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大唐俏郎君 > 第386章 菜地套路

第386章 菜地套路

        “神特么的有鬼,都闭嘴。”

        齐辉手按剑柄,站在公子右侧的凸石上,俯瞰趴在下方菜地埂上哆嗦的俘虏兵呵斥,一帮废物。

        不曾想,他愤怒的声音,反倒让十三人安稳了一些。

        人人既惊诧又惶恐不安的偷窥灯火烟雾中的六道人影。

        王浪军无喜无悲的看着他们狼狈的身影,淡漠的说道“老袁,他们走到这里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呃,公子神机妙算,老奴自愧不如!”

        袁天罡苦笑着行礼说道,貌似一切都被公子说中了?

        或者说是公子料定一切,坐收人才。

        只不过这种挑选人才的方式,太过狠辣,刁钻,几乎不给别人留活路啊!

        要知道这是一百人剩下来的俘虏人才,十三个而已。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在鸡蛋里挑骨头吧?

        百分之八十七的损耗,血淋淋的数据。

        想一下都触目惊心。

        按照公子这个挑法,他真不知道公子还能留下多少人?

        王浪军对此事似乎漠不关心,摆手说道“老袁,你不老实啊。

        你看他们都跪在地上认罪了。

        你还心怀仁慈,替那些该死的朝廷内应惋惜,像话么?”

        神特么的都不惋惜世人,我惋惜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傻啊?

        袁天罡有苦说不出,谁让自己先前说公子这个挑人的办法行不通来着?

        这才半日就遭报应了?

        不过想归想,他也只能有苦自己尝,接话说道“公子,那些逃跑的俘虏兵,其中有一部分人是被朝廷内应迷惑所致……”

        “哈,迷惑么?

        这世上什么都没有迷惑多。

        譬如天多高,地多大,财权之利,名望金身,情迷,来日饭之愁等等一切,都带有迷惑性。

        谁能分得清这万千迷惑的度数?

        分不清,剪不断,理还乱。

        而人身在迷惑之中偷生,就要时刻去分辨来自活着而承受的迷惑。

        还要有坚韧的意志力。

        方可排解万难,迎刃而上,出人头地。

        否则只是迷途羔羊,不值得让人重视,哪怕是多看一眼都嫌碍眼。”

        王浪军语不惊人死不休,说得十三人羞愧难当,磕头如插秧。

        考验,果然是考验?

        怎么办?

        自己事先为什么没想到?

        不,想到过,只是没忍住贪婪,犯了贪食的原罪,死定了?

        就在十三人追悔莫及而磕头求饶之际,袁天罡心神触动的说道“公子仁义,见仁见智,除恶勿尽,眼里不容沙子。

        老奴佩服。

        只是老奴想多了,担心公子择人逃过苛刻,死的人多了,名声不好。

        加上无量宫正是用人之际,死伤太过,严重影响建设……”

        他出自一片好心,毋庸置疑。

        但他不知道公子来自哪里,心藏现实社会制度,完全不适应而反感,厌恶这时代的人文制度。

        不过,王浪军也知道,这时代的人比起现实社会的人性,要好上数倍。

        这或许就是这时代的优点。

        但这个优点,全是礼仪道德人文制度,限制了世人的脑洞,无力开发出堕落性的一面。

        当然,王浪军不认为哪一个更好,也没有做圣母婊的心思,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

        相反,他择人录用,全是出入最大利益化。

        剔除一切不安分的人。

        严酷,无情。

        只对拥护他的自己人给予好处。

        时下,他面对老袁的回答,不可置否的说道“行了,你再说下去,他们就会被你吓死了。

        还是给他们念念经。

        也好发落他们。”

        “是,公子!”

        袁天罡应令转向俘虏兵,取出怀里的信笺念道“四号秦松偷盐三口,偷瓜一条。

        十八号石壮,舔盐两次。

        二十五号穆文,洁身自好。

        七十七号杜斌,偷盐五口,偷瓜一条……”

        一条条念下来,吓得十三人魂不守舍的。

        他们都知道囚犯穿囚衣,再以字号印在背上分辨身份,没什么稀奇的。

        但他们都知道自始至终没有人监视他们。

        可是这份偷盐吃的账单出自哪里?

        神特么的神了?

        太吓人了。

        简直就是神跟踪,无处不在,这都被人监视了?

        还让不让人活了?

        别说十三人有种见鬼,撞墙的冲动,即便是袁天罡也是一样,心惊莫名的念完信笺上的记录,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公子一人策划,监管俘虏兵的结果。

        可是公子自始至终没有去盐场作坊,用什么方式监管俘虏兵的?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对此,王浪军付之一笑,觉着安排狗群猫群监视俘虏兵真不错,不在意的说道“嗯,就这些么?

        这就难办了。

        原本我在考验你们的心性人品,择优录用。

        可是你们偷盐吃,偷瓜吃,犯了忌讳。

        要知道,我种的菜瓜,是以天地间的灵气催生的,价值万金。

        还有那散发出香气的精盐,世间唯一。

        其中含有灵气,秘方。

        价值几何,不是你们可以触及的存在。

        说白了,你们劳作一辈子都还不起的价值,这该怎么办呢?”

        “嘭嘭嘭”

        十三人心惊胆颤的磕头,头都磕破了。

        狄韵看着不忍,拉扯浪军,微张红唇欲言。

        王浪军会意,拍了拍韵儿的小手以示安慰,遂冷哼一声说道说道“穆文是谁?”

        “罪人穆文,叩见先天尊者!”

        穆文跪行五步,抵达十二人前方,诚心诚意的叩拜。

        此刻,他似乎明白了王浪军的用意,恩威并施,择人严酷,宁缺毋滥。

        不禁庆幸自己坚持下来了。

        不过他又怕王浪军责罚他没有阻止身后的十二人,以至于让他们偷盐,偷瓜吃。

        犯下弥天大罪。

        堪比万金的菜瓜,精盐,他想都不敢想下去了,怎么偿还?

        关键是除了石壮之外,其余人背着他偷盐吃。

        这让他有种负罪感。

        觉着自己没能力监管身边的人,还有什么脸替王浪军卖命,太没用了?

        王浪军见他瘦骨如柴,谈吐简洁大方,微微点头说道“你没犯错,为何跪拜?”

        “尊者明鉴,我虽然没有犯错,但是我也没有发现他们偷盐吃。

        此乃不查之罪。

        还有刚才经过这片菜地,差点没忍住偷瓜吃。

        也没有阻止他们偷瓜吃,还松口让他们分食菜瓜。

        这都是罪过,非君子所为……”

        穆文据实回报,一句一叩首。

        夭寿了。

        这货差点没说出之乎者也的言论。

        但行动上太过之乎者也,教条化了?

        王浪军看得只皱眉头,刚要说话,便听见一阵脚步声渐近,拭目以待。

        “公子,东北方向劳作的俘虏兵开始逃跑了……”

        “哈,好戏又要开锣了……”

        。

  https://www.syt2008.com/book/11072/11144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