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我不是野人 > 第八章神仙中人

第八章神仙中人

        第八章神仙中人

        “族长说——能够亲爱自己父母的人,就不会厌恶别人的父母,能够尊敬自己父母的人,也不会怠慢别人的父母。

        以亲爱恭敬的心情尽心尽力地侍奉双亲,而将德行教化施之于黎民百姓,使天下百姓遵从效法,这就是君子的孝道……”

        天宫里有一座极为宽大,四面都用纱幔围拢起来的大厅,现如今这座大厅里坐了足足有一百个以上的孩子。

        清风吹动纱幔,让纱幔不断地飘拂,却引不起这些孩子们观看的兴趣,他们每个人都捧着一本书,正在聚精会神的诵读。

        云川手里也握着一卷书,慵懒的靠在一张竹桌边,跟孩子们一起诵读他凭借一星半点的记忆,重新写的文章。

        以上的内容都是出自《孝经》,他当初为了批判这个东西才匆匆的看了几遍这本书,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精读。

        什么时间说什么时候的话,《孝经》对于家庭伦理的形成有着无法磨灭的贡献,这一点,云川现在已经深切的感受到了。

        人之初——万物之初,遍地荆棘,处处荒蛮,人与兽无异,上古先贤们总想着将人从兽类中区分出来,为之做了无数尝试,最终还是肯定了教化的力量。

        无论如何,云川都要先教会这些极度有希望变成真正的人的孩子们学会爱自己的家,爱自己的父母,以后还要学会爱自己的兄弟姐妹,爱自己的妻子,孩子,继而过渡到爱自己的部族,乃至国家。

        这是一个极为繁浩的工程,云川觉得穷自己一生都无法完成。

        个人的生命放在历史长河里连浪花都算不上,只有做的事情可以在历史长河里泛起一朵或者一片浪花。

        纱幔外边的蝉鸣声很恼人,不过,总会被孩子们读书的声音给压倒。

        仆妇们在经过学堂的时候,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脚下更不敢踩踏的重了,以至于惊扰到这些孩子读书。

        云川等这些孩子诵读了十遍之后,就放下手中的书卷道:“都记住了吗?”

        以小苦儿为首的一群最聪慧的孩子道:“记住了。”

        云川瞅瞅那些记不住,且面色惊惶的孩子们,淡淡的道:“记不住的,打手掌十下,左手,值日生——”

        夸父的儿子苍鹰答应一声站了出来,取来一个竹板,就喝令那些记不住课文的孩子伸出手,然后,噼里啪啦的打手板的声音就在天空中响起。

        苍鹰从不允许自己的伙伴在挨打的时候哭泣,谁哭泣,他只会打的更重。

        所以,好一阵子,打手板的事情才干完,苍鹰就让那些挨打的伙伴站着,自己回到了座位,对身边的小苦儿道:“你真的记住了?”

        小苦儿面不改色的道:“你一个夸父都能记住,我为何不能记住呢?”

        苍鹰道:“虽然我非常希望能像我的父亲一样强壮,可是,我不是夸父!我是我父亲收养的孩子。”

        小苦儿撇撇嘴道:“你以后不能这样想,你父亲是夸父,他说你是他的儿子,还用父亲对待儿子的方式在对待你,那么,你不是一个夸父又能是什么呢?

        你的夸父父亲就是你的根源,至于你是不是他亲生的,这并不重要。”

        他们两人的谈话一字不落的进了云川的耳朵,云川就对小苦儿道:“遇到不孝行为你该如何?”

        小苦儿起身低头道:“规劝之,引导之,不从,杀之!”

        云川欣慰的点点头道:“夸父之子苍鹰所言已经涉及不孝,打手板二十下,你来执行。”

        小苦儿取过竹板,对耷拉着脑袋的苍鹰道:“你如何敢怀疑父亲的话呢?你又如何敢伤害父亲的心呢?

        如果对父亲的话有疑惑,你就该跟父亲问清楚来龙去脉,而不是自己胡乱猜测,更不该自己认为一个疼爱你到骨头里的父亲在故意欺骗你,所以,二十下手板,你可愿意领受?”

        苍鹰伸出手道:“该打,打重些,不过,我不是父亲亲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论父亲是不是真的生了我,此生,他就是我的父亲,与有没有生我无关。

        小苦儿,你也应该记住,孝顺父母是应该的,但是呢,我们不能盲从,父母可以拿走他们赐予我们的生命,却不能阻碍我们追求自己的梦想。”

        小苦儿想了一下,对云川弯腰施礼道:“我想分享苍鹰的二十个板子中的十个,因为他的话让我受益匪浅,就在今日,父母好心给我弄来了聪明汤,我却因为嫌弃这汤沾染了鱼人身上的污垢,自己没有吃,奉献给了父母,这样做非常的不该!”

