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我不是野人 > 第一四六章这才是生活

第一四六章这才是生活

        第一四六章这才是生活

        城市生活对于神农氏,刑天,轩辕,蚩尤他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生活。

        对云川来说则不是。

        他以前司空见惯的城市生活,对于野人世界来说都是极大的突破,甚至是革命性的突破。

        首先,人不能跟猪生活在一起,不能阁楼上住人,阁楼下养猪,更不能直接在阁楼上直接拉屎到猪圈里喂猪。

        这样方便是方便了,就是对猪不好,对人也不好,后世的人们之所以把猪肉叫做“豕肉”“脏肉”就是这个原因。

        轩辕部就是这样养猪的,所以,仓颉在造字时候,特意把“家”这个字造成了上房顶下猪的形态。

        再加上天冷的时候,好多聪明人发现猪身上很暖和,就会抱着猪睡觉,然后呢,猪身上的虱子就高兴了,啃两口猪的血肉,吃完也不擦嘴,又在人身上啃几口,日子过得不要太逍遥。

        然后,人就会得猪的一些疾病,猪也会得人身上的一些疾病,最后弄得人猪不分的胡乱得病。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人人都把自己当牲口一样对待,或许在金贵程度上还不如牲口,牧羊人的一生伴侣就是羊,羊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切,养的人时间长了就有了感情,饿了是食物,寂寞的时候还是伴侣,总之,就是人畜不分,很多少年的第一次性经验并非来自同类,而是羊!

        这样做是不对的……

        没有饲养过牛,羊,猪的人是没法子理解这些东西一年会排出多少粪便的。

        尤其是牛,这东西一直在吃,一直在拉,云川部的牲口圈在竹林的另一边,即便是这样,如果风倒吹的话,就算桃花岛上桃花盛开的时候都挡不住这股子味道。

        等外城城墙起来之后,云川就决定把牲口圈全部迁出桃花岛。

        桃花岛上的下水系统就是一条暗沟,常年流着水,这些流水就带着污物流淌到一个大坑里,等到大坑里的污水蓄满之后,就会沿着一道明渠流淌进大河里。

        这样的大坑桃花岛上有三个,轮换着来,一个蓄积,一个发酵,一个把污物清理干净弄进农田里待用。

        桃花岛上居住的人,现在没有人随意大小便,不是他们听话,知道讲卫生,而是阿布的鞭子很恐怖,一鞭子下去一道血棱子……

        整座岛上,可以随意排便的只有野牛,小狼以及大象一家五口……因为它们可以在岛上随便溜达。

        云川早上出门的时候踩了一脚的狗屎!

        所以他就把小狼殴打了一顿,小狼在哪里不断地惨叫,鸟架子上的乌鸦却哈哈大笑,笑的很阴险,就像老电影中的大反派。

        “吃屎,吃屎……”

        云川听乌鸦这么说,就放开小狼,单手捏住乌鸦的脖子用力的摇晃,直到乌鸦开始翻白眼了这才丢开,任由它被链子倒吊着,就离开了房间。

        云川刚刚离开房间,乌鸦忽闪着翅膀一个鲤鱼打挺就直愣愣的站在鸟架上,冲着趴在角落里抽泣的小狼大声道:“咬死他,咬死他,咬死他……”

        秋天到了,也就到了这里的雨季,而且只要开始下雨,雨水就下的绵绵不绝,一般是早上下小雨,中午下大雨,下午停歇片刻,到了傍晚时分又会是一通急雨,等到天黑的时候啊,老天就会一直哭泣到天明。

        部族里的人都在养精蓄锐,秋天的雨季,是他们唯一能够清闲的好时光,尤其是在部族粮仓装满粮食的情况下,人们就睡得更加香甜了。

        曾经被云川用火烧过的竹林,现在早就郁郁葱葱了,高大,挺拔的新竹林比起以往乱糟糟的竹林要美观的太多了。

        所有长歪的,长得奇形怪状的竹子都早早被族人给砍伐掉了,有的拿来破成竹篾用来编织,有的被当成柴火给烧掉了。

        剩下的竹子就堪称是修竹了。

        一个个亭亭玉立的迎接淅淅沥沥的秋雨,静美如画。

        大象喜欢雨水,排着队从红砂岩砖石铺就的小路上踱着步子缓缓走过来。

        云川都要为它们让路。

        破耳朵高傲的留下了大堆大象屎算是给了云川一些见面礼,小象伸着长鼻子在云川身上搜刮一番,没找到可以食用的东西,也就快走几步,追上父母,继续踱步。

        看方向,它们这是要离开桃花岛去岛外更大的竹林区寻找食物,反正,大象的一天不是在吃饭,就是在去吃饭的路上。

        云川阴郁的看看自己的跟班睚眦,睚眦立刻就非常懂事的用自己的铲子把大象粪便铲到一边的田地里去,并且找来一根竹枝,就着雨水把石板路刷洗干净。

        田地里的庄稼长得很好,夏天后补种的糜子已经有一扎高了,至于还没有收割的高粱,此时已经长到了两米高,顶着拳头大小的青色的穗子不知羞耻的向所有人炫耀自己的无能。

        云川下了下路,直奔大桃树方向,睚眦伸长脖子看了看,然后就果断的转身回去了,他看的出来,族长这是要去找精卫玩耍。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族长找精卫玩耍的时候一般都不要他跟着。

