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我不是野人 > 第一五一章一命,二运,三风水

第一五一章一命,二运,三风水

        第一五一章一命,二运,三风水

        今年秋天的雨水很多,云川部种的秋粮,除过高粱收获了一些,其余的都泡在雨水中了。

        本来还能有一点收获的,可惜,又来了一场大风,大风过后,糜子,谷子大量的倒伏,所以,称之为颗粒无收也是合适的。

        秋粮是部族中很重要的食物补充来源,现在全部完蛋了,冬天的日子就会非常难过。

        云川部的难过,不过是族人们要多吃一点莲藕,一点竹笋,一些干蘑菇,一些干菜,少吃一点粮食,还需要把糙米彻底的煮开,一般需要煮两遍,最后弄成果冻状再吃。

        对于这样的饭食,族人们没有什么意见,因为吃饱还是不成问题的。

        云川一直在关注大河的变化,说真的,从开春到现在,大河的状态还算稳定,南边的河道没有继续下切,派了赤陵看过,赤陵回来说大河底下全部都是乱石,很多房子一样大的石头被水流冲刷的千疮百孔的非常好看。

        而且,河床两边已经没有泥土存在了,统统被河水把岩石层给冲刷出来了。

        北边的河道问题很大。

        因为是原来的主河道的关系,那里的河底基础状况应该是比较好的,可是,赤陵回来说,那边因为河水流速变缓的原因,河底已经出现了厚厚的淤泥,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那边的河道就会被淤泥填平。

        现在,麻烦就来了,南边的河道已经固定了,能通过多少水是固定的,如果遇到一个枯水期,北边的河道必定会露出水面,等到大水到来之后,河水就会继续向南拥挤。

        到时候,云川部的桃花岛就会跟河湾地,乃至刑天部连成一个整体。

        云川并不愿意在轩辕,蚩尤,刑天,神农氏他们的地缘政治变得明朗之前做出太明显的选择。

        只是现在不由他,大河替他做出了选择。

        怪不得古人们总是说天意无常,这一次,云川总算是感受到了这一点。

        人的力量太过弱小的时候,就别怪老天爷来掌控你的生活。

        很久以前,云川就听一个叫做天海祥云的道士说过,一命,二运,三风水这个说法,以前,他是不信的,现在,他觉得这些话说的非常有道理。

        人的命数其实与自己对抗大自然的能力是息息相关的,就像这条河留给云川的问题,如果在后世,弄一些挖掘机清理一下河道,再用钢筋混凝土把河道加固起来就算完事了。

        现在,没有这个能力,只能被动的接受大自然的安排,然后再用一些灵活地手段来应付将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好在,桃花岛的城墙还在不断地加高中,等到今年这个冬天过去,一条六米高的石头城墙就会赫然矗立在这片大地上。

        到了那个时候,云川就拥有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堡垒。

        没人知道云川为什么每天都会在城墙上走一圈,即便是阿布也不清楚,也不明白。

        在他看来,四米高的城墙已经非常非常高了,高的已经到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了。

        族长却在继续要求他组织人手,继续加高城墙。

        想要加高城墙,并且是快速的完成这一任务,就不得不招募一些流浪野人。

        自家的人都很忙碌,忙着挖藕,忙着采竹笋,忙着搜寻今年最后的一茬蘑菇。

        喂养流浪野人的代价更低了,因为今年的秋粮没有收获,云川部的人吃的变差了,雇佣那些流浪野人的饭食,也就更差了。

        麸皮,谷糠,添加一点高粱米,再往里面添加一些干菜,压榨藕粉之后藕的残余,就成了一顿饭食。

        云川亲自品尝之后,又让阿布往饭食里添加了一些下水油脂,总算是有荤有素,变得可口一些了。

        流浪野人们是一群被族群,被苍天抛弃的一群人,按理说死亡才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然而,云川不希望这些人死,一座城市,必须要有这样的一群人来干一些族人们干不了的事情。

        堆砌城墙,挖农田里的水渠,修整桃花岛上不规则的部分,还要修路,还要照顾下水道,最重要的是,他们还需要给桃花岛提供铁沙,去云川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小小的煤矿里挖煤,去盐矿中挖盐,晒盐……

