾经问过族长,族长说,大部分夸父都把吃下去的饭变成了肉长在身上,也有一种夸父会把吃下去的饭变成智慧藏在脑袋里。

        毫无疑问,你就是第二种,比第一种罕见多了。”

        苍鹰将脑袋顶在夸父巨大的脑袋上温柔的道:“我就是确定一下,只有是您真正的儿子,我才能心安理得的享受你的关爱。”

        夸父哈哈大笑,用蒲扇大小的手掌拍拍苍鹰的屁股。

        “你就好好的享受,只要是你父亲我有的,将来全部都是你的!”

        苍鹰流着眼泪道:“我拥有的,将来也一定是你的。”

        听着外边上工的钟声响起,夸父擦掉儿子脸上的眼泪,双手在儿子稚嫩的肩膀上按一下,就提起自己心爱的锤子去铁匠铺了,族长说过,今年的钢铁产量一定要超越去年一半才成。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又是云川教授这些孩子,苍鹰一直守在门外,直到云川懒洋洋的来了,他才施礼道:“我有一些不解的事情,能否请族长单独为我解答?”

        云川斜着眼睛瞅瞅这个别扭的小孩子答应道:“可以!”

        说完就率先走到了一颗大伞一般的松树下。

        “族长曾经说过,夸父有两种,一种长肉,一种长脑子是不是这样?”苍鹰急促的问道。

        云川瞅着那个孩子急切的脸摇摇头道:“瞎扯,夸父就是夸父,虽然与常人一般也是父精母血所生,但是,我族五百余夸父,除过你之外,别人都是彪形大汉。”

        苍鹰吞咽一口唾沫道:“也就是说我不是我父亲亲生的孩子。”

        云川瞅着苍鹰道:“当夸父的儿子委屈你了吗?”

        “不委屈,我只是觉得心中有愧,就像一个贼偷走了原本属于父亲亲生儿子才能享受的所有。”

        “你以为你父亲是一个糊涂蛋吗?”云川觉得很好笑。

        “父亲可能对一个孩子如何诞生有所不知。”

        “不知道?这些年你夸父一族诞生了将近一百个孩子,你竟然说你父亲不知道孩子到底应该在母亲肚子里待多久出生?”

        “既然父亲知悉,为何在我的事情上总是一笔糊涂账?”

        云川想了一下道:“世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是聪明人,但是,别人都把他当傻瓜看,另一种人明明是一个蠢蛋,却处处告诉别人自己是一个聪明人,你觉得你父亲夸父是哪一种人?”

        “我父亲必然是第一种人!”

        云川摸着苍蝇的圆脑袋道:“对喽,你父亲这种人我一般称作大智若愚,在你的事情上,他是难得糊涂。

        你对你父亲的了解太少了,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只知道享受父亲的关爱,却从来没有仔细地了解过你的父亲。

        苍鹰啊,等你有一天真正了解你父亲了,你心里就不会有这样的糊涂账了。”

  https://www.syt2008.com/book/22449/318482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