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 第九章 巅峰之尊,清理门户(月初求月票!)

第九章 巅峰之尊,清理门户(月初求月票!)

        火凤大尊闻听此言,一时不知该如何表示。

        类似他们荒兽一族,一旦进入道途,化形而出,凭借炼体凶悍,当真是纵横同阶,再如血脉高绝者,更是能够冠绝一时。

        以力著称,本身就是荒兽一族的秉性。

        而如裂天妖主、吞星妖主,皆是异兽出身,走到如今地步,血脉洗礼不知多少次,死在其手中的性命,更是无法估量。

        然而荒兽秉性之中,还有一点,那就是敬畏强者。

        所以,两位妖主定下了基调,能不和魏龙交战就不交战,归根到底,还是魏龙实力凶残。

        不神秘的来历,仅仅是超脱才一年,于他们而言,不是瞬息而已,可是魏龙已经成长到了如今地步。

        也只有他们清楚一点,魏龙在阴极界早已走过巅峰之路,这种强者很容易走出自身道途,再加上魏龙填平了几万年来的鸿沟,完结了多少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路已成,所谓的也不过是资源供养,将自身道路贯彻下去。

        当时,初闻魏龙之时,还有用强之心,现在绝无这种念头了。

        这种存在,破灭界域,喋血万古也不是稀罕事。

        而目前得到的消息,魏龙似乎拿下了北修联,让其为之搜集资源,也证实了这一点,魏龙还没彻底走完炼魂之路。

        推测出这个消息有喜有忧,喜自然是魏龙还未彻底走入巅峰,如果九龙首、神凰那样的存在,那真是动念之间,就能剥夺他们的性命。

        裂天妖主和吞星妖主时常见到九龙首,更为明白巅峰强者的可怕,若没有族群地位的关系,他们根本无法在九龙首面前言论事务,那真是生命层次的碾压。

        魏龙恰恰就是没有族群,也没有什么根基超脱者,往好了,那就是魏龙底蕴不足,往坏了,魏龙毫无顾忌,真疯起来,破坏力大的惊人。

        实际上,此时魏龙初步涉及巅峰之路,九龙首不出面,而是派遣他们两位妖主,其实也有让魏龙置办自身基业的原因。

        有了基业就有了牵挂,有了羁绊,推翻桌子的时候,考虑的就更多一些了。

        而更深层次,也是让此时两位妖主,最为忧虑的还是,魏龙还在搜刮资源,明其还在成长之中,还没进入瓶颈时期。

        “两位妖主,我有舍身的勇气,但此时的魏龙,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应对的了,即使身死,也难以动摇其分毫。”火凤大尊如此言道。

