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我不是野人 > 第七章开智

第七章开智

        第七章开智

        常羊山下靠近西门附近,有一座小小的竹楼,竹楼分成了两层,底下一层圈养着七八只鸡,一条竹子搭建成的楼梯直奔二楼。

        跟常羊山城的所有人家一样,这家的房顶也是由茅草铺成的,只是,这一家的房顶上比别人家多了一层泥巴。

        他们家的墙壁也与邻居家的墙壁有所不同,别人家的墙壁大多是竹子的,他们家的墙壁是由一层层胳膊粗的木头编织成的,而且,墙壁上也糊了厚厚一层泥巴。

        石头砌造的水渠从门前经过,一只狼狗正在用舌头卷着清水喝,喝完水就慵懒地躺在门槛前,悠闲地瞅着街道上往来的人。

        一个黧黑的壮汉提着一条鱼从远处匆匆走进来,将鱼放在门前的台子上就朝屋子里吼一声道:“你要的鱼给你拿来了,不是鱼人部抓的鱼,是我抓的。”

        竹子门帘被掀开,从门帘里边伸出一条粗壮的手臂,径直拿走了男人递给她的鱼。

        “都说吃鱼能让人聪明,鱼人部抓的鱼上面有鱼人的味道,听说能让孩子更聪明一些,家里缺你这条鱼吗?缺的是沾了鱼人味道的鱼,让你没事跟鱼人部的人走得近一些,你偏偏说人家身上鱼腥味重,现在,我倒是想要一些鱼腥味,你却弄不来。”

        黧黑汉子怒道:“闭上你的嘴,再多说一句,老子就揍你。”

        屋子里的妇人哼哼两声终究不敢再埋怨,不一会,就用一个陶盆端着那条鱼走了出来,蹲在水渠边上收拾鱼鳞。

        狼狗过来嗅嗅鱼鳞,发现不怎么喜欢,就重新趴在门槛前的阴凉处吐舌头散热。

        黧黑的汉子在上游用水渠里的水洗一把脸,吐口气问他壮硕的婆娘:“小苦儿哪里去了?”

        壮硕妇人道:“天刚亮就去了天宫,王后传下话来说,族长又写了新书,小苦儿字写得好,被王后选去抄书了。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让你从鱼人部弄一条聪明鱼回来,让小苦儿变得更加聪明,这样,王后才会喜欢他。”

        黧黑的汉子闻言抓抓后脑勺道:“今天早上,什长给我分配了牛使唤,我就忙着垦荒,没有去找鱼人部的青鱼,回来的时候随便在水塘里抓了一条……你等等,把鱼给我!”

        壮硕的妇人刚刚把鱼刨开,内脏都没有去掉,就被她家男人一把夺走,还弄了她一脸的血水,正要开骂,却发现街道那边有一个尖脑袋鱼人甩着大脚丫子迈着鸭子步走了过来。

        “青鱼啊,我找你有事!”黧黑的汉子伸手拦住这个鱼人,话才出口,就用手里的死鱼开始在这个叫做青鱼的家伙脑袋上蹭来蹭去。

        青鱼虽然被黧黑的汉子蹭得满脑袋都是鱼身上的粘液跟血,却没有发怒,站在那里任由壮汉在他身上胡作非为。

        等黧黑的汉子彻底地用死鱼把他脑袋上的汗水蹭干净了,这才吐一口鱼鳞道:“黑牛,你在我身上蹭没用,我都是一个傻子呢,你还想通过我让你家小苦儿变得更聪明?

        告诉你,至少要在我家族长身上蹭,才有一些用处,以前的睚眦统领,以及夸父大统领他们都吃我家族长身上的皮屑,才变得聪明起来了,在我身上,没有用,我还想弄一点我家族长身上的皮屑喂给我儿子呢。”

        黑牛呵呵笑道:“你家族长我可不敢靠近,弄点你身上的鱼腥味就够了,知道不,我家的小苦儿被王后召唤去了天宫抄书,最好能变得更加聪明,到时候骑马,牵狗的时候更利索。”

        青鱼羡慕地咋咋舌头道:“小苦儿是大王选出来的,听说以后是要当统领的,你这头蠢牛是怎么生出那么聪明的孩子的?”

        说着话,青鱼就把自己被黑牛折腾得污秽不堪的脑袋埋进水渠里,用力地洗涮几下之后才抬起头,说真的,这条街上的人就没有不羡慕黑牛家的小苦儿的。

        黑牛把鱼丢给妇人道:“不要洗,就这么下锅,记得用一些荤油把鱼煎一下再熬汤,要是不会就去问厨娘。”

        妇人接过鱼喜滋滋地就去了街头的第二户人家,那里住着云川部厨娘一家,也算是这条街上最富裕的一家人。

        黑牛从家里抓了一把蜜饯放在青鱼手上当做回礼,这东西是王后赏赐给小苦儿的,平日里黑牛夫妇可舍不得吃一颗。

        黑牛回到家里,看了一眼陶锅里的白米饭,就把鼻子凑到陶锅边上用力地吸一口里面白米饭的清香,然后就掀开一个盖着的笸箩,从底下拿出两个拳头大小的黑面馍馍,又取了一根长长的酸笋,一口馍馍,一口酸笋吃得非常香甜。

        就在此时,一个背着方形竹编背篓的少年从街道的另一边走过来,不等回到家里,他的母亲就从第二个竹楼上探出头来大声叫道:“小苦儿,小苦儿,今天炖了鱼,你爹特意在你青鱼伯伯头上蹭过的,一会就好。”

        小苦儿抬起头瞅着有些兴奋的母亲,笑着回答道:“好,我在家等你回来一起吃。”

        随即,母亲边上又出现了一个身材更加壮硕的妇人,扯着喉咙道:“王后喊你抄书,你有饭吃啊,怎么还回来吃你家的猪食?”

