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寻唐 > 第四百三十六章:危局

第四百三十六章:危局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李俨在心中揣摸着这句话,想想倒也真是这个理儿。要是前方真出了什么大问题,只怕早就有人退回来要护着自己这一行人逃之夭夭了。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前方的战事进行得较为顺利,敌人根本就无法攻克关口。

        想到这里,心下倒是大定。

        “前两日便听说大将军已经下了武乡,壤垣,黎城,这个时候想必大军已经抵达了潞州了,潞州与壶关已经近在咫尺了,不知大将军的兵马何时才能到壶关?”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眼睛却是看着王夫人。

        王夫人微笑着道:“陛下这可难倒老妇了,这些军情大事,老妇哪里能知晓呢?陛下不如叫来田侍中问一问。”

        说话间,田令孜已是喜气洋洋的从外头走了进来。看着顶盔带甲的田令孜,李俨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了侍中,你莫非也上城头去搏杀了一番吗?”

        田令孜连连摆手:“陛下莫取笑臣了,臣只是去城上观看了一番,当真是箭如雨下,人命如草芥啊!”他抬起手臂,指着上面的一些箭痕道:“臣只是在一边观望,还有盾手护卫,这不还是挨了几箭。”

        看着田令孜甲叶之上的箭痕,一向镇定的王夫人也是色变。“侍中,巧儿她?”

        “大将军夫人可不是我这个老家伙能比的。”田令孜脸露佩服之色,“夫人走到哪里,那里便是欢声雷动,哪里便是战意高昂,敌人倒是想射她来着,可是连夫人的皮毛也难以沾到一星半点,老夫人且放心吧!”

        王夫人这才放松下来:“她总是这样,没有半点女子的模样。”

        “王夫人这可是冤枉巧儿了,她可真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啊。想当初她第一次进宫见我的时候,娇娇怯怯的模样让人见之便心生怜意,那里能想到,她竟然会是一个威风八面的女将军呢!”

        “我可不正是被她当初这模样骗过了吗?”王夫人失笑道:“一力作主替泽儿定下了这门亲事。”

        说到这里,院子里所有人却都是轻松地大笑了起来。

        大院之外,人来人往,不少的青壮甚至健壮的妇人,推着车子,挑着担子向着城关方向前进,也有一付付的担架从关头之上抬了下来,在街头之上飞奔,向着设在后方的战地医院前进。天色虽然已经渐晚,但战事却反而更加激烈了起来。

        郝猛打头,推着一辆独轮车,在他的身后,十九名同伴或挑着担子,或扛着麻袋,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大院门口,十余卫警卫手扶着刀柄,警惕地注视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没有别的更好的机会了,郝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关内呆了这半天,那些从关口之上下来的伤兵,还有那些运送补给的民夫,绘声绘色的说得都是关口之上的战事,在他们的嘴里,宣武军不堪一击,而守军却是英武万分。这里头纵然有水分,但宣武军伤亡惨重肯定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朱将军正在用无数将士的性命吸引着整个关内的注意力,以便为自己创造一个一击毙命的机会,不能再犹豫了。一旦前方支撑不住停下了攻击的步伐,关头之上的大量士兵便会退回来休整,那时自己,根本就不会再有一星半点的机会了。

        他停下了独轮车,恰好便停在了大院的门口。

        他这一停,身后的十余人也便同时停了下来。

        街道不宽,近二十人同时停下,顿时让街道有些阻涩起来,门口的一名警卫皱着眉头走了过来,脸有怒容,喝斥着郝猛。

        “快走,快走,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军官手扶着腰间横刀,横眉冷目。

        郝猛一笑,正是因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老子才来呢。

        他探手到独轮车上覆盖着一块毡布的下方,再抽出来时,一手多了一柄横刀,另一手却是握着一把强弩。

        挺身上前,在那名军官瞪大眼睛惊愕的表情之下,一刀轻而易举地便捅进了他的腹部,然后推着他倒退着撞向了大门。

        门口其余警卫齐声惊呼,呛啷啷声中,横刀出鞘之声不绝于耳。

        但迎面扑向他们的,却是十余名刺客同时抬起来的弩机。

        哧哧声响之中,冲在前面的数名警卫立时便倒毙在地。

        “有刺客!”幸存的近卫们虽然为之气夺,但却不能向后退却半步,一边奋勇向前,一边大声地吼叫了起来,希图向院内的其他警卫示警。

        郝猛举起了手中的那名军官,狠狠地砸向了紧闭的大门,轰隆一声,大门向后倒下,郝猛提着刀,向前猛冲。与院子中闻声而来的其它护卫激斗起来。

        这间大院之内,虽然住着的都是重要人物,但警卫着实不多。皇帝自长安出来的时候,也就带了数十名贴身近卫以及几个太监宫女,这些人论起忠心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论起身手,当然也是侥侥者,但问题是,他们现在碰的是一群久经沙场的亡命之徒,更重要的是,这些亡命之徒,今天本来就没有打算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了。

