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我不是野人 > 第五章全面富裕才是本质

第五章全面富裕才是本质

        第五章全面富裕才是本质

        云川部很富裕?

        阿布认为云川部已经非常富裕了,仓库中藏有足够族人吃两年的粮食,仓库中还有足够每个族人御寒的皮毛,麻布,绸缎,仓库里有琳琅满目的咸鱼,腊肉,更不要说还有上千罐子美酒,足够族长过上酒池肉林的生活。

        轩辕认为云川部已经富裕到了夸张的地步,他们部族里的粮食就没有吃完的时候,裘衣就没有穿破的时候,族人想要任何东西,他们都能马上生产出来,是一个富裕得不能再富裕的部族了。

        夸父则认为云川部富裕得已经有些丧良心了,云川养的狼整日里吃肉食,云川养的牛整日里吃豆料,云川部的族人对食物的要求已经达到食不厌精的程度了,如果云川部继续富裕下去,天知道他们的族群会变成一个什么奢靡的样子。

        只有云川觉得自己就是穷逼!

        他的部族更是穷得连一个像样的城池都没有,现在的城池连人家远古时期的一个高档小区都比不了。

        他的族人中九成以上的人不识字,九成以上的人堪堪吃饱,距离吃好还有十万八千里,他的族人直到现在依旧过着比刀耕火种好了那么一丝丝的生活。

        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安全上虽然有夸父这样的猛将,可以无忧无虑,可是,只能在常羊山城附近,再远一些,还是会出现被狼叼走一两个的惨剧。

        医疗谈不上,劳保谈不上,供应根本就谈不到丰富,精神生活目前就靠天黑之后搞点男女之事撑着,没有戏剧,没有舞剧,没有人作诗,没有人填词,更没有出一首千古名篇,好让云川部的纸张变得贵重起来。

        所以,在这个时候,急不可耐地进行政治改革,实在是愚不可及!

        只有等到云川部完成共同富裕了,大家都吃饱了没事干,这个时候就可以一起坐下来研究自己更高,更值得期待的未来是个什么样子。

        富裕的时候,哪怕是一次提出两个政治改革都不打紧,即便是搞砸锅一个,搞成一个,就是伟大的胜利,如果发现搞成功的不足以让部族变得更加幸福,更加伟大,大家就一起商量继续改革,一直改革到每个人都满意,每个人都幸福的程度才好。

        反正,那个时候,大家的肚子都饱饱的,衣服穿得暖暖的,家里的老婆长得胖胖的,孩子壮壮的,牛羊满满的,粮食多的装不下……这个时候,即便是发起酒池肉林运动都没有关系,大家一起玩这种游戏,绝对跟亡国联系不到一起,历史书只会记载这个时代的人们是何等的幸福。

        听云川这么说,阿布的嘴巴张得如同河马一般,夸父手中的茶壶不知不觉地跌落,精卫从屋子里跑出来瞪着眼睛听丈夫吹牛,只有云蠡知晓父亲的雄心壮志,站在地上,以大地为纸张,以尿液为河流,瞬间,就根据父亲说的场面,弄出一幅气势磅礴气吞天下的雄鹰图!

        “人还可以这样过活?”阿布畏惧地瞅着云川低声道。

        “我就过过,当然是简配版,不过总算是人可以过得日子。”

        夸父的茶壶嘴摔掉了,这让他痛彻心扉,不过,他还是问族长。

        “人真得可以富裕到这种程度?”

        对夸父,云川就很难硬起心肠喝骂他,听他难得地忘记了损坏的茶壶,就柔声道:“人家一个钢铁作坊,一年就能炼出跟常羊山一样大的铁山,你呢,忙一年,就给我忙出来了两万斤精铁,就觉得自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夸父很想说族长在吹牛,可是,看族长眼眸清正,绝对不是他熟悉的吹牛模样,他只好仰着头幻想跟常羊山一样大的铁山,到底能有多大。

        “我们部族才算是刚刚吃饱,刚刚穿暖罢了,距离吃好,穿好还有非常大的距离,难道说,你们现在就觉得已经心满意足了不成?

        我还想戴精美的金冠,金冠上镶嵌一百零八颗纯洁无瑕的宝石,精卫要穿用孔雀毛卷金丝织造出来的长袍,我的儿子要吃龙肝凤髓才能长得足够强壮与聪明!

        我这点卑微的要求你们都给我办不到,就敢自认为是最富强的部族了?

        就现在,我已经穷到把仓库里的所有东西,统统拿出去也换不来我想要的这三种东西,你竟然觉得云川部很富裕?

        阿布,你真地认为族人开始吃干饭了,就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

        你知道天下有多大,还有些什么样恐怖的部族存在,你就敢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阿布闻言大吃一惊,连忙摆手道:“臣下是受了隶首蛊惑!”

