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白骨大圣 > 第546章 阴阳相冲,阴阳颠倒,出殡的与迎亲的

第546章 阴阳相冲,阴阳颠倒,出殡的与迎亲的

        阿平吞噬皮影人阴气的过程很顺利。

        随着两张皮影人都被他吞噬。

        他不仅伤势痊愈,并且实力再次突破,晋安现在一共有三大第二境界中期的打手了。

        看着队伍实力大进,晋安大手一挥,众人开始奔杀向陈氏宗祠。

        “莜莜,等下我们一起去抓坏蛋,接下来可能会碰到危险……”晋安在小女孩面前蹲下,声音温柔的摸着小女孩脑袋。

        还没等晋安说完,小女孩眼里已经有泪珠在打转,她扑进晋安怀里,紧紧抱住晋安,虽才认识不到几天,可她对晋安、红衣伞女纸扎人、灰大仙、阿平、十五已经产生了浓浓依恋,尤其是晋安身上有着熟悉的爷爷气息,让她对晋安的依恋更甚:“道长大哥哥不要丢下莜莜一个人,莜莜害怕再次变成一个人,莜莜不想再成为没有家,到处流浪的一根小野草了。”

        小女孩哭泣出声。

        哭声里带着可怜与对未来的惶恐不安。

        晋安抬起手掌,怜惜的轻揉小脑袋,鬼母从小就是无父无母的四处流浪,长大了心甘情愿当作太阳局镇物,甘愿牺牲,再次面对童年时候的黑暗与一个人,被封印在地下一个人孤独面对黑暗,永不见天日,这又是何等的牺牲与可怜?当年为了布下断天绝地四象局,给阳间套上枷锁,人为进入灵气枯竭的末法时代,为了不让山神复苏重现阳间,究竟付出了怎样的悲壮与惨烈代价!

        随着越发深入了解鬼母的成长经历与心路历程,他就越发同情起发生在鬼母身上的遭遇。

        鬼母一生坎坷,仿佛在她身上总会有接踵而来的倒霉事,从童年到长大从未拥有过多少快乐,甚至就连与她相关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晋安温柔揉着扑在她怀里伤心哭泣的小女孩脑袋,声音温柔的说道:“莜莜这么可爱,我们又怎么会舍得放下莜莜一个人不管呢,莜莜还记得之前我们在抓欺负阿平叔叔和十五叔叔时是怎么做的吗?等下我还会把莜莜绑在身上,莜莜如果害怕,可以闭上眼睛。”

        “真的吗道长大哥哥?”小女孩抬起小脑袋,脸上泪痕还没干的睁着干净透彻大眼睛,可怜巴巴仰望着晋安下巴。

        “道长大哥哥真的不会再丢下我一个人吗?”小女孩满眼期盼看着晋安,刚哭过的两眼还带着通红,让人看着就怜惜。

        “不离不弃。”晋安微笑伸出小拇指。

        伤心的小女孩终于破涕为笑,也伸出小拇指跟晋安拉钩钩:“不离不弃。”

        “道长大哥哥你放心,莜莜会很听话很安静,做个懂事听话的乖孩子,绝不会吵到道长大哥哥和红衣大姐姐,不会吵到阿平叔叔、十五叔叔的。”

        晋安哈哈笑道:“我们的莜莜又长大了呢,越来越像小大人一样坚强了。”

