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书库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三百二十章 乾元火力全开,啸傲朝堂

第三百二十章 乾元火力全开,啸傲朝堂

        五月初八,晴。

        天刚蒙蒙亮,神都五品以上大员或骑马,或乘坐马车,陆陆续续进了皇宫,参加帝国历史上又一次极为特殊的大朝会。

        大臣们从望仙门进宫,过望仙桥,下马落轿,再入昭训门,入东朝堂,于前朝含元殿钟鼓楼外,等待大朝会的开始。

        含元殿乃皇宫正殿,主要是举行大朝礼仪的场所,平时使用很少。

        稍倾,魏王、燕王、秦王、倾城公主、宝亲王等皇室成员,也都一一抵达,依次进入含元殿,在最前方站定。

        其余大臣依次进殿。

        …………

        上午八时整,徐太后驾临含元殿。

        大朝会正式开始。

        徐太后重申一遍懿旨之后,就将大朝会交给宰相徐抗主持,后者缓缓出列,说了一堆文绉绉的套话,这才进入正题。

        “通政使司共计收到212份举荐奏章,其中,举荐魏王乾泰者174人,举荐燕王乾佑者35人,举荐秦王乾元者3人。”

        徐抗话音刚落,大臣们就齐刷刷看向魏王,目光火热;跟着目光一转,又齐齐聚焦在秦王身上,想要看看,此时的秦王是何表情。

        乾元面无表情。

        见此,有些大臣眼中已藏着掩饰不住的戏谑。

        就连魏王乾泰都转头看了乾元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若有如无的笑意。到是倾城公主,给了乾元一个安慰眼神。

        她也无能为力。

        徐抗继续道:“按制,该尊魏王乾泰为帝,诸位可有异议?”

        “我等没有异议!”

        刷的一下,九成以上的大臣躬身行了一礼。

        很是壮观。

        “我有异议!”

        眼见乾元依旧面无表情,长孙云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徐抗见是长孙云,一点也不意外,他似乎也不愿跟长孙家撕破脸,仍旧温和说道:“长孙大人有何异议?还讲。”

        长孙云也不怵,镇定出列,道:“论文治武功,魏王丢了龙首郡,秦王却为帝国攻灭流沙、出云以及青丘三国,简直天差地别。我以为,秦王才是帝国之主的最合适人选。”

        听了这话,魏王脸色当场就沉了下去。

        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好在朝堂之上,有的是不要脸之人,只见吏部尚书燕山河站出来道:“长孙大人,现在推举的是要领袖百官、统领天下的帝国之主,不是什么武夫,怎么能仅凭武功来评判呢?秦王善战,可依旧为帝国镇守边防嘛。”

        燕山河把乾元比作武夫,用心不可谓不毒。

        乾元眼神就是一凝。

        “就是,就是。”

        不想,燕山河话音刚落,跟着又有五六名大臣站出来反驳,把长孙云气的是火冒三丈,偏又势单力孤。

        他总不能学泼妇骂街吧?

        场面一度很难看。

        好在徐抗适时站出来解围,“还有谁有异议?”

        “……”

        朝堂一阵沉默。

        长孙云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倾城公主眼中则满是悲哀。

        战魂面无表情。

        “既如此。”徐抗刻意顿了一下,道:“那,我就代为宣布……”

        说到这,

        徐抗又停顿了一下,迅速扫了秦王一眼,后者依旧面无表情。

        大殿瞬间变得寂静无声,诸位大臣们一个个屏气凝神,都在等待这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魏王更是双拳紧握,准备发表“就职感言”了。

        “慢着!”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跟着传来“咔嚓、咔嚓”有节奏的步伐,两队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将士进入含元殿。

        说话的,正是禁卫军统领行布。

        “行布将军,你这是何意?”徐抗脸色一沉,很是不满,他长期执掌礼部,最是注重规矩礼仪。

        魏王眼神却是一凝。

        行布也不去管其他人,径直走到乾元跟前,单膝跪地,“启禀殿下,事情都办妥了。”

        “很好!”

        乾元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魏王本能感到不安,有些失态地对乾元道:“十五弟,你这是何意?”他突然想到,在这一场大戏中,禁卫军似乎一直置身事外。

        魏王不是没想过要拉拢行布,只是后者表态,说只遵奉帝国皇帝。魏王失望的同时,到也安心了不少。

        他想起上一次,新帝登基之时,行布也是这般表态的,事后也确实如他所说,履行了之前的诺言。

        哪里想到,这一次行布竟然暗中倒向了乾元。

        一招输,则全盘皆输。

        “没什么意思。”

        乾元转身面对一干文武大臣,“诸位都是帝国肱骨大臣,为安全计,接下来将由禁卫军封锁宫门。另外,你们的家里也都有禁卫军护卫。”

        现场大哗。

        “秦王殿下,你这是要发动宫变吗?”燕山河厉声说道。

        “这是谋逆!”