        小苦儿继续笑道:“我喜欢吃猪食!”

        说罢朝楼上的厨娘跟母亲挥挥手,就急匆匆的进了自己家门。

        从天宫到家,路其实挺远的,再加上大热的天,小苦儿也走了一身的汗,取过一条破但是干净的麻布,就来到水渠边上洗脸,洗手。

        回头见父亲在啃黑馍馍,就忍不住道:“家里没有糙米了?”

        黑牛摇摇手里的黑馍馍道:“糙米不抗饿,黑馍馍好吃呢,哦,你要是饿了,就等一等,你母亲找人给你炖鱼去了,米饭也好了,吃过之后就去睡觉。”

        小苦儿答应一声,却没有立刻进屋子,而是蹲下来开始跟他的狼狗一起玩耍。

        他家的狼狗看起来跟狼几乎没有差别,尤其是淡黄色的眼珠子看人的时候,很容易让人生出畏惧感来。

        而他跟狼狗一起玩耍的时候,也不是单纯地揉揉狗头,捏捏狗耳朵一类的玩耍,他笔直地站在地上,吆喝一声,那条狗就腾身而起,从他的头顶越过去,不等站稳,狼狗就张开了大嘴朝小苦儿咬了过去,小苦儿稍微转一下神,狼狗一口咬空,还伸手在狼狗的脑袋上推了一把,顺势把手里的一根软木棒丢了出去。

        狼狗向旁边窜过去,撞翻了黑牛立在墙根上的锄头,然后就人立而起,凌空咬住软木棒,摇晃着尾巴交到小苦儿的手中。

        黑牛瞅着儿子跟狼狗嬉戏,忍不住叫了一声——好畜生。

        小苦儿还小的时候,这只狼狗就一直跟他,几乎是跟小苦儿一起长大的,六年时间过去了,这只狗已经长得很强壮了,不过呢,等小苦儿真正长大之后,这只狗就老了。

        别的孩子已经开始饲养他的下一只狗,只有小苦儿对于这只叫做“灰狼”的狗舍不得放弃,甚至不愿意再接纳别的狗。

        母亲匆匆地跑回来了,脸上的煤灰都没有来得及擦,将陶盆里的美味鱼汤放在一张竹桌上,又给儿子装了一大碗白米饭,就连声地催促儿子快快吃饭。

        云川部厨娘的手艺没得说,鱼汤呈奶白色,鱼肉几乎都融化在汤水里面了。

        黑牛看了一眼鱼汤,依旧面无表情的吃自己的黑馍馍,跟酸竹笋,母亲却不断地吸溜着口水,恋恋不舍地从笸箩里摸出一块黑馍馍,跟丈夫一起把酸笋,咬得咯吱咯吱的。

        小苦儿瞅一眼鱼汤,眉头就皱起来了,一条在鱼人的尖脑袋上磨蹭良久,饱吸了鱼人臭汗的鱼,味道再好,在小苦儿眼中也是不洁之物。

        父亲,母亲不知道的是——睚眦,夸父弄赤陵皮屑的事情,曾经让王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所以,吃鱼人皮屑能变聪明这事,绝对有非常大的问题。

        如果赤陵的肉真得那么神奇,以王后的性格,她绝对会从赤陵身上挖下一块肉给云蠡吃的。

        所以,父亲在青鱼脑袋上蹭汗的举动,除过把鱼弄脏之外,屁用不顶,打死小苦儿都不会碰的。

        而粮食绝对是不能浪费的……更不要说鱼汤了……所以小苦儿又拿出一个陶碗装满了米饭,母亲就蒸了两碗,没有半点多余。

        他给米饭上浇满鱼汤之后,就拿给了惊讶的父亲跟母亲。

        “族长说——嚼得菜根,百事可做!”

        小苦儿说的话,他的父亲跟母亲可听不懂,他们只是听明白了一件事——这话是族长说的。

        族长说的话是不能违背的,所以,他们也就端着碗开始吃难得的美食,母亲吃得很快,于是,黑牛就把自己吃剩下的半碗饭给了婆娘。

        跟儿子一起吃黑馍馍,咬酸笋,母亲则把满满一盆鱼汤吃得干干净净,甚至还不断地舔舐嘴唇,意犹未尽。

        吃完了饭,小苦儿就上了楼,坐在地板上将一本书从竹子编织的书包里取出来,打开书本诵念道:“什么是孝呢?我来告诉你——人的身体四肢、毛发皮肤,都是父母赋与的,不敢予以损毁伤残,这是孝的开始。

        人在世上遵循仁义道德,有所建树,显扬名声于后世,从而使父母显赫荣耀,这是孝的终极目标。

        所谓孝,最初是从侍奉父母开始,然后效力于国君,最终建功立业,功成名就。”

  https://www.syt2008.com/book/22449/317792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