        言外之意,巅峰对巅峰,九龙首也该出手了。

        “巅峰强者不同往常,我们做好分内的事情,别是北冥洲了,连同一个阴极界,我妖魔山都能暂且放置一边。”裂天妖主淡淡道。

        她没有皆是具体原因所在,不出意料,这件事羽化神朝也不会出动神凰,一来魏龙若是拿下北冥洲,以后进入阳极界最顶层博弈,也算有了牵绊进入时局。

        裂天妖主和吞星妖主,也曾进入过血战之所,明白界域最核心的部分秘密,不是火凤大尊所能想象,某些时候,一个巅峰强者的存在,要比他们无数人加起来,在战略上还有作用。

        继续挖掘,还有一些不出来的原由。

        也是不好的私隐。

        首先九龙首是妖魔山的山主,也是荒兽一族的共主,身居九首,拥有祖龙血脉,但其身份之一,还是巅峰强者。

        为了族群利益,魏龙拿下北冥洲,九龙首不能不阻止。

        但有了新加入者,还是异数,对于如今的局势,是偏向好处的,也对飞升有益。

        而身为巅峰强者这个群体的一员,九龙首未尝不认可魏龙拿下一个洲陆共主的名头,这也是一个巅峰强者应有的名位。

        也关乎这个群体的威严。

        行之巅峰,哪一个不是血战血海。

        纵使妖魔山一些传承种子或是妖主存在,驳斥魏龙踏足巅峰的威严,纵使魏龙打杀当场,恐怕九龙首也只会颔首表示赞赏。

        裂天妖主和吞星妖主对视一眼,显然两人皆是明白各自所想,此行不是阻止魏龙成为北冥洲之主,也阻止不了,目的还是保留栖凤山一块地界,留下一点根基。

        毕竟西象洲也光是荒兽纵横,也有人族、神族势力。

        “火凤大尊安心搜集情报,若我所料不错,这一次恐怕羽化神朝也会有人前来,应当也是神主中的强者。”吞星妖主一锤定音道:“另外,九龙首曾,魏龙在本源之海虚空和九大道宗大战,不出意外,九大道宗也有人来。你要查看,是他们的宗门不入世的老祖,还是天帝心腹,或者干脆是天帝分身,最后一个的可能性最低,但也有可能。”

        火凤大尊连连点头,他感受到了,在如今的局面,眼前的两位妖主都在小心,他自然更没有参与的资格。

        而吞星妖主的话外的意思,也是如此,弱者就不要乱想,做好事情就行了。

        再了,火凤大尊可不仅是弱者,还是抛弃了朱雀族长而死的怯者。

        “我会尽快和诸神会方面联系,道门方面,我也会布置人手尽快搜集消息。”火凤大尊道:“我也会前往天庭,寻找故友,查看九大道宗的布置。”

        九大道宗细追起来还是天帝部署,不同寻常。

        两位妖主这才满意点头,他们已经打算和羽化神朝、九大道宗合流,火凤大尊也够机警,明白了他们的想法。

        ……………

        ……………

        天庭之内。

        随着一股骇人之极的杀伐气息突兀降临,神宫内所坐之人,除了月阙老祖之外,其余九大道宗如今的主宰者,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这是他们进入道途,几千年来少有的经历。

        无助,抑制不住的恐惧。

        “玄黑道友,你这番直接从战场而来,连做调整都不能,还好是诸位强者当面,真要是在外界,只怕先天道体之下直接骇死。”月阙老祖也是被这种煞气激起了杀伐之气,随即又被压了下来,她早前就已经在修整,那股别样的气息,早已能否压住。

        月阙老祖身后,出现一抹道韵,沟通天地法则,震撼周围虚空,将那股煞气暂时驱逐,让惊骇中的诸人回过神来。

        “桀桀!我刚刚还和蛮子激战,心绪交感之下,提前结束了行程。没想到如今的道宗子弟如此的羸弱不堪了,真该去见识见识战场之凶险。”玄黑老祖怪笑一声,“如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一个全身墨色如玉的骸骨,从天而降,施施然在一个座位上做好,环视四周,那空洞的眼窝,似乎带着莫名的寒意。

        月阙老祖微微皱眉,“道宗弟子自有恩泽,其自成体系,你我都是受惠于此,迈入战场之时,已经是仙人中的佼佼者,纵使如此,都有风险,寻常道宗弟子进入其中,九死无生。”

        “好了好了!”玄黑老祖也只是随便一,他就是道宗培养体系的受益者,否则此行也不会趟这趟浑水,之前的话,只是彰显一下他自己的凶残。

        何必那么认真,“我已经把煞气收敛了。其实早在外出之前,我就收敛了煞气,但没想到我们习以为常的气息,竟然会算了算了,还是先正事!”

        玄黑老祖还是解释了一下,月阙老祖没有再多什么,从血战之所走出的修士,再如何压制,进入寻常修士之中,就如同费油中浇水,气息上就有天壤之别。

        “老祖”圣骸派大长老先介绍了一下在场众人,又将事情再次陈述了一遍,虽然之前通信也有言,但比当面还是少了一些信息。

        完之后,旋即,再次陷入了沉默。

        玄黑老祖语气疑惑:“巅峰强者?”

