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寻唐 > 第五百五十一章:雪原之战(又下)

第五百五十一章:雪原之战(又下)

        今天刘思远差点儿让李睿给砸死。

        他是真没有想到,李睿的军中居然还带着唐军的那种巨型投石器。

        连带了数天时间,李睿在对付奴军的时候,连强弩和弓箭都极少用,只有当刘氏本部展开攻击的时候,这些远程武器才开始出现在战场之上进行压制,所以刘思远竟是大意了。

        今天为了鼓励军队进攻,他的中军大旗,离坞堡太近了一些。

        唐军最厉害的强弩,最远的射程也不过三百余步不到四百步,但真要到了这个射程之上,力道其实也就差不多了,难以再造成太大的伤害。刘思远将中军大旗前移到了离坞堡六百余步的地方,自认为已经是相当的谨慎小心了。

        但李睿有两台一直没有使用的巨型投石器。

        这两天,被刘思远打造的那些简易投石器砸得要死要活的,李睿硬生生地咬着牙关没有使用这两台投石机器反击。

        今天终于让他逮着了机会。

        两台大投右器被布置在堡子的中央,在这个距离之上,对方的投石器不论从哪一个方向上,都无法打着他们。毕竟对方的投石器多,要是让他们现了自家投石器的位置,来一个集团射击,指不定就能瞎猫子碰着死老鼠,撞巧了。

        在牺牲了一定的攻击距离之后,李睿是确保了这两台投石器的安全。安装在堡子正中的这两台投石器不论向那个方向攻击,都还能打出城外约七八百步的距离。

        其实在这个距离之上,他已经足够压制住刘思远的远程轰炸了。

        几外投石器的军官爬在屋顶之上反复测量了许久,一直没有吱声的两台投石器第一次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李睿对他们期待甚大。

        两枚足足上百斤重的石弹在轰然之声中砸向了刘思远的中军大旗所在地。

        石弹所到之处,人仰马翻。投石器士兵们这几天闲着没事儿,将石弹打磨得溜圆儿,此刻却是显现出了巨大的威力。

        巨大的石蛋儿落地之后,又高高的弹了起来,然后骨碌碌地在地上滚动着,但凡有个什么东西将其垫了一下,或者是人的尸体,或者是一块不起眼儿的小石头,都会让他突然改变方向,上百斤的大家伙在巨大的动能之下滚动着,旋转着,当真是挨着擦着都会非死即伤。

        两枚石弹将刘思远的中军搅得天翻地覆,一片混乱。

        他的中军大旗便曾一度倒了下去。

        这让堡中的士兵欢声雷动。

        也让进攻者们一度失神,然后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

        不过让李睿失望的是,他的中军大旗在随后又立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径直后退到了千步之外。而退下去的刘氏军队在不久之后,再度恢复了建制。这让李睿明白,刘思远大概是有惊无险,没有被他的突然袭击给弄死。

        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仅此而已了。这种打击,本身就是碰运气,投石机可不是陈长平那样的百步穿杨的神箭手。两枚石弹,便瓦解了对方的一次进攻,还造成了对方极大的伤害,其实已经很值得了。

        当然,这样的事情,只可能来一次。

        接下来,这两具大型投石机,便开始了他们的表演了。

        一枚枚的石弹飞起,将外面密布的对方的简易投石机,一座接着一座的摧毁。这种只管揍敌人,不怕敌人干到自己的感觉,让堡内的士兵们得意非凡。

        因挠了他们数天的对方的投石机攻击,至此已经溃不成军了。

        李睿不知道的是,刘思远今儿其实是与死神擦肩而过。

        石弹距离他最近的那一刻,其实不过只有数步之遥,而且还是最开始势头最强劲的时候。当时那枚石弹自空而除,落在离中军大旗不远的地方的时候,所有人的呼吸几乎都凝滞了,几个当其冲的刘部精锐士卒,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被石弹变成了肉块,然后石弹便开始旋转弹跳,向着刘思远直冲而去。

        即便那个时候刘思远的身前已经站了数名死士,但想以血肉之躯阻挡这个玩意儿,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所有人都惊呼失声的时候,那个石头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改为了方向。地面之上一块凸出来的石头让这枚石弹跳了起来,拐了一个弯儿然后擦着他们飞向了别处,那一刻,刘思远甚至已经将石弹之上那些镌刻的条纹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死神的镰刀之下侥幸生还,也让刘思远狂怒不已。