        这个时候,赤陵应该从河里上来了,这家伙最近为了捕捉鸽子鱼已经有些疯魔了,鸽子鱼一般会在早晨的时候出现,尤其是太阳出来的时候,那些红色的鸽子鱼就会扑棱着大鱼鳍跃出水面,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族长都会不由自主的吞咽唾沫,所以,赤陵这家伙对捕捉鸽子鱼的事情非常的上心。

        而且,赤陵现在也在学着做鸽子鱼汤,虽然味道不怎么好,睚眦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跟着吃几口。

        精卫的树屋精致而温暖,周围的木板上镶嵌着很多石版画,比划古朴简洁,上面绘制的图案大多是一些花鸟鱼虫,还有一些大角鹿,野猪,老虎,熊猫,大象,当然也有一个大火柴人带着一群小火柴人跟别的火柴人作战的场面,中间最大的一张石版画刻画的是一个火柴人端着酒杯坐在屋顶上与月亮谈话的神奇场面。

        这些话画作毫无疑问都是夏代以前的画作,流传到后世一定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树屋的小窗户开着,雨水击打在鳄鱼皮蒙制的窗户上发出轻微的咚咚声,就像是在听一场小型的摇滚表演。

        一颗呈三角形的碧绿色小脑袋从窗口探进来,一边吞吐着舌头,一边用阴险的小眼睛四处看。

        精卫正在刺绣,在丝绸上刺绣,她的彩线不多,只有寥寥几种颜色,好在,这些颜色配在一起还是能绣出一头龙来,所以,精卫非常的用心。

        就在竹叶青小蛇,缩回脑袋准备进攻的时候,精卫闪电般的探出小手,准确无比的捏住了竹叶青的脑袋,稍微一用力,就攥住了这条蛇,拉过来看了看,就用空心竹枝制作的绣花针穿透竹叶青的嘴巴将之缝起来,确定这条蛇没有了咬人的能力之后,就随手丢出了小窗户。

        云川被从天而降的竹叶青吓了一跳,躲开之后,却发现这条蛇已经在地上扭成了麻花。

        再仔细看,才发现竹叶青的嘴巴被红色的丝线给缝起来了,就扯着竹叶青的尾巴用力甩几下,然后就松手,让竹叶青划破雨幕不知道去哪里了。

        云川顺着竹梯爬上树屋,推开门进来的时候,精卫已经睡着了,这丫头一点都不主意风范,倒在厚厚的床垫子上睡得毫无形象,大半个酥胸露在外边,还能隐约看见一点嫣红,屁股可疑的撅着,小小的麻布短裤护住重要位置,却把雪白的臀瓣露出来大半个。

        人家既然已经开始勾引了,云川自然不会客气,丢掉手上的竹叶伞,脱掉鞋子踏上了厚厚的床垫,在这之前,他还把窗户放下来关好。

        搓热了双手,这才扑了上去……

        秋雨依旧在下着,树屋里却非常的温暖,雨水从老桃树最高处的树枝上一路滑落,最后滴在一片硕大的桃叶上,在压垮桃叶之后,就化作一溜水珠砸在鳄鱼皮蒙制的小窗上,小窗咚咚作响,像是有人在敲门,又像是小鸟在窗外鸣啾啾。

        略显浑浊的大河被桃花岛分为两半,深处的河水呜咽,浅处的河水欢唱,赤陵在河水中奋力追逐一群鱼。

        鱼群跃出水面,赤陵也跃出水面,努力的伸出手捉到了一条鱼,就跟鱼一起跌落大河,岸上的睚眦拍着手哈哈大笑。

        阿布一个人坐在堆满石板的屋子里冥思苦想,似乎要把眉头挤出水来。

        耳听得窗外传来一阵喧哗声,暴怒的阿布提起鞭子离开房间,见身材魁梧的夸父趴在地上与一群孩童一起在他窗下玩摔泥巴,就怒不可遏的提起鞭子向夸父撅起来的硕大的屁股抽了下去。

        吃了痛的夸父惨叫一声跳起来,一边跑一边揉着屁股,那些刚刚把供应完早餐的炉灶封起来的仆妇笑的前仰后合。

        笑声引的无数脑袋从土楼的窗户上探出来,夸父被笑的恼羞成怒,冲着那些脑袋喝骂道:“看什么看,小心我去你家看你们如何造人!”

  https://www.syt2008.com/book/22449/195009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