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寻唐 > 第三百六十一章:无可奈何

第三百六十一章:无可奈何

        韩琦的心里像吃了一只苍蝇一般的难受,特别是看着面前许子远那一张堆满了假笑的脸庞,他更是恨不得一巴掌便抽过去,将那张本来就扁平的脸,直接给抽成一块白板。

        但他不能这么做。

        摊在他面前的是北地行军大总管李泽签署的军令,不但要求他筹集粮草,军械送往蔚州,更是要求他调集军队,与李存忠一起,发兵妫州,与武威节镇一起进攻卢龙叛军。

        从法理上来讲,这份命令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就算是高骈在世,北地行军大总管的命令对高骈也是有效的,问题是,如果高骈活着,这样的一份命令根本就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韩琦突然感到有一种失去了大树荫庇而需要自己独自去抵抗狂风暴雨的感觉,而自己的身板,却还不足以撑起面临的局面,在风雨之中有些摇摇欲坠。

        在许子远抵达的前两天,李存忠便已经快马给他送来了信息,因为他也收到了同样的命令。与韩琦现在的感觉一样,李存忠也是愤怒异常却又无法可施。

        或者李存忠要更加的恼火。

        因为他已经做好了吞并张嘉天兵军的准备,而且已经在其内部有了内应,但现在,煮熟的鸭子居然就这样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飞走了。

        非但如此,他还要为对方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而让对方站住脚跟。

        “张将军当真是大义凛然啊!”许子远捻着他短短的胡须,满脸的赞赏之色:“我抵达雲州之时,见到张嘉将军所部个个面带菜色,衣不蔽体,食不裹腹啊,但一听说要攻击卢龙叛军,毫不犹豫地便冒着极大的风险移师蔚州,这等风骨,实在是让我佩服不已。”

        韩琦只能跟着干笑了几声。

        许子远明里称赞张嘉,暗地里却是在讥讽他与李存忠保存实力,直接放弃了蔚州的行为。

        “许护军,非是我等不愿出兵,实在是力所不能及也。”韩琦道:“这两年来,可是我们河东一直在与卢龙军硬扛,高梁河之战,雁门关之战,连续的大战,我河东男儿,可是已经向朝廷证明了我们的忠心耿耿,也证明了我们不是畏战怕死之徒。”

        说到这里,韩琦当真是委屈从心底里翻涌上来。我们河东人与卢龙连番大战的时候,你们武威在干嘛?你们忙着兼并了横海,收拾了振武,现在转过脸来,却要指责我们作战不力吗?

        “是啊是啊!”许子远连连点头:“对于高帅的风骨,忠心,我们节帅那是交口称赞的,高帅故去,我们武威可是全军举哀的。当年武威的前身成德危难之时,全仗高帅不顾牺牲,毅然出兵,方才有了如今的局面,韩副使,你是高帅指定的如今河东的主持者,我们都盼着你继承高帅遗志,奋勇向前,剿灭反贼,以告慰高帅在天之灵呢!”

        韩琦霍然站了起来,悲愤地看着许子远道:“许护军,这不用你说,韩某人也知道,不过现在我河东军队,的确要休整一番了。连续两年不间断的作战,我们已经疲惫至极了。军无战心,民无战意,勉强打下去,只怕会一败涂地,到时候反而成了李帅的拖累。”

        “理解理解!”许子远干笑道:“前两年是河东作为主力再打,现在轮也该轮到我们武威了嘛。不过韩副使既然觉得不能出兵,那么军械总能拿出来一些吧?”

        “许护军不妨去我的库房里看一看,我们还有没有更多的军械?”韩琦一摊手道。

        “军械也没有,那粮草总该没有问题吧!”许子远似乎是一退再退:“今年北地大熟,河东可也是大收的。”

        韩琦也知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一毛不拔的话,只怕引起的后果,他亦是承担不起,看着许子远那张可恶的带着笑意的,显得很是轻松的脸庞,他突然想到,或者眼前这个家伙,当真希望他是一只铁公鸡,一毛不拔。

        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李泽便会一纸奏折告到皇帝面前,让朝廷,让皇帝认为自己怀有二心,从此不再信任自己,这样一来,高帅的一片苦心,可就全白费了。

        “粮草,自然是有的。”他咬着牙关,一字一顿地道。

        “太好了!”许子远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失望之色马上就被喜色所代替,却仍然没有逃过韩琦的眼光,心中一惊,果然如此。

