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我不是野人 > 第一四九章食谱上的新成员

第一四九章食谱上的新成员

        第一四九章食谱上的新成员

        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地质人,不论在地球的哪一个地方,只要给云川一块跟标准时对过的手表,一个卷尺,一根竹竿,他就能计算出自己所在地的经纬度。

        问题是,云川现在没有手表,没有卷尺,只有大量的竹竿。

        想要手表,就要从最原始的日晷开始制造起,想要卷尺,首先就要知道通过巴黎的地球子午线全长的四千万分之一有多长,才能制造出比较精确地尺子。

        当然,还可以通过日夹角用僧一行计算本初子午线的方式来确定,不过,这种事情需要动用一个帝国的力量才能干成,现在,根本就不具备。

        所以说,现在什么都干不成。

        这是一个很系统的学问,云川需要一个人解决天文,历法,地理所有的事情。

        而夸父在这方面一点忙都帮不上。

        想了一夜之后,云川决定放弃,就这样苟着挺好的,有轩辕,有蚩尤,有刑天,有神农氏,有精卫能够让他确定自己在时间轴上的位置,这就足够了。

        知道自己在哪里有什么意义吗?

        准备用几千年之后的历法来指导现在的农业?

        再说了,天文学的知识,云川就知道一个北极星,以及大熊星座,知道北斗七星在各个季节的变化,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可是呢,银河从头顶横贯而过,灿烂的就像是一根宝石项链,可是,云川在这些灿烂的星辰中,连牛郎织女星都不确定在那里,指望他这样的人去发展天文学?

        想要简单的判断经纬度,还可以从植物,动物的分布入手。

        可是,黄河边上有螃蟹乱爬,柳树边上有竹笋冒出来,天上飞着能把羊叼起来的老鹰,那边还有五头大象在啃竹子?

        天象弄不明白,地上的植物,动物根本就不按照后世的规矩,老老实实的待在他应该待着的维度上。

        学问太超前,一点都不好,

        所以,云川在天亮的那一刻,就果断放弃了想知道自己位置的想法。

        这个时候,玛雅人一年分十八个月,一个月二十天还刻意留出五天不吉利日子的太阳历应该已经出来了吧,或者埃及人此时此刻也应该对天象有一定的了解了吧?

        “蠢猪,蠢猪!”

        沉睡中的云川是被乌鸦的喊声惊醒的。

        他睁开了眼睛,眼神阴郁,乌鸦立刻乖乖地闭嘴,云川重新闭上眼睛,一双冰凉的小手却悄悄地探进了的领口。

        云川再无睡意,且暴怒异常。

        下午时分,云川从房间里出来,精卫已经不见了踪影,乌鸦在他身后凄厉的喊着,“你弄疼我了,你弄疼我了……”

        仆妇端来了饭食,很不好,有白米饭,有螃蟹,有河蚌,还有一盘子脆生生的水芹。

        最近,部族里的食物就是这样的,不能说有了很多稻子,大家就没命的吃稻子。

        黄豆酱是一个好东西,虽然在制作的时候臭气熏天,可是,一旦做好,拿水芹沾一下,味道好极了。

        云川今天要做日晷!

        这个东西很好做,就是制作一个石磨盘,再给石磨盘中心插一根棒子,唯独,如何让石磨盘倾斜三十六度角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因为这需要用到计算。

        不过,云川还是决定做出来,这是被精卫早上折腾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出现的奇怪想法。

        吩咐下去,自然有人帮云川磨一个石头圆盘出来。

        无论如何,云川也要为天文学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

        阴雨天过后,就是秋老虎降临。

        前两天晚上冷得还需要盖上皮毛,现在好了,云川热的恨不得把自己的皮扒下来。

        按理说全族人吃了螃蟹,这东西寒凉,可是,云川却越吃越热。

        睚眦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些很大的蜈蚣,这东西其实才是美味,以前小的时候经常吃,都是母亲随便丢火里烧烧拿出来就吃,把东西都给糟蹋了。

        现在不同了,一尺多长的蜈蚣,放在水里吐毒,等蜈蚣都淹死了,再按住一头,剥开另一头,只要小心往外拔,总能从蜈蚣壳里拔出一条比筷子细不了多少的白肉。

        再用热油炒熟,一条条的摆在盘子里,添加野蒜,野葱,浇一点酱醋汁子,这样的肉面条云川可以吃一大碗。

        中秋时期,正是各种虫子肥硕的时候,族人们对这些东西趋之若鹜。

        没粮食吃的时候,吃虫子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有了足够多的粮食之后,再吃虫子,就是生活中的调剂,快乐而新鲜。