        云川笑吟吟的瞅着这两个愚蠢的学生,挥挥衣袖道:“随你们。”

        于是,先是小苦儿重重的打了苍鹰十下手板,接着又被苍鹰狠狠地打了他十下手板,最后,这两个相互伤害的笨蛋还非常有礼貌的相互施礼,感谢对方的教导!

        看到这一幕的云川忍不住得意的想——上古时期的方正君子是不是就该是这个模样呢?

        云川部的家天下的教导已经开始深入人心了,云川草创的礼仪也开始在日常生活中出现。

        这都是好事情,走礼仪教化的道路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如果按照云川生活的那个上古时期的道理教导这些孩子,云川相信,他只会教导出一大群虎豹豺狼,因为——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从来都不生产什么好人。至于那个时候的白脸野人,进化了数千年,本质上依旧是白脸野人,从开始到云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进化过一丝一毫,本质上还是一群骑着马拿着刀子嗷嗷叫的嗜血野人。

        云川本着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原则,让这些孩子将今日所学公公正正的抄写十遍,等孩子们开始抄书了,他就掀开被风吹得胡摇乱晃的纱幔回去了。

        云蠡现在走路已经走的很稳当了,这孩子没学会走之前,先学会了跑,现在,更加的喜欢跑了。

        他不仅仅喜欢跑,还喜欢往东西上猛撞,比如云川的腰,精卫的屁股,还有那个胖仆妇的后背。

        精卫的肚子里已经开始显露了,当然不敢让自己肥胖的儿子乱撞,而云川又不在,云蠡感受不到撞击父亲的腰眼带来的成就感,就只好一遍又一遍的撞击那个胖仆妇的后背。

        云川回来了,他的胖儿子就像炮弹一般一头扎进他的怀里,云川抱起云蠡,挥手让帮着精卫干活的仆妇离开,才对精卫道:“今天检查了这些孩子的课业,完成的很好,看样子你在孩子们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干的不错。”

        精卫被夸,立刻笑的眼睛弯弯的,指着云蠡道:“这孩子可没有您生下来就能说话办事的本事,我当然要给他挑一些聪明的帮他守住您打下来的天下。”

        对于精卫这种自私的想法,云川完全能够理解,自己正在推广的就是家天下,那么,精卫将整个部族看成是自己家,没有什么谬误。

        这些孩子要学的东西非常多,不仅仅是书本上的一些学问,他们还要学习农耕,学习工匠之道,学会驾驭战马,学会作战,学会使用弓箭,游泳,打猎,辨别草药,以及建造。

        在这个时代里只要会这些东西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人才了,对于精益求精或者每一门都专精,云川是不抱希望的。

        事实上,这也不可能,以后,云川部的领地一定会逐渐扩大的,到时候这些孩子长成之后将会牧守一方。

        将云蠡放在大野牛身边,让他抓着牛角跟大野牛去角力,云川这时候就有功夫站在天宫的门口吹凉风了。

        天太热,小狼明显有些精力不济,丹顶鹤们好像也没什么精神,混在三只大乌鸦群里独腿支撑着睡觉。

        大象一家早早去了山顶,从山顶又去了山阴处的竹林,跟一大群熊猫一起争夺竹林夏日发出来的苦竹笋。

        云蠡跟大野牛的角力最后以平手结束,可能是耗费了太多的力气,这孩子汗津津的趴在云川怀里就睡着了。

        阿布脚步匆匆的沿着台阶上到了天宫,看样子有很紧急的事情发生了,否则他不用跑的这么快。

        “什么?轩辕邀请我一起去崆峒山拜访广成子?”

        听了阿布的话,云川也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只是觉得这事情非常的诡异。

        他本能的认为这事是假的,觉得轩辕不会分享长生之道,以及成仙之道的。

        “隶首亲自来了,族长要见他吗?”

        “既然都来了,见见也好,隶首这个人我还是很看重的,一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值得我高看他一眼。”

        不一会,隶首就在武士的带领下来到了天宫,云川瞅着这个黑瘦的男子忍不住有些感慨。

        隶首亲自来到云川部,如果没有阿布提前禀报,说隶首是奉了轩辕的命令,邀请他一起去崆峒山寻找长生之道。

        云川无论如何都猜不到人家会为了这个事情专门来一次。

        “广成子这个人很厉害吗?”尽管云川知道上古时期的那位被神话的不成样子的广成子,他还是想从隶首口中知晓现实世界里的广成子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https://www.syt2008.com/book/22449/317924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