        “那便请韩副使筹措十万人三个月所需粮草送到蔚州,以资助张嘉将军重建蔚州,进攻卢龙。”许子远道。

        “张嘉现在最多三四万人,何来十万!”韩琦怒道。

        “韩副使有所不知啊!”许子远笑道:“这一次我从武威过来,可是先去了蔚州,那里的确成了一片白地,但仍然存在着无数的义民啊,他们自发地组织起来抵抗卢龙人,甚至深入到卢龙境内去骚扰,袭击,张将军进入蔚州之后,这些人有了主心骨,自然会去投的,事实上,在我过蔚州的时候,便有不少人表达了这层意思,再加上一些犄角旮旯里还躲着不少的幸存下来的百姓,到时候汇集起来,十万只会多,不会少啊!”

        韩琦简直就想破口大骂了,什么义民,都是一些盗匪好不好?他们的确是去卢龙那边抢劫,但他们也经常跑到代州来抢劫好不好?那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匪帮,到了许子远这里,就成了义民了。

        “十万人所需三个月的粮草,一时之间难以筹措到位,只能一步一步的来。”他咬着腮帮子,一字一顿地道。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有粮食源源不断地运过去就好了,咱们节帅也没有指望这些粮食一次性地到位,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韩副使能做到吧?”许子远很喜欢看韩琦现有些有气急败坏的模样。

        “尽力而为!”

        得到了韩琦的肯定答复,许子远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在韩副使这里逗留了,我还得去苛岚军,忻州军那边走一趟呢。大家都在出钱出力,他们总也不能只在一边看热闹吧!”

        韩琦心中微惊,苛岚军也好,忻州军也好,现在已经被他和李存忠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下一步,就是彻底拿下他们,将他们全都融为一体,以便再打造一支强悍的河东军,这许子远跑去,只怕又要在里头起什么幺蛾子。

        “他们可不是不韩琦,也不是李存忠,许护军只怕要空怕一趟,一无所获。”韩琦冷笑着道。

        “是呀是呀,我也是这么想的。”许子远连连点头:“可是呢,节帅的命令在身,我也不得不去,用节帅的话来说,就是机会咱们是一定要给他们的,但能不能抓住机会,就看他们自己的了。如果他们当真不听命令的话,嘿嘿,嘿嘿嘿,那到时候,也就怪不得节帅行军法了,您说是不是,韩副使?”

        韩琦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终是忍住没有反辱相讥。

        数日之后,李存忠自雁门关来到了太原城。

        “给,还是不给?”李存忠直截了当地问道:“或者我干脆出兵,灭了张嘉?”

        韩琦苦笑:“如果这样做的话,在朝廷眼中,在皇帝眼中,我们成了什么?与张仲武一样的反贼?我们还拿什么取信于朝廷?”

        李存忠恼火地看着韩琦:“朝廷只要眼睛不瞎,以后总能看到我们的忠心的。”

        “可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剿灭张仲武一事之上。”韩琦道。“高帅苦心孤诣的安排,焉能毁于你我之手?”

        李存忠跌足道:“做个忠臣,咋就这么难呢!”

        “因为我们有太多的顾忌。”韩琦叹道。“便只能束手束脚。存忠,不能再等了,你我马上联手,拿下苛岚军,忻州军,已经出了张嘉这个乱子,其它地方不能再出事了。”

        “你刚刚还说......”

        “这是不一样的,给他们两个扣一顶勾结卢龙人的帽子。”韩琦咬牙道。

        “李泽会答应?”

        “相对于苛岚军,忻州军而言,现在我们对他的作用,可比他们要大多了。对于李泽来说,这两个人也就能给我们添添乱子,只要我们果断一些,反而会少去许多麻烦,现在张嘉不是去了蔚州吗?倒也正好为你遮住了门户,我们好好利用这一段时间来处理这事儿,要是张嘉在蔚州站不住,被妫州的卢龙军击败了,必然又会引来妫州军对代州,对雁门关形成威胁,那时候你反而抽不出身来了。”

        “好,那就动手。”李存忠道。“朔州怎么办?李泽可是明令要将朔州交给张嘉的?”

        “你不给,他能来抢?”韩琦冷笑道:“雲州,蔚州已成白地,张嘉要拿去倒也罢了,朔州,却是万万不能放弃。”

        李存忠点了点头,代州,朔州是河东腹地门户,当然不能交给张嘉这个河东的反骨仔。李泽往河东伸手伸得这么明目张胆,他们如果不还以颜色,只怕人家就会一步一步的逼上来了。

  https://www.syt2008.com/book/10672/87028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