        中军退后里许,然后大部队便开始了不计损失的狂攻。

        这一次不再仅仅是奴军了,刘氏本部夹杂其间,开始了冲关。

        坞堡之上压力骤增。刘氏兵马,每一次的冲击,都攻上了城头,只不过在右骁卫士兵的猛烈还击之下又被打了回去。

        刘氏数次的狂攻,给李睿造成的伤亡,已经是过去数天之和了。

        也就是在一次次的狂攻无果之下,刘思远终于决定启用坎岩所建的密道了。

        三条密道,被摧毁了两条,却让刘思远不怒反喜。

        这只能说明还有一条对方压根儿就没有现,更何况坎岩把这条密道布置在一间普通的士兵家里的做法,更是让人难以想象。

        坎岩,刘岩带着五百名精锐的部众在外面进攻最激烈的时候,秘密潜入这条暗道,然后从内向外攻击,必然能击破坞堡。

        刘思远的算计是没有错的,如果李睿没有现这条密道的话。

        李睿不但现了这条密道,而且还阴险地给对方挖了一个坑。

        对于李睿来说,这简直是太家常便饭了。从出细作的他,向来就喜欢将计就计,火中取栗,因为这样获得的战果,往往付出最小,得到的回报却是最丰厚的。

        但李睿倒也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能俘获如此的一条大鱼。

        坎岩当然不算,他只能算是刘思远的一条狗。

        但刘岩就不一样了。

        他是刘思远的嫡亲次子。

        坎岩是被祝福带着十好几名士兵才拿下来的,哪怕受了不轻的伤,但坎岩不愧是一个凶人,战斗力极强,直到两条腿都被打折了,才勉强将他生擒活捉。

        反倒是刘岩,捉的轻而易举。

        刘岩是被人从倒塌下来的平房里面扒出来的。

        到变故骤生的时候,几名刘氏忠心部属反应极快地拉着刘岩就退回到了屋内,想要从地道之中撤出去,但包括这间平房和地道,都已经被唐军动了手脚,在他们退回去的那一刻,房子便塌了,地道也塌了。

        刘岩倒没有被砸死,几名忠心耿耿的刘氏部属将他死死地护在了身下。倒是便宜唐军,捉到了一个毫无损,只是灰头吐脸的刘岩。

        祝福付出了两人战死,十数人负伤的代价,全歼了近五百人的刘部精锐,外加活捉了敌方大将坎岩和刘岩。

        李睿再一次击退了刘部的疯狂进攻,但刘思远显然没有罢手的意思,伴随着隆隆的战鼓之声,重振旗鼓的刘部再一次地向前推进。

        这个时候,他是绝不会中断进攻的。

        祝福压着俘虏上了城墙。

        看着坎岩,刘岩为的数十名俘虏,李睿快活的大笑起来。

        “来人呐,给我将刘岩吊起来,让刘思远看清楚一点,有什么羽箭啊啥的,尽管往他儿子身上招呼!”

        城墙之上的异动,终于引起了城下进攻者的注意。当他们看清被吊在城头之上的竟然是刘思远的次子的时候,前进的队伍终于停顿了下来。

        片刻之后,数骑冲到了城头之下不到百步远的地方,似乎是在确认着刘岩的真伪。

        坎岩等数十名俘虏被推上了城头,每个人的身后,都站着一名手执横刀的唐军。

        “刘思远,今儿个先给你一个惊喜,哈哈哈!”李睿大笑着挥手,数十把横刀高高举起,重重落下,数十颗头颅离开了脖颈,向着城头之下坠落。

        城头之下数名骑士似乎有些被惊着了,看了一眼从城头之上落下的人头以及随手被推下来的尸体,确认了那些人的身份,在仰头看了看被绑在城头的刘岩,几人又急匆匆地打马而回。

        正准备再一次动进攻的刘氏大部队,开始了转向退兵。

        “刘思远看起来还真是心疼你啊!”李睿拍着身边五花大绑的刘岩,开心地道:“你该庆幸你老子疼你,否则啊,我可是不介意将你也在城头之上一刀砍了来祭旗的。”

        “你觉得可以拿这家伙能换来什么?换刘思远撤军?”顾寒问道。

        “那不可能!”李睿道:“不过换点别的倒是有可能的,至不济,总可以拖延几天时间也是好的吧!现在我们不正需要时间吗?要是刘思远天天这样吃了牛肉马疯,颠儿狂地不计损失向我们起进攻,我虽然不怕他们,但士兵的损失总是会让人心疼的,能少死一些人那是最好了。等到柳大将军哪边动了,刘思远只怕也就再没有心思跟我耗下去了吧?”

        “你这么笃定柳大将军会借此大做文章?”顾寒笑着反问。

        “当然。”

  https://www.syt2008.com/book/10672/96404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