        相比螃蟹跟虾,族人们更喜欢吃虫子。

        夸父不喜欢吃虫子,也不喜欢吃虾蟹,他就是喜欢吃大块的肉,不论是什么肉都好,只要大块,所以,他的生活依旧过的淳朴而充实。

        有一场难以忘怀的盛宴打底,云川部的人在农闲时光恢复了往常的生活习惯。

        夏日里的几场大火,已经把云川部的领地烧成了一片白地,不过,几场雨过后,黑乎乎的土地上又迅速绽放了新芽,绿油油的从河边一直铺设到了天边。

        云川部的牛羊猪,驴子,大象,鸡,以及一群鸭子,跟三只鹅就在草地上尽情的撒欢。

        熊猫们守在竹林边上,期待着挖笋人跟它们一起进竹林,现在,它们的胆量似乎比人还要小,没有人类陪伴,它们已经不那么愿意进入竹林深处了。

        秋天,蘑菇一片片的长,有时候云川都分不清,这里到底是草地,还是蘑菇农场。

        以前云川就听过一个传闻,所有的蘑菇其实都是有毒的,只是有些蘑菇长着,长着,突然就没有毒了。

        云川还知道,蘑菇毒性猛烈,有些还是能生产特殊的神经毒素,只是,他还听说蘑菇的毒素来自于大自然,如果脱离了高毒的环境,蘑菇就没有毒了。

        云川有些舍不得浪费这些蘑菇……

        炒了一锅蘑菇肉片,犹豫了良久还是没有吃,阿布要吃被云川撵走了。

        精卫要吃,被云川骂了一顿。

        睚眦跟赤陵两个很勇敢,很想吃,被云川打了一顿。

        贪吃的夸父来了,云川犹豫了一下,眼看夸父张着大嘴准备把一盘子蘑菇肉片都倒嘴里,云川又急了,生生的把这道菜给抢回来。

        绘,自从力牧跑了之后,就一直蔫蔫的,云川不知道他们的感情到底进行到了哪一步,也不知道他们的感情是兄弟之情,还是夫妻之情,所以呢,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

        知道绘弄回来两只猴子当新伙伴之后,云川才开始重新喜欢这个被人家两箭都射不死的幸运家伙了。

        云川炒的蘑菇肉片,选用的是同一种蘑菇,这种蘑菇很像后世的口蘑,闻味道,很香。

        夸父眼睁睁的看着云川把蘑菇喂给了猴子,站在一边很受伤,觉得自己不如一只猴子。

        直到这只猴子吃了蘑菇肉片之后开始东倒西歪,还“吱吱”的乱叫,再然后就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夸父才吃惊的看着自家族长。

        猴子不知死活,绘又开始伤心了,看到这一幕的人很多,就连站在鸟架上的乌鸦,在亲眼看到猴子的惨状之后闭嘴了很长时间。

        就在云川准备把猴子丢河里的时候,这只猴子又活过来了,还龙精虎猛的要吃剩余的蘑菇肉片。

        云川从善如流,把剩下的蘑菇统统喂给了猴子。

        这一次,猴子除过抽搐了两下之后,就迅速恢复正常了。

        由此,云川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答案——不是蘑菇没有毒,而是人类在不断地进化过程中,抗毒性提高了。

        所以,炒了第二盘蘑菇之后,云川就大胆地吃了一口……蘑菇很香,是真的香,而他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

        在看了猴子的体型与自己的体型之后,云川判定,这种蘑菇应该有一点毒素,只是剂量不足以对人形成伤害。

        然后,他就把一盘子蘑菇都吃了,安静的睡了一觉之后,就把这种蘑菇列入了族人的口粮里边,只是,要阿布一定要记录清楚,这东西一定要彻底炒熟,或者煮熟才能吃。

        绘捉来的两只猴子,在岛上仅仅活了不到十天,一只死于蘑菇五号,一只死于蘑菇九号。

        试验活动是在族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所以,大家很快就知道了那种蘑菇有毒,那种蘑菇没有毒。

        而其中对蘑菇认知最深的人,则成了云川部的蘑菇采集员。

        在高粱彻底变红收割之前,云川部的食谱上又多了七种东西。

        螃蟹,河虾,河蚌这些东西吃不饱肚子,不过呢,在配上糙米饭,或者糜子饭,黑面馒头,人们还是可以吃饱的。

        刺猬这种东西可以吃,问题是不好吃。

        豪猪这东西拔掉刺之后烧烤一下味道还好。

        青蛙这种东西自然是可以吃的,不过,要跟癞蛤蟆严格区分,至于蝌蚪,不论哪一种都不能吃。

        乌龟吃起来不错,老鳖炖汤尤其美味。

        稻田里的泥鳅是一种不错的食物,黄鳝的味道就更好了。

        总之,云川部族人看待事物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们区分一个东西的时候,只有简单的两种选择——能吃的,跟不能吃的。

  https://www.syt2008.com/book/22449/195271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