        “以后就不要被别人蛊惑,自己要长脑子,云川部在追求富裕的道路上永远没有止境!

        阿布,你只要让部族变得富裕了,你才能因为给了部族人富裕的生活,他们才愿意跟随你的脚步去做你希望他们做的事情!

        让族人们都过上他们希望中的日子,让族人认为只要跟着我们,就能过上梦境里才会有的日子,只要是在朝这个目标前进,什么样的政治改革随便你,没人在乎,更不会有人阻拦你。

        好了,滚蛋吧,等族人们什么时候普遍厌弃吃肥肉的时候,你再来跟我说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样的狗屁话。”

        阿布第一次被云川骂得狗血淋头,他自己也觉得羞惭无比,讪笑着倒退出了天宫。

        云川才把头转向夸父,夸父山一样庞大的身体抖动了一下,连忙起来道:“我这就去冶铁,打铁,保证给族长用铁堆出一座常羊山来!”

        等阿布,夸父都抱头鼠窜之后,精卫就鬼鬼祟祟地出来了,从地上抱起云蠡,将云蠡挡在她跟云川中间,这才小声问道:“孔雀毛卷金丝织造出来的衣服好看吗?还有,什么是孔雀?”

        云川淡漠地摇摇头道:“短时间以内你就不要想这东西了,据说,为了这种衣服都灭亡了很多个大部族了,云川部目前啊,没能力给你弄一件那种衣衫穿。”

        精卫点点头道:“王说得对,大家是应该好好干活,积攒一些家底,等大家都富裕了,我儿就能给我制作孔雀毛卷金丝的衣衫了。”

        云川点点头道:“到了那个时候,云川部应该有足够的东西给你做最好的衣衫了。”

        云川对生活的要求很高,厨娘因为没办法给云川制作一道龙须凤爪的菜肴被云川呵斥了一顿,厨娘没办法,只好将菜单送到阿布的桌子上。

        阿布看后,就苦笑不已,一道菜需要一百条大鲤鱼的胡须,加上五十只鸡的掌心肉……就算阿布倾尽全族之力,仅仅是为了这一道菜肴,云川部一定会疲于奔命的。

        当阿布不得不向云川请罪的时候,正在写书的云川仅仅淡淡地回了他一句。

        “我以前见过这道菜,现在当了王却吃不到,阿布,你真得好穷!”

        云川准备在常羊山城的四个大门上装四道万斤闸,夸父领到图纸之后,怪叫一声就来到了云川的面前。

        四道万斤闸,故其名曰就是每道闸门都要一万斤重,虽然云川在图纸上标注可以铸造成空心的,后期往里面填充砂石,夸父还是觉得以云川部铁匠铺目前的水平根本就建造不出来。

        云川瞅着夸父同样淡漠地道:“有了这样一道铁闸门,我们就不用担心敌人攻破我们的城门,怎么,弄不出来?”

        夸父道:“咱们的炉子不够大,一次冶炼不了那么多的铁,多次浇筑的结果就是这扇门会裂开。”

        云川将视线从书本上抬起来,瞅着夸父道:“你不是自夸云川部的铁匠铺子什么都能做吗?看来还是不成啊!”

        夸父没办法,只好耷拉着脑袋去想办法了。

        自从阿布,夸父被云川呵斥过之后,云川就变得非常不好伺候的样子,他对云川部的所有人,所有事情都非常得不满。

        看过田地里的麦穗之后就呵斥阿布麾下的农田管事,如果今年的麦子收割的时候,不能达到亩产四百斤,稻子亩产不到四百斤,他就要把那个时常喜欢吹嘘云川部农田产量的管事挂到杆子上去,让全族人都知道吹牛的下场。

        同样的,桑蚕,缫丝,织绸,织布,畜牧,制陶,木工,竹匠,藤匠……云川一个没有落下地呵斥过。

        不仅仅如此,还把几个想要敷衍了事的管事降为族人,还发话,如果这些人还不紧张起来,下一次就剥夺他族人的身份。

        除过阿布跟夸父精卫他们三人之外,没人知道一向好说话的族长现在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苛刻。

        云川的脸阴下来了,整个云川部上空就电闪雷鸣,这是暴风雨将要到来的节奏,以前孩子们总喜欢往云川身边凑,现在一个个躲得远远地,生怕一个弄不好,会被族长揍一顿。

        人人都在等族长的怒火降临,可惜,电闪雷鸣总是有,可是,人人期望中的暴雨却没有落下来。

        于是,云川部的每一个人都变得战战兢兢地,对自己要做的事情力求做到最好,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惹怒族长。

  https://www.syt2008.com/book/22449/315921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