        双方一经接触,近卫看起来人数要更多一些,但却仍然被这二十名刺客杀得节节倒退,双方不时有人倒下,但近卫倒下的多,刺客倒下的少,近卫虽然在竭力抵抗着,但战斗却仍然在迅地向着内院方向靠近,特别是打头的郝猛,更是势若疯虎,数名上前抵挡的近卫,都是迅被杀,那怕郝猛身上因此而多了数道伤口。

        鲜血淋漓的他,看起来更加的让人可怖。

        内院里本来正在轻松交谈的李俨,田令孜,王夫人几个,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震惊得不知所措。

        一名近卫如飞地冲了进来。

        “有刺客,有刺客。护驾,护驾!”

        内院一片慌乱,只有小蝉还保持着镇静,厉声喝道:“来人,护驾。”

        内院之内,除了这些人,剩下的便只有太监,女人。随着小蝉的一声呼喊,从王夫人所在的那一片厢房之中,立时便涌出了数十名女子,人人都是手持长矛,涌到了皇帝等人面前,在小蝉的指挥之下,列成了三排军阵。

        这是柳如烟在长安无事的时候,买来的一些女子然后训练而成。这些人的战斗力自然远远不如小蝉这些跟着柳如烟多年的人,但好歹也比一般人要强上不少。

        小蝉从一名女子手中接过了长枪和六枚短矛,一张臂,已是将六枚短矛背在了背上,站在台阶之上,他向王夫人道:“老夫人,请您与皇帝陛下进屋。”

        王夫人脸色苍白,抱着小宝宝与皇帝皇后退到了屋内,田令孜一只脚踏进了门槛,却又退了出来,拔出了腰间横刀,与小蝉并肩站到了一起。

        “举!”小蝉从背后拔出了一根短矛,拎在手中,娇声喝道。

        这些女子有样学样,也是同时抽出了一根短矛,拎在了手中。

        轰隆一声响,内院的门再次碎裂,数名近卫倒飞着进了院子,有人在地上扭曲了几下再也不动,有人却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举着刀嘶吼着再一次扑了上去。

        院外,大约十余名刺客呐喊着冲了进来。

        “投!”小蝉大声喝道。

        数十枚短矛同时飞了过去。

        刺客们大概也没有想到,在几乎全歼了外围的警卫之后,在内院之中,居然还有一支像模像样的军阵在等着他们。短矛如飞而至,不分敌我,瞬间便将几名刺客和几名受伤颇重的警卫一齐射翻在地。

        “投!”小蝉重新抽出了一支短矛。

        但战场经验极度丰富的郝猛却再也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一弯腰从地上抄起了一具尸体,郝猛猛吼一声,便将这具尸体打着旋地掷向了女子军队所在的方向,几乎在同时,幸存下来的那些刺客与郝猛采取了同样的策略。

        这些人都是老兵,他们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有效的选择。

        小蝉的所有军事经验都来自这一次跟着大军从长安一路来到壶关,与这些战场老兵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当数具尸体飞过来的时候,这些女兵们唯一的正确选择是挺枪杀向前方,但在这一刻,除了小蝉一人之外,其他的人竟然是惊呼着四散躲避。

        而在这些尸体飞过来的时候,郝猛与他幸存下来的数名士卒已经挺刀直冲向前了。

        一个避让,一个向前冲,顿时便让门前出现了偌大的空当。

        当的一声响,小蝉手中的长枪被横刀格住,手腕剧震的她再也握不住长枪,干净利索地松手放弃了手中的长枪,反手从后背之上拔出了两柄短矛,再一次扑向了郝猛。

        小蝉的迅即反应亦是大大地出乎了郝猛的意外,他向前的步伐不得不停了下来。

        而在门口的田令孜,原本似乎吓得有些呆傻了,但在这一刻却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怪叫着两手握着横刀,当头便向郝猛砍了下来。

  https://www.syt2008.com/book/10672/92053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