        一干大臣色厉内荏。

        “谋逆?”乾元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再不遮掩,沉声说道:“尔等身为帝国大臣,食君俸禄,本该为陛下、为帝国分忧。”

        “可你们都做了什么?”

        “值此帝国危难之际,想的不是帝国安危,而是你们家族的利益,是自个儿的那一点小算盘。尔等名为肱骨,实为帝国蛀虫。”

        “呃……”

        大殿突然安静了一下。

        谁也没有想到,乾元竟然在这种场合,将一干大臣骂的狗血淋头。

        徐抗、燕山河等巨擘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忧色,乾元的话已经明明白白地表达了,他对世家集团的不满。

        双方再无缓和之余地。

        “十五弟,过分了!”

        大臣们还没怎么样呢,魏王乾泰先憋不住了,听乾元话中意思,敢情大臣们推举他为皇帝,那就是谋逆,是不顾帝国安危,江山社稷了?

        把他当做什么了?亡国之君吗!

        “过分?”

        乾元毫不掩饰他的轻蔑,“三哥,如果说这些大臣只是蛀虫,那么你,就是帝国最大的谋逆者,你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脸面来争这个皇位?”

        “你!”

        魏王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说错了吗?”

        乾元却是不依不饶,“当初父皇留下遗诏,指定九哥继位,你不遵从,抗旨离开神都,是为不孝。九哥登基,你不但不称臣,反而自行割裂帝国领土,是为不忠。我跟流沙、出云两国征战时,你竟然率部攻打招摇郡,悍然掀起帝国内战,是为不义。烛龙国来犯,魏王军稍加抵抗便即弃守龙首郡,导致上百万帝国百姓死于妖族之手,是为不仁。”

        “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与猪狗有何区别?”乾元言辞尖锐。

        在场大臣莫不变色。

        乾元等于揭开了他们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将这血淋淋的事实,一件件地抖落了出来,将魏王彻底踩入泥土之中。

        倾城公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十五弟,到底还是那个十五弟。”

        “你,你,你你......”

        魏王乾泰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整个人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受了如此大辱,他还有何颜面留在神都?

        不想,

        乾元却不满足于此,冷声说道:“在大围剿之战爆发之时,我就已经昭告天下,说你是帝国叛逆。现在,我仍旧坚持这一点。”

        说到这,乾元脸色一沉,道:“来人!”

        “在!”

        行布再次出列。

        “将魏王押入宗人府,终生圈禁。”乾元不给魏王一点翻身的机会。

        想回西境?

        做梦吧!

        乾元好不容易等到这样一个机会,将魏王、燕王以及一干大臣聚集到一起,岂会犯新帝曾经犯过的错。

        现在的帝国,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诺!”

        行布一挥手,当即派人要将魏王押了下去。

        “乾元,你疯了吗,竟敢圈禁我?你就不怕魏王军造反吗?”魏王终于慌了,脸色骤变,只能翻出最后一张底牌。

        乾元嘴角一笑,根本懒得回答,挥了挥手。

        禁卫军将士会意,当着一众大臣的面,将魏王强行押了下去。

        “……”

        大殿之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隐有杀伐之气。

        谁也没有想到,前一刻,他们还准备见证魏王登基呢,下一刻,魏王就成了阶下之囚。

        这等巨大落差,冲击实在太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宰相徐抗敢站出来说话了,“秦王殿下,难道,你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继承大统吗?没有百官拥护,殿下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

        无非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乾元即便强行登基,也会不断有那不怕死的御史,一天又一天的弹劾。

        还会有那“铁骨铮铮”的史官,记录下乾元“残害兄长,屠戮百官”的骇人历史,还乾元一个万世污名。

        “不劳徐大人费心。”

        乾元依旧镇定,他跟历史上任何一位“宫变篡位”者都不同,前人窘境,在他这里是行不通的。

        一则,乾元是在帝位空悬的情况下,发动的宫变。

        因此,

        这算不上是谋逆,更不是什么篡位。

        二则乾元本就是一位实力雄厚的藩王,南疆都护府甚至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班底,无需仰仗朝廷百官,就能确保帝国运转有序。

        如果这些官员以辞官相胁迫,那乾元是乐见其成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乾元在帝国百姓之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有此民心,他有何惧哉?

  http://www.syt2008.com/book/10118/74563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yt2008.com。28书库手机版阅读网址:m.syt2008.com