        一旁的阿平羡慕看着受到晋安宠溺的小女孩莜莜,他的孩子若还活着,也肯定会这么可爱,天天躲在他怀里撒娇吧。

        想到这,他目光转到晋安后背,眼神更加坚定了。

        若不是有晋安道长一直无私帮他们夫妇二人,他们也就不可能顺利报仇雪恨,更不可能这么顺利就找回失散的骨肉。

        不管接下来将要面对怎样的凶险,哪怕陈氏宗祠真如本地人说得那么恐怖危险,是有去无回的龙潭虎穴,他也一定要帮晋安道长顺利进入陈氏宗祠阴楼,帮晋安道长找到想要之物。

        阿平目光坚定的在心里默默发誓。

        接下来晋安幸运在宅子里找到一只竹筐,他在竹筐里铺上柔软干草,然后把小女孩放在竹筐里并放了不少吃的跟喝的,这比绑在他胸前,一路颠簸强多了。

        准备好一切,晋安背上竹筐,休整完毕的队伍再次动身,直接奔杀向陈氏宗祠方向。

        ……

        ……

        而此时的陈氏宗祠同样并不平静。

        也不知在晋安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这边发生了什么,此时,陈氏宗祠所在的街坊里,传出唢呐、二胡、铜锣声。

        一支披麻戴孝,抬着棺材出殡的队伍,不在白天出殡,非挑在阴气最寒重的晚上出殡,一个个面目表情,麻木抛洒着黄纸与纸钱。

        这支深夜出殡队伍一路敲敲打打的朝陈氏宗祠方向走去。

        就在这支出殡队伍刚出现不久,在街坊的另一头,也有一支迎亲队伍,从远处向陈氏宗祠方向走来,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哪有人结婚接亲是在阴气寒重的大晚上举行的,可穿着大红囍袍,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的新郎官,面目表情的带领迎亲队伍继续往前走,跟在新郎官身后的,是几名腰系大红缎子的轿夫,正九浅一深,九进一退的喜庆蹦跶着。

        只是,不管是身穿大红囍袍的新郎官,还是那些喜庆蹦跶的轿夫,脸上肤色都是铁青,犹如刚从冰窖里挖出来的死人肤色,看着就不是活人。

        再看这支迎亲队伍所去的方向,如果一直走下去,不多久就要在陈氏宗祠门口与抬棺出殡的队伍刚好撞上。

        出殡不在阴阳混沌,清浊未分之时的清晨,迎亲不挑良辰吉日的午时,本来都是白天要办的事,偏偏都挑在阴气最重,最不适宜操办丧事和婚事的大晚上,这在问事倌行当里叫阴阳颠倒,阴阳相冲。

        可不就是正好暗合了陈氏宗祠的阴阳相冲,龙虎争斗的凶险之兆吗。

        就是不知道进入陈氏宗祠的乌鸦道人和那些笑尸庄老兵最后都干了什么,居然引来这么一个凶杀之局。

        然而!

        晋安他们在陈氏宗祠所在的街坊外时,看到的一切都很正常。

        如深山老潭般平静。

        直到他们踏入街坊,发现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街坊里阴风森森,街道两边门窗被狂风吹得啪啪剧烈拍打,似乎整条街的房屋里都藏满了青目厉魂,鬼气涛涛,天上卷飞大量原本是给死人的纸钱。

        这个时候,不用提醒,他们都清晰听到了出殡队伍与迎亲队伍的唢呐二胡声。

        “不好!”

        “退!”

        但是他们发现想退已经晚了,转头一看,身后是陌生景色,已经不见来时的路。

        红衣伞女纸扎人和阿平几乎是同一时间跃上房顶,很快便了解到情况,当晋安听到大半夜有出殡队伍和迎亲队伍同时出现,并且都在向陈氏宗祠去时,他目光一沉:“看来这一切都是陈氏宗祠里的那座阴楼在搞鬼,为了活命,这次想不去陈氏宗祠都不得不强闯一次龙潭虎穴了。”

        “我们先赶在出殡队伍与迎亲队伍前,赶到黑雨国国主的藏身地点,然后再赶去陈氏宗祠。在不知道这些鬼东西有什么特别处前,暂时先不与它们爆发正面冲突。”

        说话间,晋安已经谨慎拿出恶事香,心里默念一句:“香兄,这次说不得又要借你的神威一回了!”

        一行人不再耽搁,匆匆朝黑雨国国主藏身地点奔杀过去。

  https://www.syt2008.com/book/17706/319478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