        总之,只要是人,桃花岛其实都需要。

        等到这些人在桃花岛附近居住习惯了,云川就准备把岛外的那些山地农田分配给他们,让土地把这些人牢牢地束缚在桃花岛的周围,生生世世的为这座城市服务。

        这样做明显是不公平的,而且是极度不公平的事情,称之为压榨毫不为过。

        但是,阿布,夸父,槐,绘,甚至精卫,睚眦,赤陵这些人却不这样认为,他们很多时候认为族长这样做,是在造福那些流浪野人。

        桃花岛外的状况非常糟糕。

        自从进入秋天之后,雨水就几乎没有停过,即便是晴朗,最多晴朗一半天,雨水又会落下来。

        雨水太多,野外的野果子的长势也不好,很多野果子熬不到成熟就腐烂了。

        熊猫们已经放弃了拿竹笋当主食的奢侈做派,开始啃竹子了,也不再期望云川部的挖笋人给他们带一些糠团子,因为,挖笋人已经好久没有多余的米糠给它们吃了。

        熊猫们越来越瘦,云川屋里的那只大乌鸦却越来越肥,现在已经到了不能站在鸟架子上的程度了。

        云川把它放下来,解开了铁链子,这只乌鸦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房间,努力的呼扇着翅膀想要重归自由。

        可惜,不论它如何努力,只要它一转头,准能看到带着一群鸭子跟三只鹅的小狼。

        小狼一巴掌就拍倒了这只肥乌鸦,然后用嘴咬着乌鸦的翅膀把它带回到云川的身边。

        “救命,救命,救命……”乌鸦声嘶力竭的喊着,却无人理会。

        云川踢了乌鸦一脚,这只肥乌鸦就跟皮球一样滚落台阶,有一身的羽毛护着,它没有受伤,滚到最底下之后,就像狗一样坐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喙整理凌乱的羽毛。

        精卫跑下去抱起乌鸦回到台子上不满的对云川道:“你踢它做什么?”

        云川冷冷的道:“它想飞走。”

        精卫掂量一下比母鸡还要肥的乌鸦道:“它飞不起来的。”

        云川愣了一下道:“你故意把它喂得这么肥?”

        “它喜欢吃桃仁,这东西我那里多的是,桃仁人吃了有问题,这东西吃了却没有一点事情,我就多喂了它一些。

        你要是不喜欢它,就给我,我正好放在树屋里陪我说话。”

        说完话就把乌鸦放在地上,精卫走,乌鸦就蹦蹦跳跳的跟着,如同一只黑色的球。

        一道阳光刺破厚厚的乌云落在云川才树立好的日晷上,云川看一眼日晷的影子,此时正是下午一点钟的样子。

        这一道光就像是在提醒云川,沿着这道条状阳光,云川看到了骑着一头驴子,站在吊桥前边的临魁。

        此时的临魁再无往日半点的猥琐之意,由于他身材高大,骑坐在驴子上,两只脚还拖在地上。

        模样看起来似乎很滑稽,但是,他此时腰背挺拔,脸上带着与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显得有些懒散,又有几分洒脱。

        云川觉得别人所说的贵族气可能就是临魁此时表现出来的模样。

        “咦,你居然把驴子驯服了。”云川绕着驴子转了一圈之后,对他的这头牲口很感兴趣。

        “不,这是一头牛!”临魁很认真的给云川解释道。

        云川啧啧赞叹道:“你这头牛真不错。”

        临魁又道:“这是一头驴子!”

        云川不解的道:“这到底是一头牛呢,还是一头驴子?”

        “如果你愿意跟我继续做交易,这毫无疑问就是一头牛,如果你不愿意跟我做交易,这就是一头真真实实的驴子。”

        “你想怎么做交易?不过啊,事先要说好,我们的交易跟你骑得这头牛没有半点关系。”

        临魁大笑了起来,笑的几乎从驴子身上掉下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很好笑,不过呢,云川也跟着笑,笑的很开心。

        “我就说嘛,我们才是一类人。”

        “你是贪污犯,我们不是一类人。”

        “你是族长,你当然没必要贪污,我成为族长之后,我也没有贪污过,还往进贴补了不少。”

        “说吧,你准备跟我交易什么,怎么交易?”

        临魁屁股一抬就下了驴子,找了一个干净没水的台阶坐下来,叹口气道:“我有一个很大的发现。”

        “什么发现?”

        “云川,我可以信任你吗?”

        云川笑道:“我们做了那么多次交易,而且,交易的那么愉快,我觉得你可以信任我。”

        临魁点点头道:“是的,我也是这么觉得,虽然我们的交易总是弄错牛跟驴子,不过,总体上来说,算是一场比较愉快的交易。

        鉴于此,我觉得我们的交易可以更进一步了。

        先告诉你,我们的交易跟我父亲有关。”

  https://www.syt2008.com/book/22449/19552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