        这句话是问月阙老祖的。

        他们这种经历过血战之所,击杀普通仙人,不能如同杀鸡,但也不算难,他们自然更为明白巅峰强者的含义。

        如玄黑老祖才刚刚宰杀的九星蛮神,在其之上就有一个巅峰层次的强者,若不是这种强者,根本无需开辟战场,直接杀入蛮族界域就可以了。

        放眼本源之海外层,一个巅峰强者,对于一个族群来,就是强横一方的资本,可以不同,但不能没有。

        若没有,就要小心被强横界域发现,否则下场不会好,轻则成为附属,重则被破界诛族,吸纳传承,弥补自身的界域底蕴。

        “大概如此,这个人曾力战界域公敌,还在界域公敌进入本源之海层次规则之时,斩落了其一双手。”月阙老祖也知道玄黑老祖问的是什么,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相比于在阳极界内部地位高绝的诸位道宗之主,经历过很多次血战的月阙老祖和玄黑老祖,则更为务实。

        也许曾经的他们,也想在场的道宗之主们,但如今,早已会了尊重强者。

        “那这件事,需要好好谋划了。”玄黑老祖沉默良久,血煞之气再次收敛,缓缓道。

        看到这一幕的道宗之主们,原本因为老祖到来,而稍微轻松的心,再次被提了上来!

        …………

        …………

        太阴大教秘境。

        自从诛杀了太阴大教两位真传弟子张雯华、罗楠之后。

        安寒利用圣女身份,先关闭了秘境外出通道,只许进不许出,也断绝了传信手段,一时之间,太阴秘境就像是大海中的孤岛。

        做完这些,安寒又命那两位长老,开启了一轮清洗。

        这一次安寒没有亲自动手,而是驱使两位长老,若是让她脏手,那不如连同这两位长老一起杀。

        “圣女,如今教内真传屠戮近半,长老过百,寻常弟子过千,若是再继续下去,恐怕人人自危。”公孙兰一脸疲惫,身上隐隐可见血气。

        公孙兰望向安寒的目光,也是复杂无比。

        短短几日之前,太阴大教变了天,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原本不问事务的圣女变了性子,在各个位置安插上了自己的人,原本的教主心腹,皆是被株连。

        起来公孙兰、谢飞燕身为先天道体境界的长老,身上也有太阴教主的印记,但因为一番杀戮,早已没了。

        “传令下去,从此以后,门内弟子月俸资源翻倍,另外对两位长老也有赐予。”安寒手一挥,几个木盒飞出,分别推到了公孙兰、谢飞燕面前。

        两人打开一看,有先天道器一件,足够让她们的实力翻倍,有精进修为的神丹一瓶,是对先天道体境界强者也有立竿见影作用的丹药,比先天道器珍贵之处还有过之,而最后一个木盒,则是一个玉筒,两人拿起一看,是有关于她们修炼功法的心得,比教内前辈的记载还要更为详细,也更为高绝,寻常一句话,就让她们有所领悟。

        赠予一人一份,最为珍贵的是最后的功法,能够提升她们的底蕴,她们两人的根本功法,虽然都会太阴大教嫡传,却不相同,但圣女却统统照顾到了。

        两人一扫疲惫。

        安寒见此,微微一笑,她夺了圣女的身躯,这些人还不知道,但太阴教主回来就会发现不对。

        安寒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仅掠夺圣女造化,连同太阴大教的传承,一同夺下。

        安寒浑然不在乎太阴大教皆是女子,正所谓,既然是敌人,那就没有男女之分,能杀光,就不留手。

        先弄死了太阴教主弟子,把两位先天道体长老绑在一起,而后又搜刮了太阴大教的底蕴宝库,原本是教主看顾,被她直接破开。

        所以,眼前两人认为安寒忙于清理教内人员,实际上安寒第一步是强占资源。

        这也是多年掠夺的经验。

        “稍后,还请两位长老清点人员,之前那两位弟子的遗迹,可以带人一去。”安寒又道。

        “圣女不是觉得大教内已经足够修炼了么?”谢飞燕疑惑问。

        安寒眨了眨眼睛,“历练是一个弟子成长的必要经历,之前是因为好处都由教主弟子所得,这一次我要分润其他真传。两位长老不是人人自危么,我提升月俸资源,再给真传以及长老历练机会,也可以安定人心。”

        太阴教主不止眼前两位先天道体境界长老,人数高达十几位,不过被杀了一些。

        “只是如此恐怕不成。”见到圣女竟然还关心人人自危的弟子,公孙兰心中也是无语。

        安寒再是一笑,“所以我打算渡劫,成就仙人,一举成事。”

  https://www.syt2008.com/book/15410/11837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